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决定,热身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血条呈现,只是李敬可以见到的异状。

但伴随血条呈现来带的变化,也叫圣人与夜梦瑶有所感知。

夜梦瑶身子一僵,惊疑着望向木棺。

圣人则是稍许皱眉,低语出声。

“时候差不多到了,你们最多还有七天时间。”

“七天!?”

夜梦瑶瞪眼,接着略有些六神无主着望向某人。

李敬见状摆手示意稍安勿躁,定睛望向木棺上方逐渐清晰的血条。

血条呈现最终并没有显示明确数值,为???。

后方精源显示倒是完整呈现了出来,1256932494。

换做以往。

李敬见到这般数值肯定扭头就走了。

尤其血条呈现为???,意味着这不是他能应对的。

但如今。

状况已与昔日不同。

现在的他。

已不受境界限制。

虽然力量层次仍还在相应的境界中,但他不只有一种方法短时间内提升自身。

血条显示三个问号,未必不能杀!

说到底。

木棺中孕育的存在终究是亮血条了。

敢亮血条,他就敢上。

血条没有明确数值显示,也不一定意味着对方有多超模。

就比如眼前。

忽视呈现为???的血条,十二亿的精源显示也就是比此前李敬在神魔禁区见到的虚空亡傀强上那么一筹。

这份实力。

其出世后毁灭仙域肯定是足够了。

可要叫李敬退却,远远不够。

略微思索了下,李敬转头。

“梦瑶,给你两个小时时间,尽可能凝聚出你现阶段能够汇聚最多的众生愿力,然后给这棺材来上一发大的。”

???

夜梦瑶。

李敬这话……

几个意思?

木棺里的东西还没出世,就喊自己给人家来上一发。

这一发下去。

不谈能不能伤到木棺里的东西,说不准会加速其出世。

圣人说了。

接下来还能有七天不到的时间。

还有时间,李敬就不准备想想别的办法?

正想说话,李敬摆手。

“按我说的做,给它来上那么一发你的任务就结束了,剩下的交给我处理。”

迎上这话,夜梦瑶稍许愣神。

某人这一句很是随意,但却不知为何说不出地有说服力。

定睛看了看李敬,夜梦瑶咬着红唇点头,盘膝坐定缓缓合眼。

事到如今。

这小妮子也确实是不一样了。

她刚一入定,四面八方便有肉眼可见金色的众生愿力汇聚而来。

可能也是感受到了大量众生愿力汇聚带来的威胁,原本仅是心跳时才会释放惶惶天威的木棺不断释放出愈发强横的威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尚未完全复苏的它正在自卫,尝试唬退夜梦瑶。

圣人对此有所感受,异样着看了看夜梦瑶,偏头道。

“你倒还真是捡了个宝,短短两年半的时间,这小丫头片子竟是成长到了令旧世之主的意志感受到威胁。”

不等某人出声,她面露正色。

“旧世之主的意志尚未完全复苏,接下来你不是没有时间可以想别的办法,你确定要那么做?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刺激到它令它提前出世,以你目前的实力多半是对付不了的。”

“是否对付得了,没打过怎么知道?”

李敬澹然回应,道。

“你自己也说了,它暂时尚未完全复苏,它同样也需要时间来觉醒沉眠的意志与力量。如若提前出世,它将是不完整的姿态。时间有限我不见得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与其按部就班等它出世,不如尝试对付不完整的它。”

听某人这么说,圣人倒也觉得有些道理,点头道。

“抱歉,我短时间内没法恢复过来,帮不到你。”

“问题不大,我这人不太习惯吃软饭。”

李敬洒然一笑。

圣人哑然,随后玩笑着轻嗔一声。

“你可知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吃我的软饭却吃不着?”

李敬闻言失笑,调侃着道。

“真要能吃上人族至圣的软饭,这压力得多大?”

圣人莞尔,轻轻挣动身子从他的臂弯里走出,勉强站稳身形而后拱手。

“既已醒来,我也该离开了,祝愿你能撑过这一坎。来日若再次相见,我定然与君……”

不等她把话说完,李敬木然出声。

“要走赶紧,别搁这给我插旗,我还年轻不想死。”

“……”

圣人呛声,嗔怒着瞪了一眼过来,转身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李敬见状微愣,抬头环顾四处。

到底是圣人呀!

