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燃烧的旗,不让一招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老天师身材高大笔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根根银丝般的白发被随意披在背上,下陷的眼窝中是深褐色的眼眸,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都起来吧。”

从前额到眼睛,再到嘴角,老天师说话的同时,脸上浮现出许多道斑驳沟壑的皱纹。

人群如潮水般的站直身子,上万双眼睛,皆是狂热地盯着那站在最高处,身形挺拔的老人。

白云道观的元天道人,看着老天师感慨道:“第一次见到天师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初入修行路的道童。”

“这么多年过去,老天师除了脸上的皱纹更多了些,其他地方还是一点没变,尤其是那双深褐色的眼睛,里面像是藏着什么神圣的东西一般,比太阳还耀眼,让我不直视。”

听见戒律大人感慨出声,其他白云道观的长老和弟子们也都是点头附和。

老天师,曾见过数个王朝的兴起与覆灭,如今已有三百岁的高龄,比王家老祖还要长寿。

长寿,或者说长生,是天下所有修士共同追寻的梦,所以老天师的存在,不知道激励了多少的修道者。

“古夜,算上你的前两世,如今你有多少岁了?”元天望着身边,那鹤发童颜的少年真人问道。

此人是他们白云道观的太上长老,修转世之法,名为古夜,而这一世已经是他转生的第三世了。

“差不多吧。”面容稚嫩的古夜凝望着老天师的背影,而后摇了摇头。

他的转生之法,虽然可以让他带着记忆转生出好几世来,但却会一世比一世的短命,除非有所大的突破。

就比如现在,他的肉身年龄仅仅才七岁,身体中的皮肉却已经垂垂老矣,所以如果这一世他不能突破至人王境界,他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即便有转世之法,我依然不如老天师。”古夜说着,望向那位老人的目光又更加恭敬了几分。

“能见到你们,我很高兴。”

老天师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的怀念之色,他直视初晨的朝阳,褐色的眼睛深处映照出了神圣的暗金之火,一瞬间气势丰盛,仿佛又一次回到了壮年。

老天师低下头,眼中的圣火刺进手中的阵眼杵中,于是天光峰峰顶,这片广场之下藏着的,那错综复杂的大阵纹路,如活过来了一般。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它们从地下爬起,横七竖八地聚集到了一块,铸成了一座宽大的战台。

“祭天大会,可以开始了。”

做完这一切后,老天师眼中的光芒消失不见,他的声音又是苍老了些,嘴角的皱纹多添了一道。

碧虚真人站在天师的旁边,一脸担心地望着他,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头,神情庄重且严肃地喊道:

“祭天大会,正式开始!”

“轰隆!”

随着他的一声暴喝,场间围着的一千多杆旗帜全都幻化出了虚影,在更高处的天穹间燃烧了起来,浓烈的火焰比太阳更加耀眼,晨光都被隔绝在外。

天下修道之人,感受到了那些旗帜上传出的沧桑与古老的本初源头召唤,便都忍不住地释放体内的道源,助那虚幻的烈火燃的更加旺盛,而火越是旺盛,众人的修道之心便愈发的坚硬,仿佛灵魂都受到了洗涤,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能够助他们增长境界,有卡在某一关窍数年之久的修士,在这一刻纷纷悟道,继而迸发出更加强烈的火。

许木的身影夹杂在众多强悍的气息中间,抬头表情震撼地望着这一切,那一杆杆燃烧的旗帜,燃烧进天穹的烈火,仿佛就如同是他在魔神地宫中看到过的伐天手段一般,宛若神迹。

这一场大火,烧了很长的时间,初晨的太阳都已经过了头顶。

而后,场间的众多道人才开始缓缓平息下来,损耗过大的,便不顾形象地席地而坐,表情无比激动,显然因为这一次的祭天大会,让他们收获了难以想象的好处。

“要不说你小子怎么福缘深厚,刚踏入修行之路不久,就能参加祭天大会。”酒仙道人气色红润地坐在许木身边,上半身摇摇晃晃,似乎是喝醉了一般。

但了解他的许木知道,酒仙此刻绝不是喝醉了,而是因为他太过欣喜与激动,才会呈现出如今这幅醉态。

“我……还算幸运吧。”

许木挠了挠头,看来除了他,其他的人,包括酒仙道人在内,都从刚刚的那场盛会中受益良多。

而他最大的提升,则是对先天八卦的理解又精深了几分,而这一小步的跨越,在平时或许要让他修炼三年五年,甚至是更久。

但他依然没有感到特别喜悦。

许木咂了咂嘴,或许是因为灰白瞳的存在,他破境会遇到的阻碍与困难都已经经受过了,所以只在功法上有些许长进,虽然欣喜,但还不至于让他欣喜若狂。

“什么叫还算幸运,天师换届才会举行的祭天大会,这是很多修道之人一辈子都遇不上一次的事情。”

