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再次来到这地下暗室之中,夏亚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感慨。访问78小说网下载小说

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当时是在这里和艾德琳偷偷相会……当时自己还傻乎乎的,不变雌雄,想起那个时候,心中着实感慨。

可怜虫……哎,帝都事了之后,总要把她赶紧接过来。加西亚的心结,容后慢慢的化解吧。

说着,他拉着内内的手走到了当初曾经站在过的墙壁前。

擦去了那灰尘,露出隐藏在灰尘下的郁金香图腾徽章。

“我记得说是这里有四扇门。”夏亚道:“左边的墙壁是什么荣耀之门。右边是幻灭之门,正中间的墙壁是救赎之门。终于第四扇门,叫什么堕落之门,却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大人告诉我的时候,说的并不详细,只是说,这郁金香家族和圣城一脉有重大的关系。”

夏亚点头:“这个我倒是听她之前说起过,第一代郁金香大公爵,其实就是圣城丢出来到这世间历练的种子之一,结果他太过出色了,最后成长成了世间少有的强者,在圣城派出使者召唤他回归的时候,他直接拒绝了。还引去了圣城的强行抓捕,不过,就连当时的圣罗兰加洛斯都拿他没办法,所以,第一代郁金香大公爵就留在了尘世之中。圣城也被迫默认了这种事情。”

他忽然心中一动,看着内内道:“难道,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内内苦笑道:“那个时候大人哪里有时间和我慢慢详细说这些。只是告诉了我如何打开这里的门罢了。”

说着,她指着那左侧的墙壁。

“这荣耀之门,大人说,只要有城主一脉,也就是人皇后裔的鲜血,洒落在这墙壁上,便能开启。”

“哦?这么简单?”

“这可不简单!”内内正色道:“人皇的后裔基本都在圣城之中不会轻易来到外界!就算偶然有些去了外界历练的,也极为稀少!”

夏亚想了想,看着内内笑道:“咦,那岂不是用你的血就可以?”

内内一笑,就拿出匕首来刺破了自己的手掌,将一点鲜血涂抹在了墙壁上。

随着鲜血溶解下去,墙壁缓缓的融开来,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小小的只有衣柜大小的空间。

夏亚看了一眼,却有些纳闷。

这只是一面金板罢了。

夏亚拿过来看了几眼,不由得皱眉。

“这是绯红杀气的修炼法门罢了。”夏亚看了会儿,道:“不过还多了一些历代修炼者留下的心得,倒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内内瞪眼看了夏亚一眼:“绯红杀气!你说的轻松!你如今是顶尖强者了,自然不在乎,可是落在别人手里的话……这等绝技,便可锻造出一个高手来呢!”

夏亚皱眉:“难道这是郁金香家族留在这里的宝藏?万一家族家道中落,后人可以在这里得到秘籍,然后修炼成高手,振兴家族?这么看来,却不像啊。”

夏亚看了看另外一面墙:“这幻灭之门呢?”

“那就要用圣罗兰加洛斯一族的鲜血,也就是圣城的守护者一族,黑发一族,所以……”

夏亚看了看内内,笑道:“公平公平!这倒是很公平,你这人皇后裔出了血,我也出点血,大家扯平了。”

说着,他刺破了自己的手掌,也将血液涂抹在了墙壁上。

片刻之后,墙壁也溶解开来,里面露出的小小的柜子大小的空间,依然是一块金板。

夏亚那过来看了看,却是越发的失望起来。

“这比刚才那一块还不如。”夏亚苦笑:“这是璀璨斗气的修炼法门,我师兄黑斯庭就会啊。”

“对普通人来说,也是绝世武技了。”内内叹了口气。

夏亚想了想,皱眉道:“不对啊!郁金香家族既然只是被丢出来历练的种子,案例手应该只是黑发一族而已,和圣罗兰加洛斯同族罢了,可怎么会造出这扇门,却是需要城主人皇一脉的血液呢?”

“这我哪里知道?”内内瞪眼,随后道:“或许答案就在第三道门后呢?”

