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千年老妖和装醉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如果我现在身处的是一部会被奥斯卡提名的电影的场景的话,那么一定的在我的身边他会出现一个同性恋的黑人,然后是一个一开始有着许多小毛病但到最后一定会洗白的小市民,以及一个不那么漂亮的女主角。

不过很幸运的,我现在所身处的并不是一部想要被奥斯卡提名的影片,而是本不怎么靠谱的轻小说,所以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我面前就只能会是两个长的十分不错的妹子。

所以说在这一刻,我下意识地就想要感谢我的作者,谢谢他想写的只是一本不怎么靠谱的轻小说,而不是什么狗屁倒灶的奥斯卡最佳电影。

要不然的话,遇上那样的女主角或者说是变成那样的男主角,我可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就算是要去成为那样的影片男主角,我估计我也没有那资格就是了。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又自嘲地笑了笑。

走在安静的城堡,听着自己与洁丽雅还有那艾露丽的脚步,我总有一种这时光过得格外的慢的感觉,而在这过得十分缓慢的时光中,我的思绪也总是会不自觉地四散飘逸着,不是飘到这里,就是飘到那里的让我收不回来。

迈着轻快的步伐,艾露丽完全不负自己那身为高等恶星力的身份,明明被人在箱子里用龟甲缚的猥琐姿势已经绑了很久的样子,可当她被我们卸掉那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后,她就完全像是一个没事人了一样,在这座城堡里跑跑跳跳个不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要抽筋的样子。

不过在我们救出她之前,她说好了是会带我们找到星门的,可是看着她现在的这幅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和洁丽雅怎么也是觉得这个家伙帮我们找不到那个星门真正的所在地。

所以说?

“你这个家伙到底靠不靠谱啊!再出发之前说的这么又把我的样子,可是现在那外面纳贝里士的演讲都进行了一大半了,你怎么还看起来没有一点头绪啊!”

终于忍不住的我这样开口问道。

“安啦,安啦,放心吧,我马上就找到了。”爬在书架旁的梯子上,艾露丽一边艰难地用手抽着那书架上的书,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咦?怎么回事?这本不是,这本不是,就连那本也不是了?”

说着她无意间抽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铜板大书,然后一阵巨大的机括响声随之传来,在无数齿轮的作用下,刚才那排拦在我和洁丽雅以及艾露丽面前的巨型书架突然就移开了,取而代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一条漆黑的幽深通道。

“我就说我当初和我父亲来的时候没记错嘛!你们看这不果然就和我说的一样嘛!就这么简单,这条路就被我给找到了。”

你这明明就是凑巧运气好了一点而已,要不是因为你这好运气的话,说不定我们待会就算再等个几分钟也还是找不到这条路。

看在那对方都已经帮我找到了这条路的份上,这样的有些打击人的话我便没有说出口。

恩,有时候对待自己的盟友还是亲切一点的好,虽然这个盟友她只是暂时的盟友。

没错,你们听的没错。那作为一名恶星力,在跟着我来到人间界之后,为了维护世界的秩序,为了维护人类的和平,我肯定到时候是要把她给交给有关部门处理的,所以这么说来的话,她确实就只是我的暂时盟友而已。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在她和我们的盟约还没有破裂之前,我和她的关系我还是要好好维护的。自然而然的,像那些平时说出来习惯性的用来打击洁丽雅的话自然也是不能再说出来了。

这样想着,我便迈步想要向这个漆黑的洞穴跨步走去。不过我的脚还没来得及走上几步,张着双手的艾露丽就拦住了我的身影。

“怎么了?有事吗?”

我歪着头好奇地问道。

“废话,我这当然有事啊!不然我拦着你干嘛?”摆出一副看智障神情的艾露丽双手按着我的肩膀将我后退了几步,“拜托啊!这下面可是有着和我一样甚至比我都要强的恶星力看守着的啊!你怎么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下去了,难不成你是想直接就让他们发现我们吗?”

“那不然呢?反正都到这一步了,直来直往不更好一点吗?”

