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千里挑一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陆川也不知道兽祖是死于其他生灵之手是不是龟枢想要的答桉,直到送别大客户离开乌托邦之后,他仍在感叹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一些。

一万块元石是什么概念?如果把它换算成100台乌托邦初代的手机销售额,感觉似乎也没有多么惊人,但如果换成其他角度来看,一条小型元石矿在不压榨人力日夜不停开采的情况下,一年的元石产出也不过两万多块,如果再换成消耗的视角看,一名修士从入道修行到成就超凡,修行纯粹需要的元石数量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千。

它有的时候看起来价值很多,可以是几个武国村庄所有普通人一整年的GDP,也可以作为能量支持发动一个超大型的阵法覆盖一郡之地,它可以雇佣数百位神通境修士为你作战,它还可以是镇海城一条全新的生产线,一座新学校,或是盘下好几家店铺。

它有的时候价值也会很少,它的价值不如龟枢前两次为了信息准确使用的道誓石,一块道誓石的价格就超过了万块元石,而且有价无市,它也换不来多少珍惜的天材地宝和灵药,陆川刚从无尽之海上被捞回来之后,大老们给他疗伤喂他吃的药,价值就远远不止如此。

所以它当然也可以只是陆川的一句话,至于这个答桉是不是值得,客户都付钱了,那就是值得。

这就是信息的价值啊!陆川在心里默默感慨道...

到时候如果要给景从云的老婆们做B超,可得宰他个狠的。

刚怀上的孩子想要鉴定性别,以乌托邦医学部现有的技术都无法实现,这个世界上倒是有不少号称能提前判断的野生办法,当然这种江湖术士大概也入不得景从云的庙堂就是了。

被陆川挂了电话的景从云倒也没有继续打电话过来,陆川开完会之后回家又迎来了一个宁静充实的加班夜晚,如果忽略掉客厅里复杂的情况的话,那这个夜晚确实还是挺宁静的。

李倩去了北方两郡之后,林清影就让姜沫跟着他们一起吃早晚饭了,姜沫惯常地会帮忙洗碗收拾,然后会在陆川家做一会作业,然后才回对门睡觉。

通过了考试跳到初三之后,姜沫的学业压力肉眼可见地大了起来,姜沫插班的班级里有不少和她一样还没有满16岁的天选之人后代,有的和她一样跳了级的同学年龄比她还要小许多,班里的老师对大家的学业要求标准也比之前要高得多,更是让她颇感压力。

姜沫写作业的时候命祺总是喜欢在一边看,虽然她也看不懂。

命祺似乎挺喜欢姜沫的,只不过姜沫不太喜欢她,觉得这个白头发的姐姐时常出现的迷茫和呆萌是在故意装可爱,而且她有时候还会对林清影和陆师兄像是撒娇一样说话,特别是在喊陆师兄“大人”的时候。

最关键的是,陆师兄似乎也并不排斥她这么喊,甚至姜沫观察他的表情,感觉他心里还挺享受的。

嘁,男人,姜沫在心里撇了撇嘴,脑海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师兄大人”的称呼,又想起陈子涵偷偷给她看过的“好东西”,瞬间霞飞双颊。

相比命祺,姜沫还是更喜欢陈子涵一些,这个自称是陆师兄座下头号马仔,只比她大几个月的奇怪小姐姐性格倒是挺好,就是有些太过热情了,一边夸她漂亮可爱一边问她能不能一起洗澡,说什么两个女孩一起洗澡很正常之类的怪话。

还有她画的命祺和陆师兄的画,她只看了一眼就心跳加速大受震撼,只不过不巧被陆师兄抓个正着,被陆师兄带到会议室里无比严厉地训了一顿,姜沫从来没见过陆川发这么大的火,隔着消音的墙壁都能听到“未成年人”、“判刑”之类的重音词。

明明就比我大几个月,又把我当小孩。

姜沫有些逆反地想着,在作业纸上填下了最后一题的答桉,然后抽出了下一门课的作业,在换书的间隙中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瘫在客厅躺椅上双手打字撸文档的陆川。

而陆川只是在专注地打字,并没有察觉到这眼神的一瞥和嘴角的一撇。

反倒是坐在客厅沙发上撸猫的林清影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她想起李倩临出发前在手机上对她的一些嘱托,心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是你女儿先动的手,我也不好办呐。

...

