癸字卷 第二百三十节 揣摩人意,固宠高手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心中若有所感,连自己这位绝才惊艳声誉远播的丈夫好像也不能免俗,女人在那方面就真的那么吸引人?

宝琴还真有些不忿,方寸之地埋葬了多少雄才英杰,石榴裙下无数枭雄巨擘为之折戟,难道这个道理丈夫就不明白?

心里虽然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来,但是念及妙玉、岫烟的威胁,还有那个狐媚子晴雯似乎也不安分,还有一个突兀钻出来的平儿,宝琴觉得提前把龄官用上也就很有必要了。

在陕西这边顶多也就是一两年光景,可以说这应该是自己最好的机会,怀孕生子,固宠,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显得有些不那么自信,但是宝琴却深知攻守之道,如果不抢先占领阵地,到时候自己就是被动的一方了。

在西安城里,自己可以居长,一旦回到京师城沉宜修、自家姐姐还有林黛玉都更具有优势,而且她在离开之前就隐约觉察到了沉宜修在拉拢惜春,走得很近乎,而探春正在向林黛玉靠拢示好,这就意味着没准儿这两女也会成为竞争对手。

龄官和林黛玉就八九分像,这是当初自己选龄官当自己贴身侍婢的主要原因,另外一点就是龄官天生媚骨,自小练戏功,说话行事都有着几分媚态,加之这丫头还长着一张高冷脸,惯会用清冷高傲姿态来保持,以宝琴对男人的了解,这是最能吸引人的。

现在自己这随口一试探,还真的把自家相公都试出来了。

男人啊,连自家丈夫这样的人都……,想到这里宝琴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来。

话虽如此说,但宝琴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奇技淫巧妾身却是不知道,不过这丫头是被相师看过,寻常男儿是难以承受的,所以妾身才会这般纠结,之前一直没有想过,不过相公这般武德充沛精力过人,妾身也难以承受,也只能让她来侍奉一番了。”

要说心不动,那是假的,但是若是一副猴急模样,那也未免太小觑自己了,冯紫英搂着宝琴的身子,摇了摇头:“今日就算了,咱们在西安这边日子还长,日后再说吧,今日我便搂着妹妹说会子话也是好的。”

虽说自己主动提出,但宝琴内心还是有些滴咕的,听得丈夫这么一说,心中舒服了不少,脸颊贴着丈夫胸膛,点了点头:“嗯,妾身也许久没见着相公了,其实也想和相公就这么相依相偎说说话,相公来这陕西公干,为朝廷分忧解难,自然义不容辞,可以要仔细身体和安全,京中还有一大家子人靠着相公,千万莫要以身犯险。”

“以身犯险自然是不会的,但是操劳辛苦却免不了啊。”冯紫英揽着宝琴光滑柔腻的肩头,半闭着眼睛道:“这陕西局面如此糟糕,上下官员难辞其咎,数百万的灾民沦为乱民,就算是我能在军事上平定乱局,但是若是不能让他们求得饱腹,那这些人如何为生?无法为生,最终就还得要沦为乱民,这是无解之题,……”

薛宝琴算是女人中少数几个能和冯紫英就公务这一块说上话的,出了沉宜修外,就要算她了,连宝钗或许在生意和内宅事务上能搭上话,但是要说到这民间事务,宝琴自有走南闯北,对下边民间情形就要熟悉许多。

“陕西民贫地薄,而且还要承担三边四镇的边军粮饷,赋税不低,这恐怕才是百姓民不聊生的主因吧?”薛宝琴沉吟着道:“另外这和朝廷士绅免于赋税劳役的制度是否也有关系呢?那么多士绅无须缴纳赋税,无须服劳役,那赋税必定集中于寻常百姓身上,若是遭遇水旱灾害,百姓过不下去,只能售卖土地与这些富裕的士绅,沦为佃户,这等情形下,寻常百姓如何过活?而且此等情形日积月累,那朝廷赋税不减,最终就只能加赋税,百姓又如何能支撑下去?”

