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姬虚空身死?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尊令!”

清虚道德真君听得大师兄广成子谕令。

毫不犹豫提剑而出,向王天君道:“王变,你等不谙天时,指望扭转乾坤,逆天行事,只待丧身,噬脐何及?”

“今尔等十阵已破八九,尚不悔悟,犹然恃强狂逞,实乃取死之道!”

王天君听得清虚道德真君如此之语。

愤怒难当,不可遏制。

也不顾道行之差距,仗剑来取。

“王变,你凭剑怎能伤吾?”

清虚道德真君微微一笑,抬手一指,那宝剑便止于半空中,无论如何也落不下来。

王天君心知厉害,不敢硬拼,又施展法术神通向清虚道德真君打去。

清虚道德真君依旧不闪不避。

眼看就要打到身上,突然间一阵轻烟飘过。

王天君的攻击便化解了。

“你……”

清虚道德真君面带冷笑,淡淡说道:“你什么你?你等若再执迷不悟,休怪贫道无情!”

王天君心里憋屈至极,但是却无计可施。

毕竟清虚道德真君道行远高与自己。

王天君咬紧牙关,心念急转。

“哼,清虚,你莫要得意,且看贫道手段!”

“嗯?”

清虚道德真君眉毛一挑。

却见王天君往阵中一跳,同时说道:“清虚道德真君,有本事的来破吾阵!!”

清虚道德真君面不改色。

心道:“不就是一座红水阵么,有曹宝祭阵在先,吾难道破不了?”

正想着,又闻身后金钟击响。

清虚道德真君毫不犹豫赶进阵中。

王变在台上,看见清虚道德真君都没有作任何防护措施,如此就进来了,心中越发是恼了,登时将葫芦如前一样打将下来,只见红水满地。

清虚道德真君见状,心中暗忖:“此阵果然诡异,还是小心为上。”

于是把袖一抖,落下一瓣莲花,双脚踏在莲花瓣上。

这莲花亦是来自玉虚宫,自有威能。

任凭红水上下翻腾,清虚道德真君立于莲花瓣上,任得来去。

王天君看见。

冷笑一声,又拿一葫芦打下来。

这回是满天红水从上落下。

清虚道德真君不慌不忙,发手一指,顶上现出庆云,遮盖上面,无水粘身。

下面红水不能粘其步履,如一叶莲舟相似。

正是:

一叶莲舟能解厄,方知阐教有高人!

……

“道友,你还有何手段,尽可使来。”

清虚道德真君脚踏莲舟,在这红水中如同江面泛舟一般。

约计有一个时辰。

这期间无论王变怎么演变阵法,怎么发起攻击,都是无济于事。

事到如今,王变也知道此阵定是不能成功了,方欲抽身出阵,那清虚道德真君便把五火七禽扇祭起在空中。

要说这五火七禽扇……

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此宝。

扇有凤凰翅,有青鸾翅,有大鹏翅,有孔雀翅,有白鹤翅,有鸿鹄翅,有枭鸟翅,七禽翎上有符印,有秘诀。

正是:

五火奇珍号七翎,授人初出乘离荧。

逢山怪石成灰烬,遇海煎干少露泠。

克木克金为第一,焚梁焚栋暂无停。

王变纵有神仙体,遇扇扇时即灭形。

此刻清虚道德真君把此扇祭起,只是照着王变扇了一扇,那王变便大叫一声,登时化一阵红灰,只一道真灵径进封神台去了。

而这清虚道德真君显然也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此刻扇死了王变,破了“红水阵”,还不出阵,而且在阵中装模作样对着王变仙躯所化的红灰打稽首道:

“道友,此非贫道我要开杀戒,是你自取其咎,好在你虽无缘仙道,却与那封神榜有缘,如今真灵上榜,往后亦可享神道之福。”

“此乃是天意也,道友,你勿要怨我,将来天庭为神对你而言也算是正果了。”

……

也得亏王变已经死透了。

不然要是听到这番话,说不定得气得活过来。

(PS王变:折损啊!清虚啊清虚,杀人还要诛心说得就是你了!!!)

……

此时。

张天君强忍悲痛,报入中军:“启太师,‘红水阵’又被西周破了。”

闻仲本就因姬虚空有钉头七箭书事,郁郁不乐,纳闷心头,不曾理论军情。

如今又听得破了一阵,更添愁闷。

大呼一声:“痛杀我也!!!”

紧接着,竟是连吐好大几口血。

继而整个人都是直接栽倒了下去。

“道兄!闻道兄!!!”

