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千年老妖与魔功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自古以来,天下术法几分,有人修心不修力,有人修力不修心,有人修道不修术,有人修术不修道。而在那茫茫世间,除了那极少数的几人之外,这世间便很少再会出现诸如我一般术道双修,心力皆胜的大人物了。

不过其实从根本上来说,虽然从理论上来说,术道双修要比单修一门的人要强,心力双修要比单修一者的人更容易活的长久,但是在事实上,我上述的那些做法都其实没有错,虽然不一定最好的,但是至少它们都有着自己的优点。

虽然在前面的时候,我和清风一向都很鄙视深渊中这帮只修力不修心的恶魔们,觉得这帮家伙脑子不正常的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境界没能匹配上自己的实力,所以才会这样的胡作非为,在别人的眼中留下这么恶劣的形象,已导致自己一生之中劫数不断。

不过因为人间界天道与深渊天道的不同,与信奉“和谐相处,共同成长”的人间界天道不一样的是,一向信奉“适者生存,不适者死全家”的深渊天道对于这些杀戮过多的恶魔并不会降下那种在人间界天道内所特有的产物——天劫。

这帮修力不修心的恶魔顶多只是会因为自己的暴脾气惹上一大堆的人劫而已,整天打生打死地没有任何停息。但是偏偏又因为这帮家伙这样的整天打生打死没有停息的行动,恰好印就“顺心意”三字的这帮修理不修心的恶魔反倒是永远不会入魔没有走火入魔的顾虑了。

而本来在事实上,一向以残忍著称的死灵君主莫文它也是这样的,只要不被不下一个更强大的恶魔弄死,一辈子打下去、赢下去的话,它也是绝对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忧虑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在一次对于我们人间界的入侵中,死灵君主莫文意外接触到了我们人间界的功法,并开始研究修行起了这种功法。

这单单从任何一个恶魔之王的角度来看,都没有错,毕竟在这个实力至上的深渊中,所有恶魔都渴望着自己能变得更加强大,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人间界的功法和深渊之中粗暴的修炼方式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因此在修炼了我们人间界的功法后,死灵君主莫文的实力确实是上升了,但是同样的,在接收了我们人间界功法的优越性之后,自然而然的他也会把我们人间界功法的弊端给一同接受了,而那便是心魔与走火入魔的发生。

本来这家伙学的低阶功法水平差,就算再怎么没有人指导,也不见得有什么人能够靠一本低阶练气术修出心魔,然后走火入魔死的事情出来过。

但是如果死灵君主莫文修炼的是一部那种直接讲究战力境界飞升不管不顾其他任何事情的功法的话,不用我和清风多想,一这帮家伙平时的做风来看,走火入魔的几率是百分之一百。就像是把泽野熏这个家伙丢进漫展里,在本子摊旁边找到她的几率是百分之一百的概率一样。

因此这样的指导思想之下,我和清风将一本名为《九玄太上天魔大法》的功法作为交易的筹码交给了对方,其实本来我们最开始的想法是想把《血神经》交给他的。

毕竟在我们过去的记忆中,修炼这种功法的魔门修士一向都以疯的最早,跳的最凶,死的最快著称。不过在后来因为黄段子圣女洁丽雅的一席话,我们放弃了这个见效最快的手段。

因为在设计这一切之前,我们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死灵君王莫文……他是个骷髅。

“所以说,你们这两个笨蛋是怎么会觉得一个连筋脉血肉都没有的家伙,是可以去修炼《血神经》这样的功法的啊!”

恩。这是黄段子圣女洁丽雅在听到我们的对话后的评价,少见地让这个老是被我们骂作笨蛋的家伙骂了我们两个一次笨蛋。

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的另类解释了,虽然对于我们来说,被黄段子圣女洁丽雅这个我们鄙视过无数遍的人鄙视地滋味十分地不好。

但是对于我们的计划来说,她的建议也确实是真实有效的,所以在万分不情愿中我们将原本准备的《血神经》功法换成了现在的《九玄太上天魔大法》,当然在最初的时候,这本功法并不是叫这个名字,作为一群没有多少文化整天就想着打架砍人的魔门门徒来说,他们给这本功法取得名字在事实上实际非常简单易懂——《燃命·燃血·燃魂法》。

顾名思义也就是拿自己的性命、自己的血肉、自己的灵魂去换取那境界与战力,在修行速度上甚至几乎都比得上被一堆老爷爷传功的天命之子了,而且在魔门功法里,因为修炼这门功法而死或者走火入魔的人,它是仅次于《血神经》,因此除非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在人间界中,我和清风还没有见过有哪个傻*逼会欢天喜地地去修炼这两门魔门功法的,当然那种一不小心拿到了这两门被撕掉封面残本误以为这是绝世神功的人不算。

