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抵达!】(5200)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在香港预选赛结束的当晚,全队登上了飞往雅加达的国际航班。

其他项目组的运动员们并不像LOL项目,需要在进行一次预选赛的筛选,所以在两天前就已经飞往了雅加达。

英雄联盟项目的运动员们算是最后一批。

闹哄哄的机舱里,苏晨费了好大一番劲,从人挤人的过道间来到了自己的座位旁,将自己的行李箱塞进头顶的柜子后,扭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小天。

蒜头王八被来来去去的乘客撞的人都有点站不稳,一口气居然没把行李箱举起来,好在苏晨及时伸手,这才没让他摔个人仰马翻。

“少侠好臂力!”蒜头王八比出一个大拇指,被汗水沾湿的刘海贴在了额头上分成了几缕,颇有点喜感。

直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稳后,苏晨这才有空打量起其他人的情况。

乌兹和小明坐在他们斜后方两排的位置,厂长和兮夜则在机舱入口附近,教练组的成员们则是分散在各处。

座位的排序也有点混乱。

“害,我还以为亚运会的规格不一样呢,感觉这飞机规格不如我们之前飞巴黎的那趟要好。”小天略有些疲惫的说道。

“巴黎那一次咱们坐的是商务舱,虽然是短途,价格也不便宜的,这一次一百多号人飞雅加达,组委会安排经济舱也没什么问题。”苏晨倒是不在意,捡起座位上放着的印尼旅游手册翻了起来。

虽然前世也跟着公司的旅游团去过印尼,走马观花的玩过几个地方。

但这一次苏晨是作为国家代表队的运动员,出征雅加达运动会,这种身份让他不禁心情也有些许的变化,内心多了不少期待。

《控卫在此》

十几页的旅游手册翻完后,苏晨扭头看了一眼小天,发现他正望着手机嘿嘿嘿的傻笑着,苏晨凑过去一看,发现他正在跟左手聊天。

两人的聊天记录也是Gay的不行。

卓定:“宝宝,上飞机了吗,想你了。”

小天:“有多想?”

卓定:“想到我都生病了,医生叫我去输液,输的想你的液……”

看的苏晨忍不住笑了,他也拿出手机,趁着起飞前在YM的微信群里聊了会儿。

因为夏季常规赛提前半个月结束,除了小天和苏晨外,YM的其余人算是放上了一个小长假。

PDD也很会搞事,直接拉着张小文、Gala、左手三兄弟,再搭上小马,组了个五黑车队,直播玩的很是嗨皮,微博和抖音上都有不少他们直播时的剪辑片段。

再加上苏晨和小天的亚运会的热度,YM在人气层面,已经是现在LPL的头牌俱乐部了。

除此之外,苏晨还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左手已经接受了兔尾直播的邀请,将会解说YM在亚运会的比赛。

具体是哪一场比赛还没有决定,但苏晨觉得还挺新鲜的。

这一次亚运会,由于转播版权方面的规定,LPL的官方解说,娃娃、米勒、管择源、记得这些人,是没办法参与到亚运会的解说工作中的。

只能以私人身份前往雅加达,现场为进行加油。

但兔尾直播的变通也很灵活,短短几天便敲定了解说名单。

解说团以LOL游戏主播、退役的职业选手为主,还邀请了涉及的LPL代表队的一些选手,比如Meiko、Letme、957等等。

阵容还是很让人感兴趣的。

“阿富汗选手还敢上解说台,你那普通话观众听得懂不?”小天立刻无情嘲笑。

众所周知,Knight选手直播时,是需要翻译小姐姐配个字幕的。

左手也很无奈:“我也不想去啊,谁叫伟哥(Gala)、文哥都拒绝了,嫖老师点名让我去,我也没办法……”

Gala本来就生性腼腆,再加上一门心思想要提升自己的水平,拒绝倒也合情合理。

而张小文则是跟斗鲨有合同,不太方便参加兔尾的转播活动。

所以这差事也就落在了左手的身上。

苏晨在脑海中构想了一番左手穿着西装,站在解说台上操着浑厚的口音解说比赛的样子,顿时有点蚌埠住了。

不过兔尾这样安排肯定也是花了不少钱的,对比上辈子只能看文字直播的观赛体验,这一次的雅加达亚运会的待遇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苏晨心中的期待也不免更多了一些。

……

一夜的颠簸后。

飞机终于抵达了雅加达国际机场。

在提示音中,苏晨也摘下了遮光眼罩,伸展了一下有些酸涩的身体,在飞机降落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人群下了飞机。

走出机舱的那一刻,阳光扑面而来,紧接着便是无比湿热的空气。

苏晨下意识地抹了把脸,有种透不过气来的错觉。

“雅加达靠近赤道,八月份是比较湿热的气候,大家出了空调房可能是不太适应,等下上了大巴就好了。”阿布将的成员们聚在了一起,清点了下人数。

“咱们要不先吃个饭再去吧,我感觉有点低血糖了。”乌兹四处张望着。

“这个千万不行,”阿布严肃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只能吃亚运村提供的食物,要是明天尿检上出了什么问题,那可是个大麻烦了。”

众人一听,顿时想起来了还有尿检这回事,也不敢再提吃东西的事儿了。

“现在大家身处国外,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祖国,一定要谨言慎行,等会儿出了航站楼,会有不少媒体过来随机采访,如果找到你们了,态度要礼貌,发言也大方一些,要知道你们现在是国家队的运动员了!”

