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学医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下光芒,把青山,草甸染成金黄色。

各家各户烟囱冒出鸟鸟炊烟。

村口柿子树下。

满地烟头。

一群闲汉准备起身回家吃饭。

李红兵苦着脸,按住身旁的李红旗,“天还早,再聊会,刚扯到那了,三顾茅庐是吧!”

红旗嘴角抽了下,苦着脸,“哥,三顾茅庐都扯了六回,再扯诸葛亮也受不了,我要回家吃饭。”

坐在一旁秀才也抿了抿干枯的嘴巴,“红兵哥,七擒孟获你也扯了五回,孟获来回被诸葛亮抓了三十多次。”

“还有关羽刮骨疗伤,也七八回,实在不行让华佗直接把关羽胳膊剁了。”

李红兵讪讪的掏出包华子,散给闲汉们,“吃烟,吃烟。”

看着递来的烟,李红旗喉咙翻起一股呕意。

再好的烟也不能逮着死抽,一根接一根,烟不累,嘴都累了。

“哥,说实话,是不是把家里婆娘得罪了?”

“你咋知道的?”李红兵一愣。

李红旗嘿嘿窃笑,指了指对面的二柱。

“喏,前些日子他把婆娘惹恼,拉着我们在村口扯了半宿,跟你一个求样”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二柱抬起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呵呵笑。

然而李红旗马上一脸猥琐问道。

“红兵哥,你得罪那个婆娘,是山杏姐,还是崔老师,为啥啊!是晚上没分好床,还是干活不卖力。”

提到这个,周围一圈老爷们也不饿,也不渴了,眼中闪烁羡慕与兴奋的,齐刷刷望向李红兵。

女人和床笫,永远都是男人最热衷的话题,尤其是在农村,不仅语言肆无忌惮,甚至有些还敢付之行动。

早年间每到夏天,那时候天热不用烧水洗澡,村里人一般都会去溪水河洗。

男人分一个河湾,女人分一个河湾,双方相隔很远。

不过到了晚上,男人在河湾洗澡是越洗人越少,尤其是那些血气方刚的后生,下河没一会就不见踪影。

后来在河湾洗澡的女人发现有人偷看,一嗓子嚎过去,草窝里能跑出上十个光腚爷们。

再后来偷看的人越来越多,从村长到队长一个个被女人们骂的狗血淋头,村委会一发狠,组织民兵队巡逻,就这还有后生敢冒着游街骂名,继续顶风作桉。

直到当年抓住几个典型,送了花生米,才遏制住这个行为。

李红兵没有搭理李红旗,反而笑呵呵询问村里人是怎么说的。

秀才抢着说道,“啥一三五归山杏姐,二四六归崔老师。”

“那星期天呢?”李红兵好奇。

众人异口同声。

“一起呗。”

沃尼玛!

谣言都传到这份上了!

难怪崔姐要搬出老宅。

谁听谁不迷湖。

李红兵无语的伸手拍了秀才脑袋一下,“别几把听老娘们瞎说,我跟崔老师啥事都没有。”

李红旗挥挥手,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模样。

“嗨,这有啥的,有本事的人才找俩老婆,你看十里铺的罗麻子,把山里的猪倒腾到市里卖,几年就成万元户,家里娶一个,外面还养一个,谁说闲话。”

他这一开口,仿佛打开了林区不为人知,但有人人皆知的内幕。

“可不是,就给咱们村盖学校的赵富,他也俩婆娘,听说还住在一起,啧啧啧,前几天来村里,人瘦了一圈,田多牛也受不了。”

“还有二道湾怀顺,卖石头发了家,城里养一个,家里养一个,谁不知道。”

“刘家沟也有几个,人家婆娘的愿意,谁管。”

“红兵叔就是脸薄,咱村谁不知道你跟山杏,崔老师是三口子。”

“就是,找俩婆娘那是红兵叔有本事,你看看红旗、秀才、建军,没本事也没钱,到现在还找不到婆娘。”

“哎哎哎!!扯我干啥,我是没钱娶婆娘,胜利娶了婆娘还不是照样跑了。”

“你个驴曰的,找打。”

“你还真下手啊,我掏...”

“哎幼!”

七八个闲汉跟小孩一样,打成一团,却没发现李红兵惆怅的走向草甸。

哒哒哒!

黑风吃饱喝足,跑到李红兵身旁停下,大脑袋往李红兵脸上蹭。

回吧!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李红兵叹口气,翻身上马,正准备往家走,忽然想起什么,骑马朝北坡奔去。

那么大个马蜂窝,能摘出上十斤蜂仁,就这么丢到太浪费了。

拿回去也算安慰奖。

提着马蜂窝一路小跑,回到老宅。

李红兵心虚的站在门口徘回不进,如果女儿告诉山杏是自己带头去捅的蜂窝,就山杏那执拗、倔强的性子,自己绝对不落好,更何况还有崔姐在旁边戳火。

哗啦!