冯紫英讶然,他没想到宝琴居然也能问到关键点上了。

士绅免赋税劳役,这个说法不准确,应该说是免杂税劳役,正份儿田赋是按照土地来,谁也免不了的,但是劳役之恶有胜于田赋,而且基本上都是附着于田地上的,这也是为什么无数人愿意卖田甚至带田投效到那些官员士绅名下的原因,就是想要免杂税杂役,相比之下田赋的沉重程度反而要小许多。

宝琴虽然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却能把基本的道理弄明白,这也很难得了。

当下朝廷尚未正式出台劳役以钱银折算的规定,但是实际上在地方上已经开始悄悄推行开来,这也意味着最让人痛恨同时也最容易被地方官府官吏和乡里粮长保甲长们从中操作的劳役正在货币化,这也是形势发展的需要。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冯紫英来陕西也有这个想法意图,那就是要试点前明张居正的一条鞭法,选择某一个条件最成熟的县份来试点。

当然,就目前陕西的局势肯定还不合适,要等到陕西局面基本稳定,才能徐徐图之。

对于宝琴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冯紫英还是很高兴的,想了一想才道:“宝琴,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也说明你对民间许多事情有一定了解,但还是不够深入细致,譬如这赋税劳役和杂税杂役就相当复杂,各地也不尽一致,另外在实际操作中,也会有许多走偏之处,若是有机会,其实你也可以看一看外间的文书文档,多了解一些情况,我大致和你说一说吧,陕西民乱,这土地贫瘠和老天爷不作美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土地兼并太严重,赋税劳役沉重,民无隔夜粮,而劣绅豪强贪酷苛厉,再遇上一些庸官贪官推波助澜,才会酿成此祸,……”

宝琴咬着嘴唇是懂非懂,懂其中一些粗浅的,但再深层次一些的,就不太明白了。

“可按照相公所言,除非朝廷改变政策,否则始终无法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局面啊,那相公所作的,不也是治标不治本么?”

冯紫英笑了起来,这宝琴还是有些思路的。

“嗯,单单是治标的话,那就简单了,所以为夫也就要考虑如何治本。”冯紫英点了点头,“但治本是一项长远之策,既要考虑周全,而且需要全方位综合性的施策,甚至还需要在前期做许多铺垫性的准备性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力求将治本之策落实到位并且取得成功。”

宝琴也来了兴趣,“那相公的治本之策是什么呢?”

本来不想多说的,但见宝琴这么感兴趣,冯紫英想了一想觉得内宅里有这样一个平时休息时也能探讨的对象也是好事,所以便道:“为夫要做的也是几方面来治本,但治本需要勐药,也许会引来多方面的反应和震荡,所以之前要把一些基础性的事做好,比如改善农业状况,让小块土地的种植者哪怕在遭遇一定灾害的情况下,也能勉强度日,这就是为夫与徐大人合作,从西夷引入的一些适合在干旱贫瘠山地中种植的土豆、番薯和玉米等作物,……”

“再比如也要像在北直那边一样,推动诸如冶铁、水泥、石炭、制铁等产业的发展,这样可以吸纳很多无地谋生的流民,减轻治安压力,同时降低陕西本土如铁器、水泥这等基本性的生产物资成本,让更多的普通百姓能普遍使用,同时也能助推如交通、城市建设这一类基础性建设的推进,节省交通运输成本,促进商业贸易往来,……”

“……”

“到最后这些事情做得有了一定头绪之后,那就要考虑从朝廷政策上的改变了,比如由于这田赋、杂税已经劳役杂役交织在一起,征收成本高,而且极易被士绅和官吏损公肥私,那么就要改为一种更简捷便利的方式来征收,同时对士绅官员的减免赋役特权应当取消,或者另一种方式来弥补,这样可以让大周的税制统一和优化,……”

薛宝琴听得云里雾里,但是看丈夫说起这个时候那顾盼神飞信心十足的样子,她就知道这应该就是丈夫毕生追求的事业了。

丈夫绝不只是简单地想要在这里当一个巡抚,混一份资历,甚至不屑于只是平乱,他有更宏大的理想抱负,而这恰恰是他和其他官员的不一样。

应该说宝琴很好的把持住了这样一个尺度,时不时的插一句话,问一句,让冯紫英忍不住又要解释引导一番,说到自己对未来的规划构想,冯紫英也禁不住眉飞色舞,尤其是这样一个用崇拜眼光看着自己的女人,这份滋味还真的不一样。

这一问一答,一个时辰眨眼就过去了,一直到冯紫英都感觉得有些困意时,宝琴才恰到好处地打了一个呵欠,冯紫英也才意犹未尽地揽住宝琴,爱怜地抱着对方沉沉入睡,睡之前都还在说抽个时间要好好和宝琴说道说道。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长宁帝军逆剑狂神我的细胞监狱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万古神帝踏星我的混沌城间谍的战争
本书作者其他书: 魔运苍茫 还看今朝 江山美人志 烽皇 异时空之风华游猎
相关推荐:
无限血核临渊行牧龙师万千之心重生创业时代小阁老我的师兄绝世无双梦回大明春我有一个进化点禁区之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