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它奉献给了主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猎狗朝那群守着大道的混混们狂吠着。

那些混混警惕地盯着猎狗,随着愈来愈猛烈的犬吠,他们不得不挪开脚步走出大道。

“你们这几个,滚远点。”猎户走下山坡。

他抓住猎弓的一头,说着就要往那些打鸟的混混们挥去。

“猪猡养的欧格登!该死的骡夫!”混混们一会盯着凶狠的猎犬,一会盯着猎户。

“你们怎么敢守着这条路,一群整日无所事事的东西!”猎户拿着弓,狠狠地往领头的混混抽去。

混混跳着躲开,他们一哄而散,边跑边嚷道:“我们祖父铺了这条路,就该让我们收点钱。”

“诸神把你们这群混账造了出来,祂们怎么不跟你们要金子?”欧格登抖着络腮胡吼道。

挡住路要钱的混混们都散去了,被人叫做欧格登的中年猎户转头看向了马车。

他拄着猎弓,一下一下地走过来。

从帘子里探出头的晨伊上下打量这个猎户。

猎户的眉头是苦着的,被长年的悲愁挤压,发鬓、胡子都夹着灰白,双目沧桑,他身材健壮,比起猎户,更像是个骑士。

欧格登走到马车近前,琴杜伊尔以为他是来要钱的,便伸手到口袋里,准备掏出几枚铜迪尔。

“现在尽管过去吧,守路要钱的人被我赶走了。愿主祝福你们。”欧格登却这样说道。

琴杜伊尔应了声,对这猎户的话有些讶异。

后者扫视她的装扮。

“皮甲...你是个女军士?真是少见。”欧格登惊奇地说道。

因琴杜伊尔戴了兜帽,他没有看见那双尖长的精灵耳朵,不然还会更加惊奇。

“这条路是你的?”晨伊问道。

欧格登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看他们不像是异教徒,语气缓和道:“对,我从男爵那买来的。”

“按理来说,你该跟我们要钱。”晨伊道。

“我不会,也不该跟你们要钱。”猎户摇摇头。

晨伊看着这猎户。

欧格登抬手作了个圆环礼,说道:“我早已把它奉献给了主。”

............................

............................

这件小事后,晨伊一行人进了康达镇。

不得不说,康达镇很小,有一个搭着台子和木枷的广场,周围挤满了行商,房屋除了靠近广场那边的,其他的都星星散散,不能连成一排,而且多是长屋。

康达镇其实是一个介于小镇和村庄之间的地方。

琴杜伊尔把马车停到市集上,他们得找能落脚的地方。

看似喧嚣的市集上,笼罩着怀疑与惧怕的阴云。

晨伊牵着洛梅阿走下马车,他听到来往的行人窃窃私语,议论着那盘绕在镇上的鬼魂。

“我们得去找间旅馆。”晨伊说道。

洛梅阿轻轻点头。

晨伊不是第一次来到康达镇,所以大体有些印象,他带着洛梅阿往旅馆的方向走,而琴杜伊尔则留在原地看住马车。

两人踏进旅馆的门,古怪的是,明明临近黄昏,旅馆里却没多少人喝酒,看上去十分冷清。

酒馆老板的双手拄在柜台上,无精打采地清算账目。

他抬头看见晨伊和洛梅阿,见是一男一女,开口道:“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你们该到别处去,找一家人住宿。愿主庇佑你们。”

“为什么没有房间了?”洛梅阿下意识问道。

“你们没听过这里有个鬼魂吗?那些来行商的人都不敢睡马车里。”酒馆老板指着空荡荡的酒桌,“以前这个时候,这里该挤满人的,现在都早早地回去家里了。”

“说说怎么回事吧。”晨伊开口道。

“好吧,鬼魂是上个月出现的,很早的时候...就有一些醉鬼说,自己在街道上,看到脑袋被斧头开了瓢的人,主啊,一开始谁都没有把这当回事,全以为是他们喝多了。”酒馆老板说着,不时诵念主与诸神,“后来,就有妇人说,晚上推开门窗时,看见一个脑袋分开两半的人在晃荡,他的嘴唇苍白,脸庞是死黑色的!好像在念叨什么...”

“念叨什么?”