院门打开一道缝。

大花和小白低着头,偷摸的走出门,抬头看到李红兵,不像平时那样亲热,轻轻呜呜几声跑进草甸。

我去。

这是动物发现危险逃跑本能,看来家里是硝烟弥漫。

鼓起勇气。

李红兵推门而入,望着石板路尽头的堂屋,心里制不住往下沉。

“太爷。”瞎子走出菜园,接过李红兵手里的马蜂窝,低声快说,“杏儿婶都知道了。”

果然。

豁牙小叛徒出卖了亲爹。

李红兵无语,把葫芦包交给瞎子,让他把蜂仁取出来。

硬着头皮继续朝院子走。

就在这时,老橡树上飘起一首感人至深的歌曲。

“浪奔,浪流。”

“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麻蛋!

那俩死鹦鹉又抽什么疯。

搞的老子心惊胆战。

李红兵用感知让俩傻鸟闭上鸟嘴。

面若冰霜的山杏和崔姐坐在老橡树,还有眉心肿着大包,偷偷做鬼脸的豁牙小叛徒。

二堂会审啊!

李红兵露出谦卑笑容,“幼,这是干嘛,等我回来啊。妮儿,过来让爸爸看看伤口,还疼不疼。”

安娜听到爸爸呼唤,扭动身子想要下地,不过被山杏牢牢按在怀里,美眸似生气又似无奈。

“你们这是干嘛,搞得怪吓人,饭做好没有,我饿了!”李红兵揉揉肚子,装作很饿的模样。

听到李红兵饿了,山杏正要起身,又被崔姐拽回座位上。

突然,崔姐积压的怒火如火山般爆发。

作为一名有二十多年的代课老师,执教生涯中从来没有发生这么严重的事。

整个班学生,一锅端,没一个拉下。

从安娜口中得知,是李红兵把同学留在原地,自己跑去捅马蜂窝,最后还合伙骗自己。

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太让人生气了。

“说,今天到底是谁带学生去捅蜂窝。”

李红兵做着最后的抵抗,“是铁蛋和癞头捅的蜂窝,跟我没关系,我当时在....”

“在拉屎是吧,去北坡老林子里找马蜂窝拉屎,你拉树上了?还让孩子们帮你说谎。”

崔姐满脸绯红,一直红到发根。

我!

李红兵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虽说是铁蛋和癞头自己去捅的蜜蜂窝,可事情确实因自己而起,要是不提捅马蜂窝的,就不会发生后面一连串的事情。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掩盖,谎言最终还是会被揭穿。

有错就要人,挨打要立正。

李红兵站起身,诚恳说道。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带孩子们去危险地方,也不该让孩子们骗人,更不该骗你,给安娜做了坏榜样。”

听到李红兵主动认错,崔姐怒火散去大半。

冷哼一声。

“自己想办法补救。”

说完拉着山杏走进房间,倒是安娜怯怯的走到李红兵身边,肉都都小脸上带着惶恐。

“趴趴,安娜做错了,不该告诉崔老师是趴趴带我们去捅马蜂窝。”

李红兵俯身抱起女儿,亲昵说道,“你做的对,是爸爸做错了,不应该撒谎骗人,我们要做诚实的人。”

安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

太阳落山,黑夜登场。

李红兵整理出十几份慰问品,里面有一条腊肉,二十枚鸡蛋,一包蜂仁,还有封百元红包。

礼品架在黑风背上。

“趴趴,我也想去。”安娜抱住李红兵大腿,撒娇道。

“走!”

反正晚上也没给自己留饭,还不如去村里混一顿。

李红兵抱起女儿,放在马背上,牵着黑风走出老宅。

房间把窗户偷偷打开一条缝,屋里两个女人,目送父女俩离去。

“姐,红兵哥还没吃饭呢!”山杏一脸担忧。

崔姐用手指定了山杏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啊!不好好收拾他一回,尾巴都快翘上天了。”

“这回要好好治她,我可跟你说好,三天不准给他做饭,洗衣服。”

“三天,这么久!”山杏心软道。

崔姐一锤定音,“就这么定,听我的没错。”

第一家,是小不点家。

小不点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在草沟村跟着爷爷一起生活。

李红兵登门拜访,拿出礼物和红包时,海根叔说啥都不收。

谁家孩子没被蜂子蛰过,收礼就太那个啥了。

推让几次,最后还是在李红兵软磨硬泡中收下东西。

其他孩子家也都是这样。

最后是铁蛋家,铁蛋爷爷笑呵呵的收下礼物,把眼肿嘴肿的铁蛋从屋里薅出来,一巴掌忽在孙子脑袋上。

“下回啥时候再去捅蜂包,可记得把铁蛋叫上,记得老母荒那边马蜂多。”

这个。

爷卖崽田心不慌啊!