因为傻*逼的运气一样很好,而很明显的,这些人的运气并不算太好。

不过对于死灵君主莫文来说,这些在人间界中可以称的上是常识的东西,它可是并不知晓的。

所以在我和清风按照交易的约定,将那本《九玄太上天魔大法》交他之后,它显得十分开心,不但立马就和我们宣告说自己要去闭关修行功法,还很快就把星门的钥匙也给了我们,有一种示意我们趁这段时间赶快好走的意思。

“他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对于南天门的企图了。”

在确认了一遍死灵君主莫文交给我们的星门钥匙没有错之后,清风转头意味深长地看向了我一眼,“诶,这下可就麻烦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主人发现有两个贼正在盯着自己家里的宝藏不放置后,任凭是哪一个贼,他都是会感到麻烦的,而且说到底了,这麻烦也还不是因为你给惹出来的。”

我以一副被害者的身份说道,“要我说的话,其实早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惹这么多的幺蛾子,老老实实地和人家做交易然后拿着钥匙回人间界多好啊!”

“那南天门不要了?”清风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说道,“喂,老妖怪,那可是你们妖族天庭的门面啊!能够镇压一切的先天至宝,你就这么说不要就不要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恩,可就算我再怎么不靠谱,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这个一个破东西搭上自己的命也不要!再说了啊,妖族天庭,这都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啊!这种早就该丢进垃圾桶里的东西,连我都不常说了,你再说这玩意又有什么用呢?”

“……”

听着我的话,清风沉默了看了我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才终于从自己的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老妖怪,你这话可就不像你说的了,虽然没有经历过你们当初的那个年代,但我很清楚,那时候的你是什么样的。”

“在现在的电视剧有那么一句话,说是叫‘雄姿英发,一气便可变大千世界’,在我看来这样的话就是用来形容你,在即为的第十年里,你就打退了三次深渊的入侵,然后打的天国圣堂就算到了现在也不敢让自家的天使真身传道,好不容易壮起了胆子也只敢在一些你不算多在意的地方一些你不常去的地方传播信仰。”

“即便是到了后来,天地之间晦气化灵,外劫到来,四凶兽以应劫之身霍乱四方,你也没有任何的恐惧,依旧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将那四个祸乱世间的凶兽给镇压在了归墟之中,保佑了我人间界这么多年的太平生活。”

“然后呢?但是然后呢?”

在清风的凝视中,我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作为最后一任的东皇太一,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当初为这个世界做了多少的事情,但是到最后,我辛辛苦苦要保护的东西还不是因为一句‘天意在他而不在我’就给摧毁了。

所以说了,过了这么久,有很多事情我早就看来了,天道运转,自有其定数,因此我们还是别想太多,活的轻松一点好了。妖族天庭早就毁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那南天门找回来也好,不找回来也好,这都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了,难不成在如今的人间界中,当初的妖族天庭还会因为这么一件重新出现的先天至宝而恢复吗?”

“苏墨……你这当然是在说笑了。”对于我的反问,清风少见地用我的真名称呼了我,“目前人间界世界格局已定,哪是那么容易就改变的啊!”

“这不好了!”我无奈地双手背头说道,“更何况的是,在天道的意愿下,就算是你要想改变这一切的格局,也是不可能的。”

“不然的话,你当小说里的天命之子是怎么出来的?这还不是因为天道想做什么事,所以要找几个打手后,才出来的啊?”

“可是我们目前说的不是这个问题,老妖怪你不要擅自扯开话题!”

“我没扯开话题,我就是再发发牢骚,反正你放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你了要把那个南天门给抢回来,那么到时候我肯定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套已经下好了,接下来要看的就是什么时候,那个倒霉的死灵君主莫文走火入魔了。”说到这里跌时候,我回头看了情分一眼,“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太玄无上天魔大法》确实是一门很容易让人走火入魔的功法,但是你能让他快点走火入魔吗?在交易完成之后,察觉到了我们想要对南天门动手的死灵君主莫文它是肯定不会让我们在这里多留的,所以如果不能让他在它的耐心消失赶我们回人间界之前就让他走火入魔的话,我们现在做的这一切可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啊!”

“这我怎么说的准,那些魔道功法我又没有亲自练过,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火入魔啊!而且就算是我亲自练过那些魔道功法了,在不同的人身上,它也会产生不同的化学效应的,所以我怎么知道这家伙再练了那门功法之后会什么时候走火入魔啊!”

“那这就没办法了啊!”听了清风的解释之后,我右手握拳用力一拍自己的左掌,然后说道,“看起来现在这情况是逼我们自己动手啊!”

“自己动手?你什么意思,老妖怪?”