“更好个鬼啊!”艾露丽用一种“算了反正你智商低我就不和你解释了只要你到时候听我的就好了”的眼神拿着一瓶摆在桌子上的红酒往我的身上倒了上去。然后再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成果之后,她点了点自己的头,并把那瓶红酒丢进了我的怀里,说道,“苏先生,你现在就给我听好了,到时候等你进了下面之后,你最后就先装成一个喝醉了的不小心打开机关进到里面去的人,然后趁着他们因为你的醉鬼身份而麻痹大意时,你在趁机用术法搞定那两个对你放松了警惕的家伙们,接着等你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我和洁丽雅小姐就会立马赶下来,配合你开启星门从而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怎么样?这个计划听起来是不是比你那个什么直接就大摇大摆走下的计划要完美的多啊!”

“有必要这么复杂吗?我的演技可并不算好啊!要是到时候直接被他们给发现了怎么办?”

“放心吧!以我们深渊恶星力的智商他们并没有那么容易发现的,还有现在时间不多了,你还是给我快点下去吧!”

一边说着,自以为制定出了一个完美策略的艾露丽一边推着我的身体走向了那个通道。

而到了这个地步,没办法的我也就只能像她所说的一样装成了一个不小心打开这条通道的醉鬼,踉踉跄跄地从楼梯上走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为了收集那些城堡里的用来夺人眼球的艺术品花了太多的经费的缘故,没有了资金的纳贝里士并没有把这条通道修的有多么的长,我只是略微走了几步便感觉到自己要来到了星门的所在地。

和上面洁丽雅分析的一样,作为联系深渊和其他位面世界的通道,这里的空间屏障确实要比深渊的其他地方都薄弱一点,不要说是以我的实力,可能就算是以人间界里龙虎山上随便一名修炼有成的道家弟子,都是有可能能够打碎这里的空间屏障的。

而那到星门也确实就在这块空间屏障最薄弱的节点上,我借着余光瞟去,发现那是一道建立在一座祭坛上蓝色门扉。虽然看起来只是一道虚幻的幻影,但是它却带给我一种真实感的压迫,果然不愧是可以用来联通两界之间的通道,甚至是可以单向强行打开两界之中的通道,这座星门确实是名不虚传!

就在我还想靠近一点将这座星门观察的更仔细一点时,那被纳贝里士安排着用来看守星门的恶星力则是已经发现了那装醉的我。

那是两名同样有着一根螺纹独角的独角恶星力,听他们互相称呼的方式他们之间还似乎是一对兄弟的样子。不过在我看来,就像是我原来世界的西方人看东方人都长的差不多一样,在我的眼中这深渊里的同一种族的长相也都是差不多的。

而在这时,他们两个也就走到了我装醉身影的身边,开**谈了起来。

独角恶星力(弟弟):“哥哥,看起来这个似乎是喝醉了无意中打开了机关走到了这里,所以说我们要按照大君的指示,把他直接给吃了吗?”

独角恶星力(哥哥):“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家弟弟的脑袋,在看了一眼我额头上那为了伪装成高等恶星力而用紫色涂料画成‘四叶草’样式的恶星力天赋花纹之后,他又狠狠地拍了自家弟弟的脑袋一下,说,“你没看见这花纹,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家族的天赋,但不用说人家都肯定是个大人物,到时候你把人家给吃了,那么谁来负责啊?”

独角恶星力(弟弟)憨厚地笑了一下,并擦了擦自己嘴角留下的口水,“哥哥,这当然就是你啊!”

思路客

听着自家弟弟的话,独角恶星力(哥哥)当场就给了自家弟弟脑袋上来了一拳,“当然是我个鬼啊!”

说罢,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自家那令恶星力担忧的智商一眼,重重叹出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既然成了你哥哥,就算你再怎么笨我也是要照顾你的。”

独角恶星力(弟弟),“好的,哥哥,知道了哥哥!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当然是去把这个家伙个搬出去啊!到时候你就不担心万一大君阁下发现了我们这里进来这么一个人我们却没有把他给处理好之后,你猜大君阁下会怎么处置你?”