“好吧,看看这救赎之门。”

夏亚叹了口气。

“这救赎之门么……大人说过,要两人的鲜血共同涂抹上去,才能打开。”

夏亚已经懒得评价了,直接和内内两人一起将鲜血涂抹了上去……

片刻之后,正面的墙壁上融开,里面依旧是一块金板。

“不会又是什么武技的修炼法门吧。”夏亚皱眉。

以他现在的境界实力,实在对什么武技法门都没兴趣了。

不过幸好,拿过来看了两眼之后,夏亚陡然眼睛就冒出光来!

“好大的八卦啊!”夏亚哈哈一笑:“原来是第一代郁金香大公爵写下的遗书!”

这块金板之上,是第一代郁金香公爵写下的自己的遗书,流传给后人的一些交代。

而夏亚看了一半,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好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圣罗兰加洛斯当日对自己并没有尽言啊!

只说第一代郁金香公爵是圣城守护者丢在世间的历练者,却没想到这个历练者如此不简单啊!

第一代郁金香公爵原来在离开圣城流落在世间的时候,顺手还从圣城之中拐出了一个宝贝来!

他……拐走的居然是一个有着人皇后裔,也就是城主血脉的姑娘!

这家伙拐走了一个姑娘,自然是在人间和她过着潇洒的日子了。修炼成了高手,然后学了兵法,投靠了拜占庭帝国的开国皇帝,然后打仗平天下。

开创了一个牛逼之极波澜壮阔的人生。

一代传奇,就此诞生。

而写到了自己功成名就,圣城上来人召唤自己回归,自己拒绝之后,那一代的圣罗兰加洛斯都无法在实力上压过郁金香大公,就只好放弃了武力强行召回他。

不过,郁金香大公有感于自己的身世,有感于自己的妻子的身世,做出了一个近乎预言的判断:将来有一日,那圣城必定会崩塌,那样一个牢笼,实在是违背的人类的天性。自己出身圣城实在不愿意看到圣城沦落到灭绝的一日。

于是,第一代郁金香公爵和圣罗兰加洛斯达成了一个交易,郁金香公爵不回归圣城,圣罗兰加洛斯也保证圣城不会去找郁金香家族的麻烦,但是却在郁金香家族里设下了一今后手,留下了圣城里守护者一族最强的武技,绯红杀气以及璀璨斗气。

若是将来有一日,圣城灭亡了,那么圣城一脉守护者的这两天绝技,也不至于就此失传。

只要有圣城的人,不论是人皇后裔还是守护者后裔找到郁金香家族,郁金香家族就要给与他们帮助,至少要帮忙将这两套武技传承下去。

对于这个所谓的后手或者是交换的条件,夏亚倒是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三扇门后面的东西,着实让夏亚有些小小的失望。

绯红杀气也好,璀璨斗气也好,对夏亚来说实在是没有任何价值——若是别人找到这些东西自然是喜出望外,但是对于几乎已经无敌于人间的夏亚来说嘛,就……

不过,第一代郁金香大公爵的遗书,倒是记载了不少让夏亚感兴趣的内容。

尤其是这位大公的记载,他那一生波澜壮阔,平定江山,打下整个拜占庭帝国的国土,等等一切,看着就如同传奇的故事般吸引人。

夏亚就坐在这密室里足足看了半个时辰,才将这金板上的内容看完。

“这第一代郁金香大公,倒好像是一个妙人,当真是惊采绝艳,性子倒也可爱的很。只是他总是说起的什么‘可惜这个世界虽然好,但老子再也回不去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他说的“回去”是指回哪里?好像不是说回圣城啊。

“第四扇门呢?”夏亚看着内内。

“第四扇门……”内内苦笑:“我倒是知道在哪里……大人说,第四扇门,就在这第三扇门里。”

“就这么简单?”夏亚皱眉:“堕落之门……怎么开启?”

内内脸上一红:“这个……大人说过,第四扇门,需要一个拥有了人皇后裔,以及守护者一族两种血脉的鲜血,才能开启。”

夏亚听了,不由得一呆。

随即表情也不免古怪了起来。

两个种血统的混合……那岂不是说。

岂不是要等自己和内内生了个孩子之后才可以……

夏亚顿时就不免笑了起来。

今晚开了三扇门,收货并不太大,夏亚随即就把这事情丢到了一旁,不再想它了。

第二日,夏亚回到帝都城中,开始了忙碌。

城防已经彻底接管,格林带着后续的部队也渐渐开赴到了帝都。

格林着手整顿军队,那些原来的军阀党的军队,不免要裁撤的裁撤,整编的整编。

帝都里,夏亚已经公然就行使了原来阿德里克的权力——没有人敢提出任何质疑。

倒是原来的那位宰相萨伦波尼利,却一直住在皇宫之中,陪着那位小皇帝。

只是两人在一起,都受到了夏亚手下的严密监视。

十多日之后,南方的米纳斯公爵终于北上。

公爵带着罗迪一起奔赴帝都——老头子心中依然还不免有些心思,所以同时带来的还有五万军队!