阿布生怕选手们出问题,苦口婆心的讲了好几分钟后,这才让孟马从包里拿出了一面五星红旗。

“组织上的要求,咱们下飞机后合个影,给宣传的小伙伴们提供一些素材,另外咱们自己也纪念一下。”孟马微笑道。

“来吧来吧。”阿布干练的拍着手,招呼着选手们挤在了一起。

个子最高的苏晨站在了队伍的后排,身前则是乌兹和厂长,而小天、兮夜、小明分别站在队伍两侧。

教练组的成员们则见缝插针,按着身高补足了队伍的阵型。

“你们要不要摆个姿势?”趁着孟马在捣鼓自拍杆的时候,阿布笑着问道。

苏晨和厂长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乌兹,接着不约而同的举起右手,竖起大拇指点赞。

其余人也立刻配合。

很快,孟马调好了手机的倒计时后,吭哧吭哧的跑回了队伍中。

手机“滴”地一声响起。

在雅加达的第一张合照也就此诞生。

在拍完照片后,众人也提着行李箱,进入到了航站楼中。

走出航站楼的第一眼,苏晨便看到了不少拿着相机,挂着工作牌的国际记者们。

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一看就是印尼本地人。

而金发碧眼,留着络腮胡的,则是欧美一些的记者了。

在选手们露面后,现场也立刻躁动了起来,各路记者们操着自己的装备,彷佛奔赴战场的勇士一般冲向了自己的目标。

现场人气最高的依然是Faker,他身边足足站了十几家媒体,将他包裹的密不透风。

紧接着的就是苏晨、乌兹、厂长三名LPL当下的头牌人物。

原本还想滑一下水的众人,在看到气势汹汹的记者,再加上黑黢黢的镜头后,也只能老老实实的配合。

“欢迎你们来到雅加达!JKD选手!这是你第一次来印尼吗,你对我们的城市印象如何?”一名印尼本地记者操着娴熟的华夏语说道。

苏晨微微一笑:“我一直很想来印尼旅游一次,这边有很多美食和风景,这一次有机会来到雅加达,我也挺期待的。”

听苏晨这么说,印尼记者也很是骄傲,不顾旁边催促的其他记者,继续问道。

“你们在预选赛以一号种子的身份成功出线,成绩非常不错,对这一次的雅加达之旅的目标是怎样的?”

“当然是冠军。”苏晨毫不犹豫的说道。

接下来,他又回答了其他记者的几个问题。

比如队伍现在的状态怎样啦,小组赛在打法上会不会有什么改变,你们在集训时是怎样磨合的。

经过专业训练的苏晨也回答的滴水不漏,给国际记者们留下的印象也都不错。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一名小眼睛记者追问了一句,让他停住了脚步。

“JKD选手对小组赛的分组情况怎么看待?你们并没有和寒国队分在同一个小组内,这对于的比赛计划会有所影响吗?”

小组赛分组情况已经出来了?

苏晨有些疑惑,接着看向这名记者,立刻就认了出来。

他在MSI总决赛之前,也接受过这位来自LCK的记者的采访,所以还有一些印象。

“我刚下飞机,还不知道小组赛分组的情况,但同组的不管是谁,我们都会认真对待比赛,这一点不会有什么区别,”苏晨轻描澹写的说着,转而看了一眼方才的印尼记者,“不过我在雅加达最想交手还是印尼队。”

环绕在苏晨周围的记者们顿时笑了起来,而提问的寒国队记者表情也有些阴晴不定,听出了苏晨的话外之音。

结束了这一波采访后,苏晨也不敢多停留,生怕又有记者围上来,拎起箱子便快步朝着航站楼外快步赶去。

印着五星红旗的专用大巴就停在附近,而阿布和孟马正站在大巴门口,朝着苏晨挥着手。

“你咋弄这么晚,我们都等你好一会儿了。”孟马问道。

“你们都这么快的吗?”苏晨也有点奇怪,难怪他结束采访时,都没找到乌兹、厂长他们。

走上大巴的一瞬间,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苏晨感觉精神都好了不少。

也只有在雅加达,他才觉得空调是如此的重要。

“刚才有没有记者问你分组的情况?我们好像跟寒国队不在一个组。”乌兹问道。

“是那个LCK的记者吧,那比的意思就是,咱们有没有信心在决赛碰到寒国队呗,怎么就这么自信呢。”厂长直摇头,“MSI上输了一次,还没长长记性?”

