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危险来的快不及防,苏映雪的第一反应就是尽快躲进空间,可惜,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竟然失去了与空间的全部联系。

“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自然不会有人回答,因为老云早一步就切断了她与空间仅存的那点儿联系。

与空间的联系和与丫丫的契约联系一般,都属于碰瓷契约,当时也是血液意外滴落才有了临时使用权,却并不意味着就真的能为她所用,否则,也不会事事全凭老云作主。

其实在空间的事情上,苏映雪隐约有些感觉的,只不过,在空间的问题上,因为不信任任何人,她自己又没有能力正式结契,所以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丫丫助我!”

当初在秘境,若非丫丫拼力相助,她早就摔死了。

可惜,没等来丫丫载着她飞走,只感觉神识一痛,眼前一黑,险些没栽倒在地。

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识海中再也没有了任何契约显示,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原来那种契约方式存在极大错误,可惜已经晚了。

她倒想如以前那般御剑飞走,脚底板如同被吸附一般,动弹不得分毫,甚至于地面仍在剧烈颤动,她本人也如一株巨风中的小树般被扔来摆去,却离不开分毫。

半空突然响起一道冷哼,“哼!”

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苏映雪急呼,“大师兄救我!”

柘拓冷声道,“凭你做的那些事,也配!”

早在来边城时,就没打算让她活下去。

电光火石间,苏映雪想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恨声道,“大师兄可知师父对我做过什么?”

柘拓轻蔑的瞥她一眼,“看来你还是没意识到自己所犯之错。”

有句话叫做,有事弟子服其劳。

既然拜了师,敬了茶,就等于缔结了如父子般的牢固关系,与这些以师父为纽带的师兄弟们就成了一家人,哪怕没见过面,也是可以互相依仗的。

别说什么师父要了你什么什么宝物,在柘拓这里完全不是问题,都是一家人,做为大家长的师父储物戒被偷,又身受重伤,他们这些做弟子的不是更应该多做多照顾,多给予的吗?

柘拓回到宗门后,第一时间就是取出自己的储物袋,将里边师尊用得着的疗伤之物,悉数取出,双手送上过去。

不管师尊在外如何,也不管他结过多少仇家,对他们这些弟子还是有一些真心的。

做弟子的更是不能只索取不付出,而且付出有先后,原本柘拓也给这个小师妹准备了一份不菲的见面礼,只不过,他是不会送给白眼狼的。

至于苏映雪以为的,自打拜师以来,基本没受过师父多少恩惠,那就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捧着宝物到师父面前,为的就是给自家后辈求一个记名弟子的名额,并不一定要侍奉在师父左右,以期日日教导和指点,单纯只是为的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和有个元婴师尊的名声庇护。

在元婴师尊的这份庇护下,有些事就能开一个其他弟子求而不得的特权。

若非如此,她苏映雪想去哪个秘境就一定能有名额,还不是因为葵元真君的关门弟子以及柘拓真君的嫡亲小师妹,这双重身份足够好用。

远的不提,就是当初苏映雪与郑丰在一起时,时玉珍被影修所伤之事,若非是葵元的关门弟子,以时家人的霸道,早就一掌拍死了,更不要说最后的不了了之了。

抢了时玉珍的相亲对象,还让人家受了重伤,你咋不上天呢?

象这种不思感恩,又喜欢惹事生非的小师妹,她不死谁死?

师父不动手,也不允许他杀人,不意味着他不会借刀杀人。

比如现在,那股丝丝缕缕的死气如趾附骨,不过刹那间,只够柘拓真君走了个神的瞬时,苏映雪就成了一具白骨。

“不好!”

柘拓真君脸色瞬变,以他元婴真君的境界,原以为一切尽在他掌控之中。

毕竟,修真界最高修为也不过是元后大能,以他可以越阶一战的实力,哪怕不能完胜,也不会有太大差漏。

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计耳光,这种诡异,在他一千多年的生命中绝无仅有,一刹时,柘拓真君进退不能。

小书亭

他倒是想逃,肉眼可见的死气所到之处生机顿失,草木失色,哪怕是一块石头都碎成了渣渣。

他感觉,自己是逃无可逃,可能死的会更快一些。

若说不后悔也是不能够的,早知这处封印如此诡异,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劝止自家师尊。

对的,虽然葵元背着他联系了万魔宗的人,但玉明一个区区的金丹真人,所做所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这个大师兄呢?

只不过,他也没感觉师尊灭掉苏家有何不妥就是了。

报应来的如此之快,既然逃不掉,是不是应该做点儿什么?

手抚着前胸,兰兰感觉心口砰砰直跳,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毫不犹豫的扔出一袋极品灵石,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攒下的最后的体己,“快,加快速度!”

昏迷的苏陌,一脸懵逼的三珠,苏香雨揪了揪衣角,“应该不至于吧!”

哗啦啦的极品灵石,生平仅见,这也太败家了吧。

兰兰没理会她,太至于了,妖修的直觉在某些方面比人修来得猛烈,精准,修为越高,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他感觉,如果再不逃走,可能就真的陨命于此了。

时月宗的托月峰的某处灵气浓郁的洞府中,稚嫩的小苏不染忽然就睁开了灿如星辰的眸子,手抚上胸口,“这是发生了什么?”

惊惧,无措甚至还有说不出来的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这可是难得的体会。

以手托腮,这是有多久没体味过如此感觉了。

哦不,强大的不染女皇是与生俱来的强者,高高在上的王,只有她给别人这种无措的感觉,哪怕是直面九阴,道君,只有元婴期的她,也没产生过如此悲观情绪。

“这是,兰兰在外边被打了?”

那可不行,自己的妖自己教训,别人是不能够允许的。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细胞监狱间谍的战争万古神帝踏星我的混沌城逆剑狂神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
相关推荐:
我就是魔鬼悍妻宠上天悍妻当家:残废相公是个宝权宠悍妻名门悍妻放肆宠咸鱼穿进末世文[穿书]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DNF之游戏入侵现实逻各斯之主明末夜天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