哪怕是在堪堪醒转的虚弱状态,他竟完全没看出来人究竟是怎么走的。

正惊叹着,耳畔响起圣人轻灵的话音。

“祝晴,我的名字。”

得此留音,李敬微微一笑,接着长出一口气。

不论是圣人醒来之前还是醒来之后。

他始终都是一副不把圣人当回事的表现。

但这只是表面。

实际上,他与其他人一样。

他。

毕竟是人族。

祝晴乃是人族圣人。

她既代表着人族的顶点,也代表着人族一脉气运、信仰以及延续的可能性。

只要是人族,见到她定然有顶礼膜拜的冲动且生不出半点加害的心思,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

纵然是大奸大恶图谋圣人之位的人,最多也只是在背后算计,亲眼见到不可避免会受到圣位的影响。

李敬澹定,那都是装的。

面对圣人,他压力山大。

刚刚他甚至把人搂在怀里。

这会臂弯里还有祝晴留下的余香。

此间他所承受的,超乎想象。

正因此,他事前才那么心急想把通天玉珍一家伙给祝晴塞进去。

不光是有便宜徒弟在面前,他个人多少也是有点小心思在里面,他不期望祝晴将自己当做一个寻常人族看待。

这倒不是李敬有别的想法。

就像他刚刚说的一样。

吃圣人的软饭,这压力可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主要,祝晴百年前在他这一生经历中可说是唯一一次真正可能陨落的危及关头帮助过他。

若未来需要相处,他希望是以朋友的身份。

视线重回到苍天之棺上,李敬想了想,牵动心念。

下一秒。

捧着茶杯的南宫青衫出现在他身边。

冷不丁被从小乾坤界里召唤出来南宫青衫愣了一愣,而后有所感知惊疑着看了看苍天之棺。

夜梦瑶在小乾坤界里呆了那么久。

仙域将有灭世大劫,而李敬正在寻找灾变的源头尝试解决问题,陈塘关内部一些比较有份量的人皆已知晓,包括名义上只是在小乾坤界暂住的南宫青衫。

深深地看了眼释放着凝重威压的苍天之棺,南宫青衫望向李敬。

“李门主,可是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助的?”

“嗯。”

李敬点头,道。

“梦瑶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积蓄力量,劳烦青衫陪我热热身。”

“热身?”

南宫青衫愣神,怪异道。

“李门主你这意思是……希望老朽与你动手?”

“对。”

李敬微笑。

得到肯定的回应,南宫青衫神色愈发古怪,上下审视了某人两眼。

“李门主,你这就有点为难老朽了。老朽不过是十四境巅峰,以李门主你如今的层次……”

不等他把话说完,李敬摇头。

“都是老熟人了,青衫前辈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前辈你再不济也是原初之木的枝头演化而来,说是半个独特原初都不为过。以前我是不知道,现如今我已明了。境界,与你我这般层次的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迎上某人如此话音,南宫青衫哑然,未有反驳。

稍许迟疑了下,他道。

“仙域缺失的规则恢复仍还需要时间,老朽没法动用全力,否则会招来大道天罚。”

“小事情,天罚我替你扛着。”

李敬澹然言语,道。

“在这片天地之中,我同样被限制在半步归元。南宫前辈你不用手段尽出,只需近身战给我造成一定压力即可。”

南宫青衫至今已在小乾坤界借住了百多年。

由于灵灵与小彩这俩小可爱的存在他受到了不少好处,在小乾坤界里住着也很是舒坦。

别的不谈。

时不时会进来小乾坤界到天阙城培训的仙乐宫弟子个个都是赏心悦目。

人老了。

总要看点好康的。

树老了也一样。

百年来,李敬并未麻烦过他什么。

虽然不知李敬要自己给他造成压力是为了什么,但人既然开了口,南宫青衫没有推辞。

略微拱手,南宫青衫道。

“既是如此,老朽便得罪了。”

李敬颔首,脚下轻跺地面借力腾空而起。

南宫青衫见此看了正积累众生愿力的夜梦瑶一眼,细心地取出一根枝头放下,以庇护脚下剩下仅方圆不到十米的浮空大陆。

接着,他身形一动眨眼追上了先一步御空的李敬。

“李门主,得罪了!”