孙子被蛰成这样,竟然还让去,心不是一般大,难怪铁蛋整天没个正形,是遗传造的孽啊。

李红兵带着女儿败退。

在大奎家混了一顿饭,父女俩回到家里,山杏和崔姐房门紧闭,悻悻的钻进屋里休息。

翌日清晨。

一道黑影从老宅屋顶低空快速掠过,后面紧跟着一个小影子,卖力的拍打翅膀追赶。

大白凤头鹦鹉难得没有打鸣,跟黄麻鸡躲在鸡棚里一边瑟瑟发抖,一边骂骂咧咧。

要命了,那家伙会飞了。

以后日子难熬。

没有鹦鹉打鸣,宅子里的人反而有些不适应。

睡梦中的李红兵感觉有东西在身上压来压去。

睁开眼见到女儿在床上跟公主打闹。

“别闹了,我这把老骨头迟早被你俩压散架。”

安娜见李红兵醒了,嘻嘻哈哈钻进被窝里,抱着李红兵在脸上吧唧亲一口。

“趴趴才不老。”

“小机灵鬼,无事献殷勤,说吧,又想干嘛?”

安娜凑到李红兵耳边,神神秘秘说道。

“趴趴,安娜想跟爸爸一样给人治病。”

刷!

李红兵眼睛一亮。

原本打算随缘,不强求女儿学医,反正自己还年轻,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再把李家医术传下去,如果实在碰不到,那也是天意如此。

想不到喜鹊枝头叫,女儿竟然会主动提出学医。

李红兵坐起身,神情严肃的看着女儿。

“决定了?学医很苦的,要看很多很多书,要爬很高很高的山,有时候还会碰到蛇,马蜂、蜈蚣、大老虎。”

安娜犹豫片刻,小脸坚决的点点头。

“我不怕,我想学医,跟趴趴一样给人治病,去帮助人。”

“好!爸爸教你。”李红兵脸上洋溢欣慰笑容,抱起女儿,“爸爸会把所有医术都交给你,以后你就是小李大夫。”

难得早上李红兵没有晨练。

一头带着安娜扎进书房。

他的反常举动,引得山杏不解,以为是昨晚让红兵不高兴了,忐忑不安的守在堂屋门口,就连崔姐也开始审视昨晚是不是做的太过分。

更别提瞎子和傻娃,两人一边干活,一边偷偷向书房张望。

“哈哈,安娜真棒。”

一阵爽朗笑声从二楼书房里传出。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

李红兵抱着厚厚几本医书走出来,后面跟着甜甜笑容的安娜。

“红兵哥…我…”

山杏刚开口,就被迫不及待想要分享喜悦的李红兵打断。

“杏儿,安娜想要学医,老李家医术有传人了,快烧两个菜,我要喝一杯。”

山杏先是愣了一下,马上替李红兵开心起来,毕竟李家医术在林区是有目共睹的,安娜愿意学医也算是子承父业,老李家更是后继有人了。

至于崔姐说三天不准做饭,昨晚就被抛在脑后。

“我现在就去做。”

崔姐撇撇嘴,“大早上的喝什么酒。”

说完走进厨房帮忙去了。

李红兵则带着安娜走到老橡树下,先拿出三本医书递给女儿。

“安娜,咱们老李家,你爷爷是第一代医者,我是第二代,现在你是第三代,这几本书是不需要你懂,但一定要背下来,背到滚瓜烂熟为止。”

“这三本医书分别是濒湖脉学,药性赋,汤头歌诀,是咱们古传中医的根。学医业者,心要明天地阴阳五行之理,始晓天时之和不和,民之生病之情由也。”

安娜似懂非懂的接过三本医书。

李红兵拿起最后一本医书。

“这本神农本草经,是古传中医的枝,书中有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以应人。下药一百二十五种,为左、使,主治病,以应地。你同样要倒背如流。”

安娜苦着小脸接过医书。

“趴趴,人家不认识字。

李红兵抓抓女儿小脑袋。

“没关系,不认识的字跟爸爸说,从今天开始上午跟爸爸陪去医务室治病,下午在去学堂上课。”

“好!”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长宁帝军逆剑狂神我的混沌城我的细胞监狱万古神帝踏星间谍的战争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相关推荐:
高达SEED之前进四凡人:开局已灭神手谷满门龙之星系神医术士:和美女做搭档有人说我能穿回去花落西汉穿越回案发现场穿回七零,全家靠手机暴富二两娘子桃源读心仙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