“我什么意思?”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好笑地说道,“清风开什么玩笑,你竟然连我什么意思都听不出来?我这话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既然在短时间内,死灵君主莫文他并不会走火入魔的话,那么我们就动手逼他给走火入魔吧!外魔入侵,乱其心智,让它魔念丛生。”

“对于这样的手段,清风你该不会不熟悉吧!”

“魔道的种魔法吗?”清风听着我的话,点了点自己的头说道,“对于这样的手段,我清楚倒是清楚,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修的道法,只知道用什么手段来防护那些魔道中人对于自己的干扰,对于怎么去干扰别人,我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这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你都知道怎么防护别人的手段了,那逆推一下不就变成了怎么去折腾别人的手段了,在这两者之间,其实一切的东西都只是在你一念之间而已。”

“不不不,我可没有你说的这么恐怖,我可是为德高望重的道门前辈,对于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说会就会呢!”

终于在自己平日那十分不着调的行为中想起自己其实是个德高望重的清风故意装成一副老先生样子的摆手向我拒绝道,但是在事实上,就仅仅是从他那兴奋的眼神中,我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家伙已经对我所说的话上了心。

其实早就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刚认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的时候,我就算看明白了,虽然清风这个家伙修的是道法,行的是善事,但是这个家伙的内心可一定是大大的坏的。

所以在我提出了那个建议之后,这个家伙在嘴上一定是会装作反驳地说上几句的,但是在实际上,不要他有多么想要尝试这种事情了。

果不其然,就在我和他说了这件事情并被他拒绝的晚上,这个家伙便偷偷摸到了我的房间里,说要和我“共谋大事”。

搞得我很有一种一巴掌打死他的冲动,明明当初你给我拒绝的时候我们旁边也没什么人,所以你也不用避嫌什么的,干嘛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到了现在再跟我说这件事情,这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干嘛?

当然这样的牢骚,在通常的情况下,我只是会在自己心里说道,不会当面去拆清风这个不要脸的面子,毕竟这家伙一向把自己的面子看得比天大,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被人捧了几句就在龙虎山那个大坑里呆了这么多年,就算到了现在还是那里的执事被一大堆文件给搞得想死了。

因此作为他最好的损友,我自然就会在自己的心里嘲笑他是个傻逼而不会当面表露出这样的想法了。

别惹傻逼,尤其是当那个傻逼的手里还拿着枪时。

这是我在魔都混日子的时候学到的至理名言,而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用到清风的身上的时候还似乎挺合适的。

“在下午的时候,我已经仔细地研究过了老妖怪你所说的办法,在思考中,我想了想,因为没有修炼果魔门功法的缘故,我们两个直接像魔门修士一样通过神念化成魔头侵入死灵君主莫文的脑海里估计是很难的了,但是好歹在我们道门典籍中还有着一门名为神游出窍的功法,大致效果和魔门修士所所化的神念魔头算是不分上下。”

1200ksw.net

“可是因为神游出窍这门功法会让我们的元神直接离体,到时候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所以我又在我们道门的典籍中找了一门名为第二元神的功法,可以从我们的元神外分化出另外一个与本尊完全无关的元神来,到时候去施展神游出窍这门功法的话,就算有什么失误的话也不会出什么大事了。”

“可是我听说第二元神这门功法似乎不是一般的难练啊!”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那是因为那些人的要求太高,非要找诸如玄灵珠之类的东西做寄托物,好让第二元神的实力与自己本尊不分上下,但如果像我们这样没有对于第二元神的实力有什么过大的要求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要随便找个寄托物就好了。”

说罢清风便从我的头上拔了两根头发,一根自己拿着,一根递给了我。

“哇哦,清风你个王八蛋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找寄托物啊!老妖怪?难道你不知道作为一名妖力深厚的大妖怪,其实你浑身上下都是练法宝的好材料吗?所以拿你的头发当天才地宝来进行元神寄托,这完全JBOK。”

“完全JBOK个鬼啊!”跟着清风的语气我也一同彪了一句英文,然后我便还想再骂这个王八蛋几句,谁知道他的动作飞快,竟然一下子就完成了元神寄托,开始讲自己的第二元神向修炼中的死灵君主莫文的洞府飞去。

见此情形,我也很是无奈,只得学着他的样子一同完成了第二元神的寄托,开始让自己的第二元神一同飞向了死灵君主莫文的洞府。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万古神帝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的浪人踏星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混沌城长宁帝军间谍的战争逆剑狂神
相关推荐:
首富从挖矿开始三国:从败走麦城开始放开那个魂灵放开那个汉子[重生]放开那个掌门男人不哭哥哥变成了女生的那些事归来成大明武帝联盟:重铸国产中单荣光!重生在女团选秀当top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