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追随者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不知沈家主有没有听沈小姐提起,那日本来应该是我站在高台上,主理赏诗会进行的流程,沈小姐是被北狄国师赶鸭子上架,才上了高台作画,这才遇到了后来的危险。”

冒死救人的事,宁无恙有责任,但他也不否认,当时的想法,愿意一命换一命。

人生在世嘛,总得冲动几回。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北狄人想害沈小姐,这点毋庸置疑。

沈庭均有些懊恼地看了一眼沈幼初,声音低沉:“这件事她没向我提起,我倒是查到了这一点,但并不知道其中有何联系,按照宁大人你的意思是,那日的事,是有人故意害你们?”

“传闻北狄国师会控雷术,还有,华家曾收到过别人重金许诺,要买华师遗留的手札,我觉得这些事里面有一定的关联,虽说北狄国师运气……挺好,被神明召唤到天上去控雷去了,可北狄还会有新国师,怕就怕他们的目标,是华师不外传的手札之秘。”

宁无恙当然知道,沈幼初决定把手札上一些内容抄录下来,放到皇家书阁的事。

也知道她想打破阶级知识垄断,把一部分内容免费借阅给底层读书人使用。

可无法外传的那部分,只有华师的亲传弟子知晓,难保已经被北狄人盯上了。

宁无恙能想到的隐患,作为一家之主的沈庭均,自然也能想到。

他的面色顿时剧变,一向温柔的眼神变得如刀锋般凌厉。

“若真是北狄国师所为,北狄的雪山神庙想要我女儿的命,任它是高山上的神,还是雪山上的狼,我都会把他们拉下神座,让他们变成摇尾乞怜的狗!”

原来。

沈小姐外柔内刚的性格是来自遗传。

转念一想。

假如沈庭均真如外表看上去那般,清纯无害的话,也不可能稳坐沈家家主之位,还能让沈家逐渐势增。

想到刚才在这种人的眼皮子底下,与沈小姐打配合想瞒天过海,宁无恙心里一阵后怕。

果然,做人还是诚实些更好。

“宁大人,你的提醒我铭记于心,你的救命之恩,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我沈家定当铭记于心,以后你若有任何需要,沈家大门永远为你打开,即使是哪日你江郎才尽,被皇族厌弃,我沈家也能成为你的依仗。”

啊……这……

宁无恙总算是明白了。

合着周乾刚才不是在给他上眼药,应该是单纯的担心他被沈家人瞧不起受欺负。

因为。

沈家主话里,明摆着就是这么个意思。

他拱手一拜,感激答道:“多谢沈伯父的支持,我争取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趁着江郎才尽之前,成为陛下割舍不掉的左膀右臂。”

如果碰到想割舍掉他的皇帝怎么办?

也简单。

把对方割舍掉就完了。

沈庭均听到前半句话,还只是当客套话。

但听到后半句,见宁无恙不再伪装谦逊,而是像传闻一样桀骜难驯,忍不住哈哈轻笑一声:“年轻气盛就是好,那我便等着你位极人臣之时。”

“不会让沈伯父久等的。”

沈庭均对于如此自信的宁无恙,没有作出任何评价。

目标谁都会立得远大,但能不能达成,可不是靠嘴说的,而是用行动来证明。

假如。

宁无恙真的在与沈家不断交的基础上,还能够位极人臣。

说不定,会成为沈家总是以避开进入朝堂,让族中那些有为民效力之志,却无志才用途的希望。

沈家祖上可能曾有过逐鹿中原的想法。

但大兴国运逐渐昌隆,近百年,沈家绝不会生出这等自掘坟墓的想法。

而沈家嫡系子弟,表面上看衣食不缺,权势极大,连皇族都要敬他们三分,但只有沈家人自己心里清楚,因为皇族的防备,他们在入朝为官与背叛祖宗之间只能选择一样。

就像他当年,满心壮志考上状元,最后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也只能选择回家继业。

无他。

只因沈庭均深知,若是没有了沈家人这个背景庇护,哪有他的状元功名。

宁无恙出身寒门且推行村学,连同女儿都受到他的影响,能够做出将上层阶层垄断多年的知识,免费传播到底层去。

若有朝一日,打破了各种仕途的壁垒,凡事能者居之的话。

沈庭均不免会设想,族中那些用吃喝玩乐当作消遣来度日,私底下却临摹了诸多诗仙字帖的后生们,是否就能各得其志了呢?

怀揣着这个问题。

沈庭均一直回到沈家时,依旧心事重重。

吓得沈幼初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给宁无恙写了一封信,追问他到底与她爹爹说了何事,让爹爹茶饭不思,像掉了魂似的。

“掉了魂?难道我喂沈家主喝了迷魂汤?”

宁无恙自黑一句,心想:他说的事虽然重要,但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可能是沈庭均在想别的事情。

他把谈及的内容告诉了沈幼初,正好让她自己多注意一些。

写完信,他便让厨房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饭,来犒劳他劳累了一上午的嘴皮子和脑壳子。

饭还没摆上来。

得知他伤势大好,能够见人的王朝,带着尚善和庄石成等人,乌泱泱的站了满满当当一院子不说,连外面甬道里,也站满了人。

特别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包袱拿着刀剑,看上去像是要提桶跑路似的。

这番阵势,让他看得有些傻眼。

“怎么了?我只是在床上趴了几日没有看账本,宁家已经穷得养不起诸位义士了吗?”

就凭当日在平县,遭遇黄南明拦截,这些人极力维护。

宁无恙当时就决定,哪怕这里面有无能之徒,把他们当成看家护院,好吃好喝养一辈子也不成问题。

宁家有这样的底气,也有这样的闲钱。

最重要的是宁家的工种很多,总有他们适合干的事。

特别是矿场开采起来之后,哪怕搬把椅子,抱着刀剑坐在那里看大门,都能拿到不菲的酬劳。

宁无恙觉得,应该不是自家待遇出现了问题,才导致这么一大批人想拎包走人。

“宁大人,宁家有那个琉璃料,我们就算是下矿去挖几斤石料,都够吃一辈子的了,不是宁家养不起,而是我们准备回老家去了。”

啊?

回老家?

宁无恙哭笑不得的问道:“你们当中不是有许多人,就是从老家走出来找事做的吗,怎么又要回去?回去建设家乡是好,可你们也没赚到多少钱,回去干什么?”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唐人的餐桌深空彼岸我的细胞监狱光阴之外我的混沌城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长宁帝军不科学御兽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相关推荐:
药香小农女,王爷宠不停转生女妖,与重生千金拯救世界媚妖娆:第一夫人妖孽国师极品妻只有文明瑰宝才能拯救异世界宣少的玄学小祖宗超凶的农门寡妇:捡个教书先生过日子将军,别挡路流放后,腹黑夫君跪着求贴贴疯了!流放而已,皇宫怎么都被她搬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