“阿胜,你中了!你中了啊!”宗希常一脚踹开了关子胜住的客房大门,从地铺上拎起还在睡梦中的关子胜,兴奋地大喊道。

“大哥,什么中了?”关子胜揉了揉眼,环顾了房间一周,今天轮到睡床的六哥还在打呼噜,房间里一片漆黑几乎看不到窗,显然此时还是在夜间,唯一发光的只有宗希常手里的手机屏幕。

“你中了啊!剑修大会!剑修大会啊!”宗希常拍了拍关子胜的脸,恨不得给他一盆水让他醒一醒。

剑修大会四个字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似的,不仅关子胜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床上还在打呼噜的老六也一个激灵弹了起来,啪啪给了自己两巴掌,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凑到了两人身边。

“大哥,你...莫要骗我,昨儿不是还说报名的剑修已经超过百万,只抽一千个人实在是千里挑一...”关子胜的声音忍不住地有些抖。

“千里挑一!你就是千里挑一啊阿胜!你自己看!”

宗希常把手机往关子胜手里一塞,然后便转身出去踹其他兄弟的门,关子胜接过手机就往上滑,是乌托邦的公告,关于剑修大会个人参加的名单公示。

全世界的剑修当然不止百万,只不过刨除了不需要报名的人和没有手机报名的人之后,顺利完成报名的人数有这么多罢了。

关子胜心里虽然疑惑为什么乌托邦总喜欢半夜发公告,但此时心情激动却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按住页面往下滑,一时心急地多滑了几页,又匆匆忙忙地往回调。

水泽七侠,关子胜,如意境,是我!真的是我!

“阿胜,是你啊!你中了!你中了啊!”在他身后的老六也发出了和宗希常同款的惊呼,他扑过来想要把手机抢到手里,差点把关子胜也一起给扑翻了。

客房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宗希常拎着水泽七侠的其他五侠都进了这间客房,然后按开了元气灯。

别看水泽只是武国南境水屯郡下面的一个小镇,但镇上的几家客栈基本上都换了乌托邦的元气灯,亮堂,方便,而且客栈还把点灯的费用转嫁给了用户自己投币点灯,还节约了成本。

兄弟七人在房间里兴奋了好一阵,直到客栈老板小心翼翼地上来询问这几位修士老爷有什么需要,这才冷静下来要了几坛酒,把老板打发走了。

“阿胜,这趟护送我们六个继续往下走,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去靖海阁,手机也给你带着,他们和乌托邦有合作,按这次剑修大会的公告,他们会负责把你带去乌托邦的。”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宗希常冷静下来之后沉声道,“不对,还是不能去靖海阁,人家是庞然大物,咱们是小虾米,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这样,你还是直接去帝都,找那里的乌托邦商会,找他们肯定要比靖海阁可靠。”

“老大说得对,去的时候身上背把刀,装作是刀修的样子蒙混进去,防人之心不可无,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张二侠朗声笑道,

“阿胜,你终于可以得偿所愿再见到余欢先生了,这次可要好好表现,把咱们水泽七侠的名头打响到乌托邦去,说不定咱们在水邑城这边还能沾到你的光,以后接单子的价格也能往上蹿蹿哩。”

其他人也都在笑,直说阿胜要有出息了,说得似乎真的煞有其事一般,事实上水泽七侠只是一个在水泽镇还能混得下去的修行者团队,放到水邑城就已经掀不起浪花了,更不用说水屯郡乃至武国和全世界。

这支小团队甚至是7个人共用一部手机,这次为了给关子胜报名剑修大会,宗希常还特意改了自己的微信名称和论坛名称,然后才去填的申请表。

作为水泽七侠里的老幺,也是队伍里唯一的剑修,关子胜去年年末才刚破入如意境,入境三个月,如今也才堪堪稳固住自己的状态,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也知道兄长们此刻的言语只是对他的鼓励,并不是真觉得他可以在剑修大会上扬名天下。

关子胜被兄长们的情绪感染,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回想起自己年轻时也曾加入过一个宗门,有幸见识过当时还是神通境的余欢拔剑力战超凡至尊,那一幕给当时的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以至于他坚定地改修剑修,甚至因此被宗门驱逐也没有后悔过。

因为余欢当时越境力战的,就是他当时所在宗门的宗主。

如今能有机会再次见到一直以来的偶像,怎么能不让他激动万分,这可是千里挑一啊!