两边的军队在帝都城下相对而扎营,米纳斯公爵不愧是政坛老手,洒脱的接受了夏亚进城的邀请,居然就大大方方的带着罗迪直接进了奥斯吉利亚。

夏亚倒是对老头子的这种洒脱表示了欣慰。

可是接下来的谈判,却是让夏亚颇有几分无奈。

老公爵老当益壮,在谈起条件的时候更是毫不相让——夏亚原本对这些条件倒是并不在乎,但是他手下的格林,莱因哈特,还有苏菲,甚至是鲁尔等人都绝不肯让步,要求夏亚咬死了牙关。

甚至谈到僵局的时候,双方都说出了“战场上见”这样的狠话。

直到谈了十多日,米纳斯公爵终于放弃了例如“南方三郡自治”这样的过分要求,只是要求将米纳斯家族的封地扩大了一些,财政税务这类问题也要了不少好处。

夏亚知道这是老头子的底线了,况且他自己也算是大贵族了,也就不为己甚。

最后老公爵就任帝国宰相,而罗迪则接任帝国军务大臣。

至于夏亚……他得到了一个护国元帅的官职。

随即,在这一系列任命之后,整个帝都欢腾一片!

所有人都明白,内战的阴云终于彻底散去!

拜占庭帝国,即将迎来平了!

而且,这是真正的和平!

军阀党已经被平定,南方米纳斯公爵易帜!

随后好消息再次传来。

北方硕果仅存的几个大军阀总督中的头面人物,原来的圆桌会议的首席老大,罗德里亚军区的总督萨尔瓦多,派了使看来到了帝都,表示自己愿意向夏亚归顺,只是提出了保留他贵族爵位领地的要求。

萨尔瓦多如此识相,让夏亚很是满意——或许,休斯的死,给了他的老搭档萨尔瓦多足够的震撼吧。

罗德里亚地区的平定,使得那些还在最后挣扎的军阀党羽团体终于崩溃了。

三月之后,米纳斯家族的罗迪率领三万骑兵北上平叛,所到之处,望风披靡,军阀总督们纷纷投向。

半年后……帝国全境平定!

而就在战争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皇后黛芬尼在郁金香家族的别院之中产下了一子!

第二日,帝国皇室下令通告,宣布此子为皇室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

一时间,整个帝都的贵族圈子陷入了异常的沉默!

平民百姓不知道——但是那些贵族圈子的核心大佬们谁不知道?加西亚是个兔子,皇后生的孩子就绝不是皇帝的种!

但是随即看着夏亚这位护国元帅和米纳斯家族公爵兼帝国宰相大人一起公布的通告,哪一个贵族敢在这种时候多嘴?

就连兰蒂斯王国都第一时间派人送来了贺信,以及一份小小的礼物。

这份礼物便是:兰蒂斯已经彻底让出了奥斯吉利亚的港口区,彻底退出了拜占庭帝国,原本占领下的卡塔尼亚地区等地方,也都开始撤军。

这个决定,和梅林多少有些关系。

传说,梅林大人亲自回了一趟兰蒂斯王国,然后面见了国王之后,兰蒂斯方面就改变了态度。

当然了,如果兰蒂斯人不肯吐出这几个地方,夏亚也不介意直接把他们打回海上去。

就在帝都陷入了皇位继承人确立的庆贺。

庆典的第二天,帝国的皇帝加西亚陛下……病故。

一时间,整个帝国的贵族阶层集体失声了!

这夏亚雷鸣大人……好狠的手段!也是好胆大妄为的手段!居然丝毫就不顾及,为了取加西亚的命,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吗?!

