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 渡边方丈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佛山之上的景色与下头的金殿可谓是大相径庭。

山顶的位置,除却是一些花草树木外,只有一间似庙非庙的屋子。

全屋都是木质结构,看上去也不怎么牢固,仿佛风雨大一些就会漏水坍塌的那种。

一位头顶反光的僧侣,正拿着一把大扫帚,清扫着门前的落叶。

见远处有金光浮现,扫地僧抬眼望去,看清来人之后,身形不由的一怔:“李施主……噢不,大哥你咋来了?”

李青山一步跨出,便是来到空冥身前,笑道:“来寻你师傅,顺带看看你。”

“寻我师?”空冥顿了一息,就是朝着身后的屋子喊道:“师傅!来客了!”

李青山:???半晌,屋内走出一位身材富态的中年僧人,僧人穿着素衣脖间挂着一串佛珠,整个人看上去毫无一品的气势,反倒更像是一个普通庙宇中的僧众。

“阿弥陀佛!”

“老衲渡边,已经恭候李施主多时了。”

望着慈眉善目的渡边,李青山当真是想不到此人会做出抽走北刚一身精血的事。

李青山抱拳作揖道:“多谢渡边方丈惦念,不知道我这事情,您可有法子去解?”

闻言,渡边笑了笑,招呼着空冥去搬两个椅子过来的同时,对着李青山笑道:“李施主莫急,你这事情古怪,我们坐下慢慢聊。”

“来,椅子来了。”空冥搬来两把椅子,一把放到了李青山的身后,另一把则是放到了他自己身后。

李青山刚一坐下,就是看到那空冥也坐下了。

合着他去搬两把椅子过来,是给自己和李青山做得。

压根就没有想着让他师傅坐……

别说是渡边方丈了,就是李青山都不由得感到有些尴尬。

可如今他要是开口让空冥起身,岂不是在打渡边的脸?于是乎,他也只能瞥开目光,假装看不见。

渡边尴尬一笑,随手一挥就是将眼前的空冥抽飞了出去…….

只听嘭的一声,空冥宛若一颗炮弹般落在了地上,掀起阵阵烟尘。

渡边方丈扶伸手拂去飘来的烟尘的同时,将那把椅子搬到李青山的对面坐下。

“李施主,我这徒弟顽劣不堪,让你见笑了。”

李青山笑着摇头:“无妨,昔日在外游历时,他已是展露过自身之性。”

“对了,我都忘了你们二人与那三清山的道子,有过一段奇缘。”渡边方丈说话的同时,在二人的身周拢出一道金光。

不远处,灰头土脸的空冥刚冲过来,李青山与渡边的身形就是消失在了其眼前。

“奶奶的!老秃驴!”

“老子搬两把椅子,你又没说是给谁坐的!”

“有种的你就出来,让老子一掌拍死你!”

渡边这个随手挥出的结界是相对的。

里头看得见听得见外头,而外头纵然是近在咫尺,也感知不到里头一点。

故而,在李青山的视角中,看不见摸不着渡边方丈的空冥站在其师的头顶一阵喷。

轰!

一方金色佛手自空冥背后成型,直接将其镇压在了地上!

这一下,被封禁了五感六识的空冥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李青笑了笑道:“没想到渡边方丈竟然如此纵容空冥……这与我想象中的佛门高僧不同。”

“施主说笑了。”渡边摆手笑道:“修佛修心,心中有佛便可,表相如何,反倒是不太重要。”

李青山饶有兴趣地问道:“敢问方丈心中有佛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渡边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李施主是想说苦厄禅师的事情吧?”

见对方知晓北刚小老头的事情,李青山毫不意外。

甚至对方若是不知的话,他反倒要惊奇了。

毕竟是在世一品,修为绝巅的人物。

纵然是身居于高山之上,对于山下的风吹草动也应该是尽收于眼底。

北刚小老头实力不俗,可在这位眼里,恐怕也只是大一点的蝼蚁就是了……

李青山点头:“棒打鸳鸯,抽干精血,这些事是确有其事,还是北刚杜撰?”

渡边大方回应:“确有其事。”

“佛妖自古不可两立,苦厄作为佛门弟子,与谁动情不好,偏与那妖?”

“此乃道统之罚,老衲自认无愧。”

说到这,渡边顿了顿继续道:“至于佛门精血……那是他在佛门得到的东西,既然执迷不悟,要与佛门做对,那就理应换回来。”

“一饮一啄自有定数,老衲自认念及旧情,才没有彻底将其抹杀。”

“敢问施主,若是我要出手,以北刚那二品巅峰的修为,又能在我的手中活几息呢?”

李青山笑道:“道统之罚……渡边方丈说得也不无道理……”

“不过这些与我无关……要紧的是我这身份,渡边方丈可有解法?”

渡边面带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劳烦李施主动用欺天诳地之能,与我看看。”

伴随着一阵劲风,浓郁的紊乱之力自李青山的身周扩散开来。

其形似黑雾,质如深潭寒冰,才一触之,就让人直觉坠入万年冰窖。

渡边主动走进紊乱之力,眼底掠过复杂之色。

片刻之后,渡边的身形自紊乱之力内开始发生快速转变。

他时而变成面容清秀的俊朗书生,时而化作一头慵懒惬意的猫咪,最夸张的是他竟然化作了一方磨盘……

穷尽变化之后,黑雾中的老僧,重新变回了原来那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奇!”

“这天造地养的生灵之力,当真是奇!”

渡边啧啧称赞的同时,坐回了原位之上。

他沉思了良久才是开口道:“恕老衲直言,李施主的身份与你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认可。”

“此事,放在佛门也只有请诸僧日日为你念经,保持施主澄心明澈。”

“若要彻底根除,恐怕是要与天道斗上一斗!”

“此等因果,老衲沾染不得。”

来之前,李青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当他听到这样的话时,并没有半点的失落之色。

半晌!

渡边双手合十,正色道:“若是李施主愿入我佛门,老衲倒是愿拼死与那天道,斗上一斗!”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唐人的餐桌我的细胞监狱长宁帝军我的混沌城光阴之外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相关推荐:
帝龙柯南之胜者即是正义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从皇马踢后腰开始藏国终极学霸不读北大去当兵,我卷成军官我在规则怪谈拥有不死之身大家都是邪魔,怎么你浑身圣光?悠闲人生:我有万亩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