酒仙瞥了一眼许木,而后醉意朦胧地感慨道:

“我能猜到,你心中或许有些疑惑,祭天大会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

“其实一开始,祭天大会举行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感谢上天赐予了我们人类修道成仙的能力而已,但当先祖们借助大阵,将从天地间汲取的能量反哺回去之后,他们却忽然发现,这片天地的大道,竟然会将能量加倍地反哺回来。”

“这大概,就是属于天的骄傲吧,在他又一次反哺的过程中,会让空间中存在的万千大道变得无比容易理解,彼时自然会有无数修行者受益匪浅,突破境界。”

“所以,祭天的这个传统,才会一代代地流传到现在,直到今天,依然是整个道门,乃至是全大陆最顶尖的盛会之一。”

许木闻言,颇为惊讶地点了点头。

“我确实没想到,道门的祭天大会竟还有这般由来。”

酒仙呵呵一笑说道:

“你小子,一脸平静的模样,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许木没有否认,而是一脸凝重地转过了头,望向了那座高耸于半空中的战台。

那座战台上,此时已经有一个人影站在了上面,道袍飘然尊贵,神态宁静,腰间挂着一把细长的道剑。

他赫然是左明秋。

许木看着他的侧影,能隐隐感觉得到,左明秋与十几天之前的他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虽然境界还是三阶段巅峰,但隐隐从中散发出的气息,已经完全不同往日。

“因为我的身体原因,今年祭天大会道战的规则将会简化。”

“天师山的各位天骄们,想要将道子左明秋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代天师的,请自行去到战台上。”

老天师的声音缥缈沧桑,宣布这一次道战规则的改变,不再有之前繁琐的各路天才对战演武的环节。

而这一规则的改变,早已经被天下道门中人预料到,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老天师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他想尽快选出下一代天师的传承者也是情有可原。

那么天师山五大峰,谁会与左明秋竞争天师之位,或者说,谁有资格与左明秋竞争天师之位呢?

只有一个人。

“你们几个,没希望的,别上去浪费时间了,道子殿下可不会手下留情。”圣阳峰的人群间,有位面貌威严的真人对着一众天才开口说道。

在这万众瞩目的巅峰战台上,挑战一次左明秋,尝试去搏一搏那万中无一的机会,是很多天才都想去做的事。

如果放在其他时间的祭天大会,他们或许不会管这些事,挑战就挑战,输了也就输了,但这次不一样。

这一次,老天师的时间十分有限。

如果能用一场道战决定天师的归属,当然最好。

所以即便天师山的内部已经四分五裂,但所有长老都给足了老天师的尊重,亲手拦住了一个又一个妄想站到那战台上的天骄青年。

唯有那把红色的小剑没有被拦下。

赵清冬在天地间,留下了一道淡如血的红线,直接飞到了那座战台上,与左明秋相隔三十步站立。

“来了!”

台下,所有人开始兴奋,因为谁都清楚,天师山的下一代天师,只会从这两个人 之间产生。

至于这段时间,名声显赫的徐木,早就因为他是左明秋挚友的原因,被排除在了竞争者之外。

能与左明秋作战的人,唯有赵清冬。

也只有赵清冬。

台上,左明秋微微一笑说道:

“恭喜你,突破成功了。”

“没什么可恭喜的。”赵清冬说着,身上三阶段巅峰的气息涌出,隔着三十步打在左明秋的脸上,接着眼神锋利地说道,“这句恭喜,你可以留在我赢了你之后说。”

“那我恐怕没有机会说了。”

左明秋淡淡地笑了一下,随后转头望向天师和掌门碧虚真人所在的方向,高声开口问道:

“老天师,掌门真人。”

“我与赵清冬的压境战,已经在多位长老的见证下完成了大半,一境二境都是平局,这一次,我们可否直接进行无限制的对战?”

老天师和掌门对视一眼,随后碧虚真人开口问道:

“赵清冬,你同意吗。”

“同意。”赵清冬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左明秋的提议正合她的意。

“好,那便随你们吧。”

左明秋闻言,转回头来。

他望着赵清冬,一只手握住了腰间的道剑,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变成一片肃杀。

与之前的任何一场战斗都不同,与赵清冬的这一场,他必须赢。

因为他没有输的道理。

“你准备好了吗。”

左明秋问道。

“好了。”

赵清冬答道。

“那便开始吧。”

左明秋平静说着,随后便提剑向赵清冬冲了过去。

这次,他,一,招,都,不,让!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逆剑狂神长宁帝军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万古神帝我的混沌城我的细胞监狱踏星间谍的战争
相关推荐:
这个修士太凶残末日修士欢天盛世晶澈权柄女神总裁的绝世兵王东来莫忘掌纹御天随机系统嗨异界你是我盛大的飞行我是飞行之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