终于,在加西亚死后,北方,一个车队才姗姗来迟到了帝都。

加西亚的葬礼终于还是得以进行。

葬礼上,夏亚根本就不顾及什么影响,公然就缺席了皇帝的葬礼——以他如今的权势,谁敢说半个不字?

哪怕是“今天老子头疼”这样的借口也实在太过胡闹了一些。

葬礼之上出现的,是可怜虫艾德琳。

可怜虫亲自主持了自己兄长的葬礼,也算是为这位兄长尽了最后的一份心意。

身为皇室之女,她很清楚,很多事情,身在皇家,就是身不由己。

加西亚的葬礼结束,也给拜占庭帝国的动荡,划下了最后一道休止符!

随后,以护国元帅夏亚,宰相米纳斯公爵,军务大臣罗迪,以及中央军统帅鲁尔等人的主持之下,拜占庭帝国开始了全面的恢复。

五年之后,宰相米纳斯公爵大人病故。

这位老头子在临死之前,将罗迪叫道了身边,对自己的儿子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夏亚并不危险,他没有什么野心,所以只要你安分守己咱们家族便富贵无虞——只是要小心,那个家伙虽然没野心,但是难保他麾下那帮人不会起心。幸好,我对你了解,你为人厚道的很,不会和夏亚有什么矛盾。”

说到这里,老公爵忍不住叹了口气:“其实当年,若是我狠狠心,就算和他争争这天下又如何!哼……只是,我之所以放弃,却全是因为你啊,罗迪。”

老头子说到这里,咳嗽了几声,看着面前悲伤的儿子,低声道:“你浑然没有半分野心,纵然我有心和夏亚争天下,可是你这样的继承人,一旦我死了,你就绝不是他和他那帮手下的对手。所以当初我思前想后,还是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可惜……若是你有半分雄心,我米纳斯家族,说不定也就直接坐坐那皇位了!”

罗迪听到这里,垂泪道:“父亲,我心中对权势从来无所求,但求心安罢了。”

“但求心安……心安……”

老头子默念这几句,终于闭上了眼睛。

米纳斯公爵的去世,让米纳斯家族在帝国的权力版图上彻底失去了和夏亚叫板的地位。而小公爵罗迪则是一个丝毫没有政治野心的家伙。

随后不过两年,夏亚雷鸣便再次被封为了护国摄政王!

虽然一片哗然,逼近夏亚虽然娶了艾德琳公主,但毕竟不是真正的皇室,居然封了王,难免让人诟病。

不过帝都的权贵核心圈子的大人物们,知道内幕的都知道,那个坐在皇位上的小孩子,其实是这位夏亚王的亲儿子!

听说在皇宫里,每天那个孩子都要缠着夏亚抱着他哄他才肯入睡,当着内侍的面,就敢直接喊夏亚“父亲”!

根本连掩饰都懒得掩饰!

如果不是为了用“克伦玛”这个姓氏来安定一下很多故朝遗老遗少和民众的心,恐怕夏亚早就下令直接让自己的儿子改回姓夏亚了!

拜占庭帝国在权力更迭的时候。北方的奥丁邻居并不是没有动过心思。

奥丁帝国的现任神皇,是夏亚的老熟人了。

那位柯克兰王子上位成功加冕,而另外的大王子亚文,则是因为和夏亚大战一场之后被打废掉,就此无声无息了。

柯克兰神皇陛下原本想趁机派兵南下去讨点便宜。

不过据说他亲自领兵南下到了野火原,还没来得及进入拜占庭,在一天晚上,索菲亚大婶亲自进入了奥丁大军军营之中,见到了这位年轻的神皇,

一番交谈之后,奥丁人当夜即退兵!

随即派人送了国书来,言明两国修好,和平万岁云云。

夏亚笑了。

这个柯克兰,倒是一个很实在的有趣的家伙。

其实那天索菲亚大婶进入军营去见柯克兰,无非就是带去了几个消息。

“老神皇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现在夏亚那个家伙的境界已经堪称是当世第一!”