这可把张天君吓得不轻。

毕竟现在可是姬师兄还躺着呢。

而自己虽然是太乙金仙,可对于凡间战事却基本上是不懂,打阐教众仙八成也是打不过。

要是这闻仲师侄再倒下了,那这边可就算是失去主心骨了。

所以张天君是连忙取了金丹来,喂闻仲服下。

幸而服了金丹以后,不到片刻,闻仲便悠悠转醒。

……

又数日。

且说燃灯在岐山拜了钉头七箭书。

已至二十日,七篇书已拜完。

明日便是第二十一日,只需圆满,便要绝姬虚空,心下甚为欢喜。

(PS燃灯:哈哈哈,只要姬虚空一死,贫道便可一洗前耻,而且那十二颗定海珠也可名正言顺地占有,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雅文库

再说“姬虚空”卧于后营。

闻仲坐于榻前看守。

姬虚空控制自己在外的这具分身说道:“闻仲师侄,吾与你止会今日。明日午时,吾命已休!”

闻仲听罢,整个人都是一阵晕眩,泣而言曰:“是吾累师叔遭此不测之殃,使我心如刀割!”

此时张天君亦进营来看。

正看见此情此景,心里是有力无处使,只恨钉头七箭书。

暗道:“唉,只是钉头七箭书,便把一尊混元金仙拜得如俗子病夫一般,可怜讲甚么五行遁术,说不起倒海移山,只落得一场虚话!大家相看流泪罢了”

……

次日。

至第二十一日巳牌时分。

岐山,武吉来报:“陆压老爷来了。”

燃灯出营迎接,入帐行礼。

序坐毕,陆压道人打稽首道:“恭喜!恭喜!姬虚空定绝今日!且又破了‘红水阵’,可谓十分之喜!”

燃灯心中很是不忿。

破红水阵这不是正常之事?有什么值得可喜的?

又说姬虚空绝于今日,这诚然可喜,可是自己用钉头七箭书将之拜死,除了能得十二颗定海珠外,又能落得什么好?

从此业力缠身,还背负上一身天大因果,有什么值得可喜的?

但此刻他还要仰仗陆压杀姬虚空,自然不会表露出这等西岐,因而面前不露分毫,反而深谢陆压道:“若非道兄法力无边,焉得那姬虚空绝命。”

陆压听说,笑吟吟揭开花篮,取出小小一张桑枝弓,三只桃枝箭,递与燃灯:“今日午时初刻,用此箭射之。”

燃灯犹豫片刻,还是接过桑枝弓与桃枝箭,与陆压帐中等至午时,等到阴阳官来报:“午时牌!”

而后燃灯净手,拈弓,搭箭。

陆压指挥道:“先中左目。”

燃灯依命,先中左目。

这西岐山发箭射草人,成汤营里“姬虚空”大叫一声,把左眼闭了。

闻仲知道是西岐动手了,心如刀割,一把抱住“姬虚空”,泪流满面,哭声甚惨。

下一刻,燃灯在岐山,二箭射右目,三箭劈心一箭。三箭射了草人。

“姬虚空”死于成汤营里。

闻仲见自家师叔死于非命,放声大哭,用棺椁盛殓,停于后营。

邓、辛、张、陶四将心惊胆战,暗道:“周营有这样高人,如何与他对敌!”

营内只因死了“姬虚空”,彼此惊乱,行伍不整。

……

与此同时。

在那虚空镜之中。

姬虚空本尊也是暗暗心惊。

别的不说,就说这钉头七箭书的威能,可真真是超出他的预料啊。

要知道,照他原本的想法,这钉头七箭书再强,想必也有个限度。

可方才接连三次,他感到的冲着自己分身而去的可怖诅咒之力,着实让他心惊不已。

“真是可怕的力量,若非是本帝早有准备,以无上手段替换自身,只怕这会子本帝也难脱不测啊……”

姬虚空真的很庆幸自己发现得早。

而且及时动用了手段。

不然要是等到此刻,只怕自己便是有泼天之能,也是无济于事了。

……

另一方面。

那西岐山上。

陆压见大功已成,笑着冲燃灯拱手道:“恭喜道友,二十一日之功,如今终于是大功大成,除却大敌。”

燃灯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没错。

钉头七箭书已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刻那姬虚空应该已经死了。

定海珠自己也可以顺理成章地霸占。

但……

问题是自己这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啊。

就在三箭射出之后,他陡然间感到一股莫大的因果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本就泼天的业力更是雪上加霜。

可以说。

如果不是自己从前做过一些功德,再加上准圣的道行修为,只怕在因果和业力临身的那一刹那,自己就因为承受不住而身死道消了。

即便是如此,自己如今只怕也是在天道那里算是挂了名的了,如果将来不能了却因果,消除业力,只怕也是难逃一死啊……

(大佬们,求下推荐票,月票,谢谢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细胞监狱长宁帝军逆剑狂神间谍的战争万古神帝踏星我的混沌城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相关推荐:
捡来的老婆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签到荒古圣体,从超神开始无敌带着一艘战舰,来到了月球仙子落凡尘:夫君,要宠我!梦幻抗日抗日之最强特种兵指剑道全民领主:我打造了大千世界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