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上奏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只不过这蔡全,三叔可有办法抓捕,直接去代王府拿人,恐怕不能吧”

朱瞻壑比较在乎这一点,对方也是一个王爷,哪怕要抓的是王爷府中人,没有朱棣命令,赵王可没那个能耐直接强闯王府抓人,抓了后恐怕落人口舌。

“嘿嘿,你三叔不惊动任何人,单独把他弄出来得能力还是有,不过你这到给我提了个醒,你赶快去找老爷子说这件事,他也知道你前几天遇袭,若你在把后面事,抖出来,老爷子必定会帮你”

赵王朱高燧想了想开口,而朱瞻壑思考一阵后,也觉得要先知会朱棣一声。

“好,就这样办”

朱瞻壑点头答应下来了,随后他们在花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回到了应天府,虽然应天府已经关门了。

但是面对锦衣卫还有世子王爷,自然该开门还是得开。

回来后,这个时间段还没有宵禁,大概是晚上九点到十点左右,所以朱瞻壑直接直奔皇宫。

这个时间段去找朱棣,虽然有点难,可也不是见不到。

到了皇宫大门眼看要关了,朱瞻壑大叫了一声“等一下”

随着马停下,两个小太监也见到了朱瞻壑,也都认识,他一天进进出出的,谁不认识。

“世子殿下,关宫门的时辰到了,你这要进宫,恐怕得等明日”

而朱瞻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丢去了几张宝钞,顿时两人连忙接住。

“该关了吗?”朱瞻壑询问了一声。

“世子殿下,还有一刻钟”

而朱瞻壑下马一路奔入了进去,几经打听后,朱棣刚刚从尚书房回后宫了,最后一路来到后宫,让小太监通报了一声。

“妙云,休息了吧”

寝宫中朱棣准备休息了,然而太监公公在得到有人要见朱棣时,本不想上报,但是听说是朱瞻壑还是选择报上去了,毕竟是人都能看出来,陛下近年也对这个孙儿喜欢的紧。

“陛下”

“陛下,汉世子求见”

太监公公小鼻涕声音在外面响起,朱棣听闻后和徐妙云相似一看“这小子,半晚上来作甚”

“见见吧,这晚上来找你,恐怕是有要紧事”

徐妙云劝着朱棣,朱棣立马道“让那小子进来”

不久后朱瞻壑一路就来了,而且还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孙儿,参见皇爷爷,皇奶奶”

“半晚上来找老头子,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如果说不出来,小心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棣有些吓唬着说道,很快就被徐妙云瞪了一眼“孩子能来找你自然有事,你没事吓唬孩子做什么”

徐妙云不喜欢的一点就是,朱棣总爱吓唬儿子儿子孙儿,儿子特别是爱吓唬老大,让她颇为头疼。

“皇爷爷,可知我前几天被人刺杀的事”

朱瞻壑这么一说朱棣顿时间连身体都坐正了,因为这可不算小事了。

“瞻壑你没事吧,刺杀?你怎么不早点来找你皇爷爷皇奶奶”徐妙云听闻朱瞻壑遭到了刺杀,顿时间,整个人都生出了担忧。

“这不是没事,你那是过于担心了”

朱棣安抚着徐妙云后,再看来了他。

“你三叔说过,不是凶手已经被抓了吗?”朱棣不解。

“行凶的人是抓到了,但是幕后凶手,孙儿经过这段时间调查发现另有其人,所以前来禀报皇爷爷”

“幕后凶手,好大胆子,还来禀报什么,直接让你三叔去抓就行了”

朱棣完全不在意的摆手道。

“可是,皇爷爷我查到的这个幕后之人,有地位,孙儿不来禀报,没皇爷爷口谕,恐怕三叔也无法抓拿,而且这人和皇爷爷有着血缘关系”

朱棣听闻后顿时间明白了,这幕后之人身份不低,是皇族,和他有血缘关系,顿时间他心里一戈登,不会吧。

“孽障啊,孽障,果然是个表面忠厚,内心奸诈的人,是你大伯是不是,我这就去让人将他找来,你们对峙清楚,当然我不会偏袒你们任何人”

朱瞻壑:“大伯?”