“不行不行,我们忘了一件事,得先去帮阿胜搞把好点的剑,他现在手里这把剑都用了多少年了,灵动境的时候就在用,能去剑修大会的都是玩剑的行家,到时候让人看了要笑话阿胜的。”

心细的郑四侠提出了异议,然而这个提议提出来之后,房间里却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像他们这样不靠打劫为生的散修团队,要更新一件如意境的装备可不是一件小事,何止是关子胜在用着灵动境的武器,米六侠的武器,郑四侠自己的护甲,张二侠的鞋子,还有其他人身上各个部位的装备,哪个没有用了好些年没舍得换的。

要是他们有钱,也不会7个人才共用一部手机,住个客栈也要两人一间,就这部死贵的手机,还是他们咬着牙买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带起的风气,现如今手机已经隐隐成为了一个代表身份的象征,一个散修团队如果连手机没有没有,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团队不入流,靠谱点的任务都不会交给他们,日子就过的更艰难了。

“老四说得对,得给阿胜买把新的剑。”宗希常似乎在心里做出了决定,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生动,“不然阿胜到了剑修大会上被人笑话了,丢的还是我们水泽七侠的脸。”

都是过命交情的兄弟,自家有多少家底谁不清楚,宗希常说要买新的剑,就意味着一些原定的计划要搁置,以及少不了要借一些钱,还有变卖一些家当。

然而其他几位兄弟见宗希常表了态,也都纷纷表示应该如此,要给阿胜买把最帅的剑,早就想给阿胜买剑了云云,客栈的掌柜适时地把酒送了上来,宗希常一掌拍开泥封,抓起坛子就往自己嘴里倒,痛饮了几口之后,心里的决定越来越清晰,语气也愈发地轻快起来,

“千里挑一,嘿,老子这手机,这运气,就是牛。”

“和手机有什么关系,我点的提交!”张二侠辩驳道。

“诶诶都别争,剑修大会的通知,我先看到的。”

“瞎扯吧你们就,分明是阿胜的名字起得好...”

关子胜看着兄长们一边饮酒一边争吵着谁的功劳最大,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他给自己也倒了一碗酒,杯中的清酒里倒映着自己的脸,隔着酒碗和桌子,在灯光下还能看到二哥早就磨破了皮的鞋。

“大哥,我们把它卖了吧。”关子胜轻声道。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把这个名额卖了吧,剑修大会的报名只认微信号,咱们连着手机一起卖,昨天结果还没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论坛上有人出价了,那些宗门里的少爷愿意为一个名额都开到一万块元石了,就算没有那么多,几千块元石总是能卖的出去的。”

关子胜越说越快,“到时候咱们七兄弟每个人都买一部手机,给大哥买对新的指虎,给二哥买双新鞋,四哥的新护甲,六哥的弓...”

“阿胜!”和关子胜睡一间房的米六侠坐不住了,“你在想什么,这可是剑修大会!第一届全世界范围的剑修大会!你每天晚上睡着了做梦都会念叨的剑修大会!大哥都说了这是千里挑一,错过了这次机会,你以为后面还会再有吗?”

“六哥...”关子胜垂下头,却是没法反驳侠六的质问。

“去吧阿胜,去剑修大会。”宗希常放下酒坛,拍了拍关子胜低下的头,“手机总会有的,老六的弓,老四的甲,老二的鞋,以后也都会有的。

你要知道,我们艰难地恪守本心修行求道,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看到更高的风景吗,现在更高的风景就在眼前,余欢先生和陆川先生要在乌托邦阐述他们的剑道,世间所有的剑道至尊和剑修天才齐聚一堂,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也就罢了,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去看一眼这绝美的风景呢?

我们是你的兄长,在如意境困顿的时间越久,越明白这样的机会有多难得,你还年轻,你的未来有机会冲击神通,甚至证道超凡,我们怎么可能因为一时的穷困就让你放弃未来的希望,做出会让你自己后悔一辈子的决定呢?

去吧,阿胜,到乌托邦去,去剑修大会。”

宗希常看着仍然低着头,伸手拭去自己眼泪的老幺,便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去乌托邦之后帮我们也看一眼,那个地方是不是真的有论坛上那些乌托邦人吹得那么好。

都说那里的修士只要愿意做些修路造桥、种树打铁的活都能一个月拿好几块甚至十来块元石,要是真有那样的好日子,我们又何必在这水泽,过这样刀口舔血、又穷又苦的生活呢?”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长宁帝军逆剑狂神我的细胞监狱万古神帝踏星间谍的战争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我的混沌城
相关推荐:
我的体内有龙骨城市生存:开局直播震惊众人我,有无数系统我的舰队画风不对从红楼开始的名著之旅仙国大暴君斗罗之日月光华我不想在人间凑数啊开局:我的天赋无上限!人在诸天,侠客局局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