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后计已成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海臣观望谷内,乍一看并没领悟出妙处,只看到‘此谷阴气颇重’。

随他细心查看,但见谷内之石奇特,杂乱中见章法。

山谷阴气在众石之间流转,产生的阴风环谷而动,丝毫不外泄。

且隐隐有雷霆响震之声……

他不甚明白其中之理,却不想在人前露拙,笑道:“这阵法布得精妙。刘兄在此布阵,是要引枭阳君入此地,将其困杀?”

众女相视,黄氏心说:“不止那怪,你也要陷入算计。”

刘彦道:“海臣兄随同官家去烧庙,枭阳君定恼怒,何时他出手与你相斗,你便且斗且退,将其引到这山谷之内。”

“便可将其困在此处,使其不能逃脱,到时我等联手诛之。”

海公子听了迟疑,蓦然看到‘天台郡君之女’也在此,心说:“这娘子是刘彦昌请来助阵?他有这般颜面?”

刘彦随其目,转顾龙秀,引荐道:“此乃君家娘子。郡君有意助你我伏妖,海臣兄莫疑。”

龙秀接道:“我家侄女虽说嫁与北岭军师,但不过是权宜之计。”

“那枭阳君甚是可恨,仗着势众,夺我家香火。”

“我母早有诛杀之意,只是我家势单力薄,一直隐忍。”

“前日先生来拜府,与家母说起‘除害之意’……”

“母亲命奴家与先生、相公联手,除了北岭一众!那祸害一灭,我家也安生了。”

海臣看着龙娘子,刚才迟疑担心一扫而空,眼眸被美色多动。

他笑说:“得君家相助,如虎添翼,那怪定然伏诛。”

刘彦指下方道:“这山谷之阵,便是龙娘子所设。娘子不妨先传海兄‘启阵和出入阵’的口诀,让海兄入阵一试。”

龙秀为难说:“奴家却忘与先生说,我这阵法不能试阵,一试阵内阴气就会外泄,届时还要重新布置。”

“只能把启阵之法、出入口诀传与海相公。”

“这……”

刘彦分视海臣,不等他开口便说:“就怕海兄有顾虑。”

龙秀顾看海臣,笑道:“相公若有顾虑,那就我去引枭阳君入阵……”

海公子阻住娘子后话,说:“刘兄把我看低了。龙娘子这阵法布置的精妙,我岂会有顾虑?”

“娘子贵为君家之女,乃是郡主,怎能以身犯险,与那怪做诱饵。”

“请传我阵法口诀,我记下便是。”

龙秀轻飘到身旁,把‘口诀’教给他,指点山谷阵石,传他‘启阵之法’。

aiyueshuxiang.com

一番细说,天上云破,阳光洒照山谷。

海公子面享清风,侧看龙娘子,暗说:“此女应当尚未婚配,我如今失了肉身,倒不如入赘她家。”

“拜得一方郡君为母,可保存气运。”

刘彦在旁观其神色,适时插话道:“引枭阳君入阵之事,就交予海臣兄了。”

“郡君说,除去北岭山精后,就在府中摆宴,到时仁兄当坐青龙之位。”

海公子笑颜相视:“在下岂敢居功为大。”

说着,他与刘彦、龙秀说起‘揭榜之事’。

刘彦说:“明日行事,海兄谨慎一些,今日就别回南山,可在永平客栈落脚。那知县若有事寻你商议,也好让他寻得道。”

“刘兄所言甚是。”

海公子拱手作别道:“我便先回永平县。”

刘彦持礼相送,望着他与青罗御风西行。

等人走远,刘彦回眸道:“今日事已成,仰仗龙妹布阵,剪除枭阳君只需静待时日。”

龙秀明眸善睐,听出他‘送客之意’,笑着相对:“哥哥是让我回家等候?只怕我一回天台,君就不告而别。”

刘彦道:“天下无不散延席,这场因缘际会,使我结交龙妹,虽有一别,但后会有期。”

“龙妹离家已有三日,老郡君纵不担心,也会挂念,可回去告一声。”

“方才,龙妹所言‘儒者术士’一说,我不曾听过,却想请教一二。”

龙秀含笑:“这个是小妹听他人所论。”

“此人研究古今儒者,甚知‘儒之由来’,他曾作《儒者论》一文,文中谈论古儒、今儒,颇有独到见地。”

刘彦较为好奇,询问:“此士何人?也是儒者?”

龙秀道:“此人名叫陆化,字孟言,确是儒者,但也修道。儒术入真,道境也不低。等我回来,再与哥哥细说此人。”

说着,她笑着一礼,化作灵烟向北飘去。

刘彦转对阿九众女道:“大千藏龙卧虎,真是奇士辈出。”

白文君接话说:“儒道双修之人却有不少,但比起兄长,我看不足为奇。”

众女各抒己见,刘彦领步下山。

等他们出来落龙山,回到竹桥村。

那边龙娘子已与老郡君、侄女思莹、侄女婿徐开,讲完‘临海之行’及‘刘彦全部谋划’。

阴邸东园。

众人聚在亭内。

徐开思说:“奉义材高知深,这等聪明,极难去揣摩。”

龙秀捏酒杯道:“他已经明心见性了,你自然不能去揣摩。而且奉义是修心学、养心术的君子,旁人岂能比。”

思莹问道:“是表哥哥与姨娘说的?他修得谁家心学?如何明心见性?”

龙秀浅笑谈说:“是我猜的。之前三日加这两日,我与其相处,观其言谈,能见君子心之光亮,其上玄犹如明镜一般。”

“能从中照见我自己。”

思莹一笑与她斟酒,道:“姨娘这话不着边,哪有从别人心中看到自己的?我看是想嫁人了,看中了表哥哥……”

“不如,就让他做我姨夫,如何呀?”

这玩笑话脱口,众人笑逐颜开。

老郡君暗动心思,眸与龙秀相视,探她的眼色。

一旁徐开勐然想到,抖擞精神说:“姨娘意思,我明白了。”

“姨娘说‘能从奉义心中照见自己’,乃是在说‘奉义心观姨娘’!”

“他心如明镜,能照他人心思!”

龙秀点头分视思莹,道:“所以我才猜测,君子修心学。与其相交,唯有坦诚才能交厚。”

话落,有丫鬟入园回事,称:“北岭山枭阳君来拜府。”

众人思量,老郡君正要回拒,龙秀先道:“请入堂招待。”

丫鬟领喏出园。

龙娘子转对母亲说:“此人来,许是找寻军师。不妨让弘业与他一见,与他指点方寸,稳住其心。应和君子之谋。”

“只要我家不放人即可。”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踏星间谍的战争万古神帝逆剑狂神我的混沌城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细胞监狱
相关推荐:
我的徒弟为何如此妖孽【综武侠】吃货江湖嫁武夫武夫我的女儿居然是主神病娇世子洗白攻略我在皇宫偷偷化龙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穿回古代去盗墓总裁,我们的三胎酷崽崽穿越回来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