“如今当世凡是还活着的强者,几乎全部给都站在那个小子的阵营里。”

“柯克兰如果你真的还想打下去,那么最好先想想,你有没有你老子的那种一个人就能打十几个强者的本事。”

可见,柯克兰是一个很识实务的家伙。

就在看国了柯克兰送来的国书后,夏亚当晚在皇宫里陪着自己的皇帝儿子练了会儿剑,晚上出城回到了自己的郁金香别院里。

内内和艾德琳都住在这里。尤其是艾德琳,已经怀上了孩子有九个月,预产期便在近日。

若不是担心出去打仗会错过孩子的出生日子,夏亚就不会让索菲亚大婶跑去吓唬柯克兰。自己直接带兵把他打回奥丁王城……这才比较符合夏亚的脾气。

哄了艾德琳入睡,夏亚走出房间,就看见内内站在那儿对着自己含笑。

内内已经在两年前给自己生下了一个女儿。

这孩子继承了内内的美貌,也继承了内内的顽皮性子,小小的女孩子,才两岁就开始在侍卫们的陪同之下摸爬滚打,像个男孩子一般。

“夏亚。”

“嗯?”

内内走到他身边,然后一手从背后伸了出来:“你看这是什么?”

夏亚看了一眼:“咦?”

这是一块染了血的手帕。

“这是?”

“那孩子今天跑去翻了树干,结果摔下来,吃了些苦头。”内内笑了笑,眼波温柔:“这是她擦伤口的帕子,我拿回来准备扔掉,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情呢。”

“什么?”

“你,还记得……在地下暗室里,还有一扇门不曾打开过呢。”内内笑道:“那门,是要用我们两人共同血脉的人血才能开启……要不是今天这孩子受伤流血,我可都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夏亚看着内内,表情古怪:“这……真的是孩子摔跤流的血么?不会是你为了满足好奇心,从孩子身上取的血吧!”

内内咬牙,狠狠的踹了夏亚一脚。

“好吧,反正没事,就去看看吧。”

夏亚耸耸肩膀。

两人再次来到了地下的那个秘密通道暗室里。

第四扇门,就在正面的第三扇门开启之后的里面。

“只要把血涂上去就好了,对吧?”夏亚笑了。

尽管心中没有多少期待,不过当带着血迹的手帕按上去,那墙壁终于再次缓缓溶解开的时候,夏亚还是忍不住心跳有些加速。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旁边的内内则是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

第四扇门后……堕落之门?

好古怪的名字。

里面,依旧是一个柜子大小的空间。

这一次,却只留下了一个铁盒子。

夏亚拿出这铁盒子来打开,先是看到了一张羊皮纸,

这羊皮纸上,写着一行字。

“这是我手里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件保存下的那个世界的东西,或许,这也是那个世界留给我的唯一的遗迹吧!”

而夏亚随意翻过羊皮纸,却发现背后还有一行潦草的字迹。

“草!电池还有电,可是这世界他妈的没有网络啊!”

夏亚一脑袋雾水,哪里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翻过羊皮纸,这盒子下面就只剩下一件东西了。

似乎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不够只有手掌那么长,四指宽,很薄。一面光滑的如同水晶镜面。

分量很轻巧。

而背面,则是黑色的光亮。

唯一稍微有些奇特的,则是背面上,有一个银白色的小图案。

夏亚一眼就看出,这图案,分明是一个被咬了一小口的……

苹果。

“这就是初代郁金香大公爵留下的最宝贵的遗物?”

夏亚摆弄了半天不得要领,愤怒的把这个东西丢回了盒子里。

然后把盒子直接丢回了墙壁里的柜子。

揽过了内内,愤愤的就朝着外面走去,

“睡觉睡觉!妈的,第一代郁金香公爵的遗物……什么狗屁玩意儿。就是个完全没用的小破盒子嘛。”

不满的土鳖并不知道。

就在那一瞬间,他几乎已经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接触到了另外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

不过,生命便是如此,有的时候,一切,天注定。

至于那个小小的“黑盒子。”安静的躺在那柜子里。

等待着,或许某一天的将来,夏亚的子孙之中,会有人发现这个东西也说不定呢。

“还有电……可惜没网络……”

还有……电啊!(完)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混沌城逆剑狂神万古神帝我的细胞监狱间谍的战争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踏星
本书作者其他书: 稳住别浪 天启之门 嬉皮笑脸 欲望中的城市 天王 变脸武士 至尊无赖 天骄无双 邪气凛然 恶魔法则
相关推荐:
吞噬星空摄政大明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御天神帝三国之宅行天下异世逍遥狂神庶女有毒近身保镖江山战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