苏晨倒不在意这些,用手机查了一下,也得知了上午组委会就已经完成了抽签仪式。

小组赛八支队伍,分成了AB两组,进行组内双循环。

A组:华夏、印尼、越南、沙特

B组:寒国、台北、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

“我们抽的签这么好的吗?”苏晨还挺意外的。

A组除了越南稍微有点实力外,印尼跟沙特基本上也就是走个过场,这个签位等于是让保送四强淘汰赛了。

“你也不看看我们同组的是谁,与其说咱们运气好,倒不如说是沾了人东道主的光?”阿布笑道。

苏晨重新看了眼分组,瞬间明白了。

八支队伍里,第一梯队的寒国和台北都挤到了B组,为的就是让印尼有机会在A组以二号种子的身份出线。

要不是规则允许,组委会估计能直接把华夏、台北、寒国三队都扔进B组去,可惜并不能这么干。

苏晨这才明白,刚才在航站楼的那名印尼记者为什么这么热情,原来是因为同分在了一个组内。

“那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只会在决赛跟寒国队碰面了。”苏晨琢磨道。

B组寒国队肯定是头名出线,淘汰赛是异组的一二名对位,除非印尼或者越南真的爆种,否则也不太可能第二名出线。

其实在同一个小组并不是坏事,小组赛碰面可以熟悉彼此的打法,后续的比赛准备的也更充分一些。

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战马,看他能不能逼出寒国队的一些底牌。

聊完了分组后,苏晨拉上了身旁的窗帘,正准备合上眼睛再养养神时。

一名短发女记者,在巴士启动前,进入到了车厢。

“诶,是你?”苏晨认出她了。

这就是在深圳集训营的第一天,他在食堂里遇到的那位央视女记者。

“又见面了。”她微微一笑,接着和阿布打了个招呼,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央视的节目组想对你做个选手专访,这位是汪记者,你配合一下,这个都是自己人,可以敞开了聊。”阿布跟苏晨交代了两句。

“难怪在航站楼没见到央视的记者。”苏晨恍然大悟。

两人挪到了巴士最后排的位置,接着开始了简短的专访。

“苏晨选手你好,上次忘了介绍,我叫汪冰冰,很高兴在雅加达见到你,你的那段食堂的采访视频是我亲手剪的哦。”汪冰冰露出狡黠的一笑。

“谢谢你,剪得很棒,那段视频我还发给了我爸妈看。”苏晨真诚的说道。

汪冰冰点了点头,打开了录音笔,一边提问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了起来。

“作为新生代电竞选手中最杰出的一位,你在今年的职业赛场上取得了耀眼的成绩,连续拿到了LPL春季联赛冠军,MSI季中赛冠军,也赢下了很多关键的比赛,但这一次雅加达之旅,你是作为国家队的运动员来参赛,不论是队友还是赛场性质都发生了变化,你自己觉得有什么不同吗?”汪冰冰率先问道。

苏晨沉吟片刻,接着慎重的开口道:“我觉得最大的区别是身上的责任更重了,为国出征不仅仅只是一个口号而已。我在香港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抵达雅加达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在接受全世界的检验,所以不光是赛场上的表现,我希望在场外,自己也能符合一名国家队运动员的标准。”

“嗯,很棒。”汪冰冰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今年是电竞项目首次作为表演赛入选亚运会,你作为一名电竞选手,是怎样看待这一事件,你认为它会对以后的电竞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吗?”

苏晨沉默了几秒后,回忆道,“我们在深圳的心理辅导教练,黄菁老师,他跟我们讲解过电竞项目的发展历史。”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电竞作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距今正好十五年,能登上亚运会,是无数前辈付出的努力。”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但我相信,这还不是电竞最好的时代。”

“这一次亚运会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电竞的魅力,促进这个行业的正规化发展,作为从业人员,我们会有更多的比赛可以打,收入也会相对增多,这是很实际的好处,”苏晨顿了顿,接着说道。

“但不管行业发展到什么阶段,电竞精神是不会改变的,把这一点传承下去,就是我们这一代选手应该做的。”

听到苏晨这番话,不光是汪冰冰有些触动,就连在车厢前排一直偷听二人采访的其余人,也不禁彼此对望了一眼,眼睛中闪烁着光芒。

苏晨的话,也正是其他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十年前,电竞圈发展的还很差,别提赚钱了,圈内很多人都是为爱发电,邋里邋遢的凭借着一腔热血在从事着这一行。

如今,电子竞技已经走上了国际体育的舞台,地位获得了正式的认可。

看起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内在的电竞精神,还需要靠这一代的人传承下去。

不光是为了名利,还有热爱,还有梦想。

“不得不说,你的发言真的很不像一名才打了一年的选手,这太神奇了。”

“但我能感受到你是真的热爱这一行,”汪冰冰赞赏的说道,“我期待未来会有更多像你这样的选手出现,祝愿你们在雅加达能勇夺金牌!”

“一定会。”苏晨坚定的说道。

后续又补充了几个问题后,汪冰冰便结束了对苏晨的专访,接着跑到车厢前排,和教练组沟通了起来。

苏晨也终于得以喘了口气,靠在车窗上眯了一会儿后,大巴也终于停了下来。

亚运村到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混沌城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踏星万古神帝逆剑狂神间谍的战争我的细胞监狱
相关推荐: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全职相师青天有鉴我真的是好男人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穿越现代的三国猛将楚毅本纪之猛将无双召唤猛将:我要当皇帝三国:我败成最强猛将放开那个导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