说着独角恶星力(哥哥)伸手搬起了我的脚,而在它的对面那个独角恶星力(弟弟)则是伸手想要搬起了我的头。

所以说,接下来那我就趁着他打算搬起我的头时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出手吧!

正当我这样做好了决定时,不知怎么的,那个独家恶星力(弟弟)突然伸手往我的额头上抹了一下。然后一滩被酒水晕开的紫色颜料就便出现在了它的手上。

对于这样的他从没见过的景象,他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紫色颜料,然后又是盯着我那已经没抹去了颜料涂好的花纹的额头看了一眼,最后他把自己目光向下移动一点,与我那完全不像是醉了的明亮眼神对视一会。

接着突然明悟了什么的它刚想要大喊去提醒自己的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等到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他已经晚了,就在它刚刚张开嘴想要说话的那一瞬间,我便挥出了自己的拳头,以我目前手中最擅长破防的七杀星力为主,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打晕了过去。

然后趁着先解决了一个恶星力的空隙,我急需挥拳向另一个独角恶星力重重砸去,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他的身上,爆发出令他震惊的伤害。

而还没等他从我这威力无穷的一拳中缓过神来,那外面等待多事的洁丽雅与艾露丽也一同跑了进来,并对着这个刚刚被我一记友情破颜拳打到脑袋的可怜独角恶星力又是两拳,彻底解决了它的战斗力。

“搞定了,比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嘛!”

在发现我按照她的计划轻松就搞定了那两个看守的恶星力,一向看起来就有点自恋倾向的艾露丽便又开始自吹自擂起来。

不过作为两个过来人,我和洁丽雅因为被人坑多了的缘故,可是没有像她那样有着这么好的自我感觉。

这么简单就找到了星门并且还一下子就解决这星门附近的看守恶星力,对于这样的好事情,我以我和洁丽雅这十多年的没从来没有过的好运气担保,这随便想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果不其然,就在我和洁丽雅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一道鲜红色的光芒突然就从那座星门下的祭坛上被人点亮,然后要成环形扩散开来。

“你想的美!”

早就防着这个倒霉的星门旁可能会有的机关,在这道看起来与警戒警报查不了多少的鲜红色光芒从祭坛扩散开来的第一刹那,我施展出了那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术法。

“早就防着你这一手呢!看我仙家道术·东皇镇!”

说罢,一座东皇的虚影便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然后就像是泰山压顶一样地重重地压在了那道想要扩散开来的鲜红色虚影上,将它镇在了原地。

这是我作为曾经的东皇钟主人,在研究了东皇钟近千年之后,借用自己的术法力量勾勒出东皇钟的投影后,模拟出的一丝它的力量。虽然原版的东皇钟相比,这份力量并不算的上是什么,甚至就连稍微厉害一点的恶星力都对付不了,而因为我目前身处深渊的缘故,此时此刻的我也借不到多少来自于人间界东皇钟的力量。

不过当我把东皇镇这道术法用在静止这道看似无形毫无痕迹的警戒警报时,它却是意外的好用,在洁丽雅和艾露丽那惊讶的眼光中,那道刚才她们连续换了好几种星力法都没能阻止的鲜红色光圈就只是被身后的东皇钟虚影一压,便就贴贴服服地不动了,这看起来简直就是神奇爆了。

而对于我身后的东皇钟虚影,作为曾经在人间界生活过不少年的洁丽雅还算有所了解,猜出了这可能就是那个被当做华夏镇国神器多年的东皇钟来,而至于艾露丽的话,她的脸上除了吃惊的表情之外,也就没有了别的任何的东西。

不是本体降临,就单单只是凭借着一道模拟它几分实力地虚影就便有着这样的实力,那么当这件神器真正降临的时候它又会多少可怕呢?

顿时本来在看了一下我和洁丽雅的实力之后,觉得自己就算来到了人间界不能称得上最强几个人,但至少也能靠手上的本事混的不错的艾露丽心中有些惆怅了。

既然在那个地方都可以制作出这么可怕的神器了,那么那里修炼者的实力该有多强啊!该不会等自己过去了之后,要混的比自己在人间界里还要惨吧!