酒馆老板此时压低声音,警告道:“在说这之前,我以一位真教徒的良心劝你们,找一家信得过的人住下,给多少钱都行。”

“好吧,我们知道。”

“据我听别人说,是这样的:‘欧顿、欧顿、吝啬的魔鬼!’主啊,天知道他说的是谁!”酒馆老板深吸一口气,他直起身,“上个星期...那鬼魂对人动手了,晚上的时候,有人被推到井里,早上看见的时候...已经断了气,打捞上来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他脑袋分成了两半,被人用斧头开了瓢。再这样,只有请驱魔人来了。”

beqege.cc

说完后,酒馆老板自己泛起了鸡皮疙瘩。

令他惊奇的是,眼前的两人没有多少反应。

“谢谢你说这些,愿神庇佑你。”洛梅阿说道,扯了扯晨伊的衣袖,“那我们去找个别的地方。”

走回马车的路上,洛梅阿说道:“我本来以为是谣传。”

“或许真的有...”晨伊顿了顿,继续道:“先去找苦难灵庙的人吧。”

洛梅阿轻轻点头,不说琴杜伊尔,以自己主祭躯体数三的实力,在马车上睡一晚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苦难灵庙的传教车队并不难找,就在市集那边堆成一排。

然而一走近,便问道一阵恶臭。

一辆辆铭刻着灵庙印记的传教车,其车前和车身上满是秽物,粘稠发臭的蛋液,牛羊猪的粪便,散落在地的腐烂水果,将车队团团包围。

那些圣职们此刻端着水盆,奋力清洗着传教车。

晨伊走近过去,领头的祭司狐疑地盯着他。

“你好,我的同工,”晨伊作着巴巴克教给自己的苦难礼,“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看见是信徒,祭司缓下脸色,回了礼,叹了口气道:“这里的人...认为鬼魂游荡,是我们在背后作祟,真是可耻的污蔑。”

晨伊想了想,将鬼魂之事归咎于异教徒上,这种事其实并不出奇。

“我替你们悲伤,同时也替他们惋惜,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苦难之主的教诲。”晨伊有模有样地说道。

祭司连连点头,情绪缓和了不少,一位克希人信徒,这实在少见,他道:“说吧,我的同工,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你是来祷告的吗?”

晨伊摇了摇头,睁开灵视之眼,小声诵了句“纳乌所”,也即是古言“欺诈”。

他口吻哀伤道:“我急需几样药草,我的哥哥患了重病,我到处求药,却因信徒的身份饱受真教徒排挤,他的病一日比一日重,实在撑不下去了。我听人说,传教车队在康达镇,就立刻赶了过来。”

祭司连忙作了个苦难礼,急切问道:“我可怜的同工,你要的是什么药草?”

晨伊便把需要的三种材料说了出来。

听完后,祭司旋即陷入犹豫。

“蔷薇之血,蓝剑花...我可以给你,但风干的渡鸦心脏...我得拿去为主作牲祭。”祭司有些抱歉道。

晨伊揉了揉眉心,蔷薇之血和蓝剑花并不算特别少见,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在市集上找到。可是,风干的渡鸦心脏,只有苦难灵庙的人会用到这东西。

他侧过身,从兜里掏出厄运铜币,抛了下。

看这动作,祭司以为他要为那两样材料付钱,温和道:“不、不必如此,为同工分担苦难是我们这些祭司应做的。”

“谢谢...”对他的话,晨伊差点没反应过来。

而后,祭司转过身,从马车里拿出蔷薇之血和蓝剑花,递到晨伊手上。

晨伊接过后,只听祭司又抱歉道:“你知道,我们要做主的牲祭,渡鸦心脏我实在无法给你。”

“祭司,苦难之主的忠实信徒,”晨伊望向那满是秽物的车队,问道:“如果我解决了那鬼魂,你能将渡鸦心脏给我吗?”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踏星我的混沌城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万古神帝逆剑狂神间谍的战争我的细胞监狱
相关推荐:
也许是酒厂的唯二真酒了我囤千亿物资穿到七零养三崽开局净身房,从太监开始逆袭看剑诸天之外卖员我是恶魔超能者我在雪豹当战神从吞服不死药开始穿越异界开外挂水浒真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