徐妙云听闻着,顿时间也想到了什么,不会是大儿子看着汉王太受宠,现在汉世子也不差,于是怕了,起了杀心,这她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朱高炽不是这样的人吧。

“皇爷爷你在说什么啊,你猜错了,不是大伯”

朱瞻壑真的替朱高炽悲哀,没想到,能被朱棣想得这么坏,当然也是他说得话有问题,和朱棣有血缘关系,这句话,再加上他扭扭捏捏,怎么可能不让朱棣一下想到自己儿子头上去。

“不是”

朱棣和徐妙云听闻后,也松了一口气,谁也不想看见自己儿孙作对。

可很快朱棣明白了,面色微微沉着问道“说吧,哪个王爷”

“十三叔公”朱瞻壑道了出来。

“代王”朱棣和徐妙云是都没想到,纷纷对视一眼。

“你可有证据,若这事没有证据,只有你猜测,哪怕是朕也不能在没证据前提下去帮你做主”

朱棣说得也不错,代王是他弟弟,若是没有证据,朱棣就直接抓了代王质问,这传出后,恐怕引起宗室不悦。

“皇爷爷,孙儿自然是有证据才来寻你得”朱瞻壑随后将整个事件合盘托出,朱棣越听眉目越邹。

只要将蔡全带来,那杀手自然就能认出,这算一大人证。

最后朱棣点了点头,将自己令牌给了朱瞻壑,“让你三叔去把那蔡全抓来”

“皇爷爷,孙儿这就去”朱瞻壑说着立马出去了。

随后朱棣和徐妙云相互一看,朱棣率先叹气“唉,这事可不好处理了,若真是代王所做,估计责罚一顿难以让瞻壑这小子信服,可若要废除代王,那妙清也只能~”

毕竟夫妻一体,在这个时代,何况徐妙清和代王得婚约还是朱元璋指定得,就更难了。

朱棣看着徐妙云,而徐妙云想了想也颇为头疼,最后道“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代王若真得过了,是该教训教训了,先前在大同就已经嚣张无比,来了京城,若此次是真的,就给他个严重教训,将他彻底囚禁”

他们并非不考虑朱瞻壑,可朱瞻壑没受伤好端端得,若直接废了代王或者囚禁勉强说得过去,可杀了代王,难以让宗氏信服,并不是说他当上了皇帝就能为所欲为。

若是造反废了完全能说过去,杀了也勉强说得过去。

可现在这情况,唉,朱棣也只能感觉头疼。

朱瞻壑出去后,然而还没去找赵王,赵王已经带着人来了,其中有个生面孔,朱瞻壑应该能肯定,就是蔡全。

“三叔,你这么快”朱瞻壑是没想到,赵王速度这么迅速。

赵王朱高燧一笑,“你三叔不是说了,抓个下人得手段还是有得”

朱瞻壑来到了,榔头面具男旁边,询问道“是他吗?”

狼头面具男点点头,朱瞻壑顿时间感觉稳了,就算不能弄死代王,但若能废掉他王位也不错了。

然而蔡全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低着脑袋像认命了一样。

入了皇宫后,就有小太监前来禀报,朱棣已经不在后宫了,而是在奉天殿偏殿中。

朱瞻壑来了后,发现不但是朱棣在这里,就连徐妙云也在。

“皇爷爷,人带来了”朱瞻壑才说完。

朱棣抬眼看去,扫了几人一眼,一时间吓得几人,双腿打颤。

可朱棣还没开口,外面便有小太监来报“陛下,代王爷求见,说发现自家仆人被锦衣卫抓了,想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下让赵王都楞了楞。

朱棣也沉吟一下说道。

“宣”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长宁帝军不科学御兽我的细胞监狱深空彼岸光阴之外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我的混沌城唐人的餐桌
相关推荐:
炫妻成瘾:总裁的腹黑小萌妻重生岳云之力挽狂澜门阀掘墓人法医追凶实录我是恶龙,专抢公主人行大道号天师第一直播间红尘小仙都市极品仙帝儒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