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重湖(二)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春日的暖阳从东方慢慢攀上高峰,将柔和的热量洒满大地,就算离雅军驻扎处还有一小段距离,苏暮槿已能感到士兵们正从睡乡苏醒。

看来是赶上了。苏暮槿心想,这场战斗或许会成为奠定胜败的关键一战——无数不断上演的历史已经告诉她,国与国之间战争的成败,往往取决于一场不起眼的战役。

“希望还有时间,”张奕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能让我们休息一下。”

苏暮槿也感到有些疲乏。

这才过去一晚,就觉得浑身乏力。

看到张奕房在打哈欠,她也被传染了一样,微微张开嘴,不过哈欠没打出来,最终是被她一口吞回了肚子里。

是因为昨晚和依皇的手下战斗过,所以非常疲惫吗?苏暮槿心想:这几年没有注重耐力的锻炼,小时候总有用不完的精力,现在随着年龄增长,体力逐渐更不上肉体的消耗——不过也不至于这么累吧?

她看向其他人,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唯一没什么变化的便是黄粱,它一直精力充沛,正探出脑袋警戒周围。

“感觉不对劲……”苏暮槿翻下马,其他人互看了一眼,也跟着踩在地上。

“不继续走吗?大营就在前面了。”尊奉永问。

苏暮槿摆手:“我觉得这山中的雾气有问题。你们难道不觉得实在太困了吗?而且,”她揉了揉肚子,“感觉很久没吃东西了。”

“可能是因连夜赶路。”路渝穹在狄禅宗受了四、五天只吃一顿饭的折磨,他的胃正处在短暂紧缩的时期,就算很久没有进食,也没特殊感觉。

其他人听苏暮槿这么一说,也觉得肚子正在鸣不满。

“黄粱,你去前头看看,我们随后跟上。”

黄粱义不容辞,一头钻进山林中。

任蔚说道:“就算这雾气是某种功法,也不会让我们觉得很饿吧?这算什么事。”

“前面就是重湖,小心为好。”苏暮槿说着,把马迁到一旁。她蹲下身子,注视马的眼睛,发现已经缩成一团,像是干瘪的水果,眼球皱皱巴巴。“这些马……好像也累了。我们走山路吧,自己走更快一些。”她忧心忡忡地拍了拍马儿的脑袋,随后站起身。

话毕,几人便踏上曲折向上的山路。

“你还别说,”路渝穹走到苏暮槿身边,为了避免自己的话引起恐慌——自从昨晚经历了依皇手下的自杀式宣言,他深刻意识到,千万不能随意散步不安的情绪,“越往上走,疲惫感越明显了。而且,贪欢笑好像也有点反常。”

“反常?”苏暮槿忙低头看向他的腰间。

这把剑一直是不安定因素,它是重要的战力,但谁都无法预料它会突然做出什么事。

一听到路渝穹说“反常”,苏暮槿更是提升百倍的警惕。

“别担心,”路渝穹挤出笑容,“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它还在我的掌控中。”

“行。”苏暮槿点头。

眼下莫名其妙的饥饿感和困倦已经很反常了,她不想再发生其他的怪事。

“你也有这种感觉吧。”她说回最开始的话题,“这地方绝对有问题,在此之前我只见过一个人能做到这么大范围的影响,你应该听过,百苦教的那个教主黎忼。”

“哦。”路渝穹对死人没有兴趣。

“而且这些雾和那时的不一样,”她继续说道,“黎忼内气化作的雾,当年很多人都意识到是‘妖气’。但现在——”她张开右手的五指,凭空握住一把朦胧的雾,“这是‘润物细无声’的雾,它在悄悄进攻我们。”

“那士兵们岂不是危险了。”路渝穹说。

“嗯,本来我想再在山脚观察片刻后上山,但事不宜迟。依皇很可能就是通过这种方法,突破一道道关口。”

还真是进退两难。路渝穹仰头叹息。

“神子,快来!”走在坐前面的尊奉永呼唤苏暮槿。

她和笪千潭连忙跟上,走在后面的人也很快过来了。

“怎么了?”

“你看那边。”尊奉永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密林,那里插着雅国旗帜,还有二十多名士兵,他们举止怪异,一个个都像是被灌醉的酒鬼,张牙舞爪,以各种怪异地姿势倒在地上。

“他们昏倒了。”苏暮槿转身对其他人说道,“大家小心周围,敌人应该就在附近。”在警戒其他人后,她连忙呼唤黄粱回来。可灵猫久久没有回应。

糟糕!依皇是仙,我不该让黄粱离开我身边的!

她的大脑因困意而变得格外迟钝,连这么容易想到的事情都忽视了。

罢了,黄粱应该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苏暮槿忐忑地对其他人说道:“我们慢慢靠近那边。一定小心偷袭。这个雾气似乎能隐藏气息。”正常情况,苏暮槿就算没有看到这些士兵,也能感受到他们微弱的呼吸,可若非尊奉永率先看到,她说不定会直接错过。

所有人都抽出自己的武器,向营地走去。

达到营地,众人安然无恙。

他们纷纷蹲下身,用手指探在士兵们的鼻子前。

“我这边的都死了。”路渝穹大量他们全身上下。身上的衣物完整,尸体周围没见一丁点血迹,要么是内脏被人用内功摧毁而死,要么……

还会有什么死法呢?

他把士兵铺在地面的脸转了过来。从表情能看出,他身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双手紧紧捂住肚子,如同刚出生的胎儿,蜷缩成一团;有些人则伸长手臂,似乎是想够到什么东西。路渝穹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目标是营地帐篷。

他打算进帐篷看看。

“别乱走!”苏暮槿大声喝道,“直接把门帘切开。”

路渝穹点头。承认是自己冒失了。

一道剑气斩去,门帘脱落,东升的日光正好照进里面,把内部不遗余力地展现给外头的人看。

里面同样倒着几具尸体——虽然目前没有确认,不过他们或者的可能性,显然是微乎其微——姿势稍微正常些。他们倒在桌边,桌上的事物凌乱不堪,红紫的酒还在一滴一滴地缓慢滑落,在泥地上凿出个小水洼。

看上去,他们是在进食的时候被人杀害了。

“是发生内乱了?”任蔚看到几人扭曲的面庞,觉得有些恶心,捂嘴眯眼问道。

“不像,没有血迹,没有打斗痕迹,而且——”杨魏颐来自凌云,在用毒方面,他的造诣远高于在场其他人,“不是中毒身亡。”他把一具尸体摆放成平躺姿势,全身上下检查一番,“应当是……饿死的。”

“饿死的?”

张奕房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们明显正在吃东西,杨魏颐竟说他们是饿死的?

杨魏颐露出苦涩地笑容,仿佛在说:不相信,你们可自行判断。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光阴之外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不科学御兽长宁帝军我的混沌城唐人的餐桌我的细胞监狱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相关推荐:
将军,夫人叫你来喝药将军,夫人嫁到!将军,夫人又惹事了!大明:我有无数生活技能大宋游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