一想到这可怕的未来场景,艾露丽突然就有些后悔其自己一开始的决定起来了,不过因为真名深渊誓言的缘故,就像是逆浪行舟的倒霉蛋一样,她知道自己早就已经没有退路,只得在长长地叹了口气之后,开始了开启星门通往人间界的工作。

而站在她的面前使用仙家道术·东皇镇保持着一副高人模样的我则是完全不知道在刚才的一瞬间里,她的内心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纠葛变化,只是突然发现那没有缘由的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然后在无奈地叹了一口后,就像是认命了一般,她转身走向了星门下的祭坛,和洁丽雅一开始打开星门的准备。

“所以说,她刚才那是?突然闹了大姨妈吗?变脸变脸的这么快?”

我自己对自己地低声分析着说道,“不过说起来她这么大姨妈也来得太凑巧吧!早不来,晚不来,竟然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来,你说他是不是就是在折腾人。”

说着我看向了艾露丽的眼神就更加同情了,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的不幸的事。

这样想着,我下意识间就便不自觉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诶——这个世界上,倒霉的人时常有,但是像我这样倒霉的人总归都是少见的,可是今天我却是看见了一个比我还要倒霉的人,这可真是惨啊!

不过有句名言也说的好,人类是一种能够化悲痛为力量的生物,虽然艾露丽这个女恶星力并不算是人类,但是就看着她的那张可以放到鱼斗平台上搞直播就有人打赏的脸来看,我觉得就算她归为人类一类也并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了,反正长的是差不多。

而且更主要的是,在她有了那么悲惨的经历(先是被荒郊野外被我和洁丽雅两个人俘虏,然后好不容易靠着自己的聪明智慧掏出生天去找爸爸却发现自家爸爸因为饕鬄和穷奇两个人拿出来的用来悬赏我和洁丽雅两人的修炼秘籍而实力大增的纳贝里士打死,接着在发现纳贝里士打死了自己的爸爸之后,自己又被人家给抓住了,并且还顺便在她的身上试验了一下那本我刚刚卖出去的本子上所画羞耻绑法——龟甲缚,这个经历如果你们还觉得不够悲惨的话,那么我想我也是没有什么话好说了!)之后,她成功地将自己的悲痛化作了力量,只是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搞定了这个星门的开启和人间界的坐标定位了。

“已经全部都搞定了,苏先生!”

在和洁丽雅两人一起再次确认了这里的开启星门的步骤一步都没有错之后,她们两人冲我挥了挥手。

看着她们动作,我开口说道,“那么我这道术法也可以停下来了哦?毕竟既然你们都说吧什么东西都搞定了的话,那么就算是被人家给发现了也应该是没什么大的关系了吧?”

“放心吧!在星门开启之后,除非了星门对冲等极少数的情况,我们这一次的前往人间界的旅程是绝对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用手给我摆了个放心的手势之后,艾露丽一如既往地用她那自信的语气说道。

“虽然我觉得你这么说有很大的感觉就和随便立flog一样,但是作为你的盟友我决定相信你一次。”

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内内心那不知为何而出现的不好的预感,我的左眼皮开始不停地跳了起来。

不行,总感觉这次的事情由哪里越怎么看越不靠谱,但是为什么我就一点也就察觉不到呢!难不成要阻止一下她们这么做?可是那外面纳贝里士的演讲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早就已经没有了啊!

所以说,我看起来也就只能赌上一把了!但愿吧,这辈子赌博就没好好赢过一次的我,这一次能够赢一回,别让我那该死的预感给成为真正的事实。

虽然我嘴上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因为我过去那该死的运气,所以我一向的都不太喜欢去赌运气,或者说是做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率的事情。

因为按照我的运气来说,七成的成功率与九成的成功率都是差不多的,反正到最后我的结果基本都是输的。

不过这一次已经来不及了,在没有和我打招呼之前,洁丽雅和艾露丽两人她们便率先打开了星门。

庞大的能量在一瞬间被她们两个通过那星门下的祭坛灌入到那扇看似虚幻的蓝色门扉之中,然后在一瞬间里,这扇原本虚幻的蓝色门扉百年一下子变得与实体无误,在我们的头顶它不断地扩大,从一开始的只能容纳一个人大小的距离变成了现在这个足足有十余米高的巨型门扉,那原本处于我们头顶的收藏室也因为一下子被巨大的力量给摧毁地灰飞烟灭,到最后出现在了那原来的纳贝里士艺术品收藏室上方的则是那扇造成了这一切祸事的罪魁祸首——星门。

不过就像是洁丽雅和艾露丽所说的那样的,当星门被真正开启的时候,对此纳贝里士确实并没有太多可以阻止的时间,因为就在星门开启的那一瞬间里,一道巨大的灵能磁场就被布置在了这里四周,它化作了一道可以用来阻拦其他人力量挡在了星门四周的空间上。

哪怕就算是以纳贝里士恶星力大君的实力,在这样的立场下,他照耀也会受到极大的压制,所以看着在这道星门所散发的灵能立场中艰难前行的纳贝里士的身影,我少见的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从现在这情况来看,这一切似乎是已经稳了,看起来在这样情况下,我的刚才那不好的预感果然都是假的啊!

恩,这可就真是太好了,让我刚才白白地给担心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样想着,我只觉得自己脚下的录也变得有些轻飘飘了起来,反正根据艾露丽告诉我的情报,星门的打开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通常在打开一次之后,他所有的恶星力大君要准备上近百年的时间才能准备好下一次星门的打开,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里工作的复杂与繁琐,所以在这道星门打开所出现的灵能磁场下,除了星门那真正的控制者之外,其他的人都会受到极大的压制,我根本就不用担心接下来的事情。

不过和以前的事情,事实证明每当我做出类似的保证时,它就像是特定的触发事件一般,一定在此之后,我就会遇到一件我绝对不想遇到的事情来。

自然而然的,这一次我也不例外。正当我以为万事大吉,我就此可以回到人间界找家好的饭馆好好吃上一顿时,意外它发生了。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星门突然间就便的状态不稳起来,在虚实之间,它就像是触电的傻孢子一样的不停地在虚实之间转换着,并且还时不时地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于是一下子的,我就想到了我刚才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果然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里,它是要验真了吗?

“天哪,这是怎么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洁丽雅只觉得自己都要疯了。

对此艾露丽也觉得自己要疯了,“不可能吧!竟然会有这么巧,就在我们准备打开星门的时候,在人间界里也恰好有一个人想要来到深渊?所以他就顺便顺着我们几个打开的通道来到了这里?天哪!那个王八蛋就不知道他这么强行进入这条人间界和深渊之间的通道是会直接把这整条通道给挤碎的吗?”

“那这岂不是说我们这下子又没办法回去了?”

听着艾露丽那绝望的话,洁丽雅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过山车一样,从喜悦的极点一下子就给坠入了悲痛的深渊。

看着她那几乎已经失神的眼神,我可以确定,这下子她受的打击绝对是不小的?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是一副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打击的样子?

妈的,这还用我多说吗?你自己多经历几次了这样操蛋的事情之后,我可以保证你绝对比我还要显得淡然,就跟在庙里念经了几百年一样。

同时,就在此时此刻,在我正这么自怨自艾的时候,一阵猖狂的笑声突然从星门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天无绝人之路,就算是我用的计算机坏了,没能找深渊的真正坐标,但是我这还不是靠自己的本事来这了啊!苏墨,你个家伙就给我等好了吧!我今天可是赌了性命过来救你了!”

当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顿时我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心中绞痛,果不其然这出来的就是清风那个不靠谱的家伙。

天哪,你早点来深渊也好,晚点来深渊也好,你为什么就要这么一个戏剧性的时间里来深渊呢?

捂着自己的小心脏,那一刻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万古神帝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的浪人踏星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混沌城长宁帝军间谍的战争逆剑狂神
相关推荐:
首富从挖矿开始三国:从败走麦城开始放开那个魂灵放开那个汉子[重生]放开那个掌门男人不哭哥哥变成了女生的那些事归来成大明武帝联盟:重铸国产中单荣光!重生在女团选秀当top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