一声炸喝,南宫青衫一改平日里慈眉善目的神态,抬手一掌拍出。

这看似朴实无华的一掌,生生撕裂了空间惹得虚空呈现。

李敬见状没敢怠慢。

仙域缺失的规则目前仍还只是有逐渐恢复的迹象。

纵然是挣脱了境界束缚,他在仙域能够发挥的也就是半步归元的实力。

只不过他拥有六个本源的同时,对外在灵气依赖不强,并不似古仙域局中人那般因环境灵气问题没法保持全盛状态。

若是换了寻常对手,他完全用不上较真。

然而南宫青衫不一样。

这位虽非原初,但他在仙域长时间逗留受到的影响同样也是微乎其微。

他的存在形式毕竟比较特殊。

称得上是半个原初的他,其实自妖魔化开始就是李敬如今达到的层次。

境界。

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与李敬不同的是。

南宫青衫尽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原初,可也活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年岁。

在那漫长的岁月里,他就算什么都不干,力量的积累也无疑超乎想象的。

不受境界束缚的他,其实远比能看到的更强。

心念一动,李敬将体内混元一气悉数转化为血气,反手一拳迎头而上正面轰出。

“轰隆!”

一声巨响。

拳掌相交。

空间崩碎。

李敬与南宫青衫各自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而后又双双在远空中强行定住身形。

“青衫前辈,劳烦再用点力!无需担忧天罚!”

李敬目光如电轻喝一声,接着周身一震爆发冲天血气。

南宫青衫见状童孔微缩。

肉身成圣了的李敬混元一气转化为血气悉数爆发,何等恐怖?

他这一身血气,纵然是扔到上三界恐怕也只有三神皇那种级别可以应对。

圣帝?

不够格!

须知。

李敬现在是受规则缺失限制的状态。

去了上三界,限制不在。

他能爆发出的血气无论质量还是强度都得翻个成百上千倍!

这小子……

是怎么修炼的?

明明过去的百多年里时不时会来陪他这老头子一起看妞的某人没见有什么长进……

眼看李敬已经爆发,南宫青衫也不再藏拙。

再藏。

他没法达到李敬造成压力的期望不谈,少不了得要挨上一顿揍。

抬手轻点在自身眉心,南宫青衫周身震荡,气息在刹那间上升了数个等级。

与此同时。

高天之上转眼凝聚出犹如实质的惶惶天威。

此刻他动用的力量,超出了这片规则缺失的天地所能允许的极限。

大道天罚,要来了。

然而就在天罚孕育之际,李敬抬手向天一拳轰出。

“轰!”

巨响血气袭上高天,继而还原为混元一气紧接着又转变为扎实到不行的雷罚之力,最终化为天罚击碎了高天。

刹那间。

尚未形成大道天罚的阴云被生生冲散。

下一秒。

更为恐怖的阴云瞬间凝聚。

只不过这一次,阴云针对的不再是南宫青衫而是李敬。

恐怖到极点的惶惶天威,甚至叫南宫青衫感到头皮发麻。

以天罚击溃尚未成型的大道天罚,这除了李敬没人可以做到。

换了旁人。

只能眼睁睁看着等待天罚垂落。

能扛过去好说,扛不过就是形神俱灭。

这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与大道天罚抗衡。

但这。

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李敬击溃大道天罚的举动是从古至今前所未有的欺天之举。

大道震怒,是必然的结果。

事先南宫青衫是没想那么多。

此时此刻,他别提有多么后悔。

要早知道李敬是这么个应对法,他万万不会答应。

顾不上多想,他转头就准备协助李敬一同应对即将到来注定无比狂暴的大道天罚。

不想才刚扭头,缭绕在某人头顶的阴云突然像是内部出了问题整体凝滞了一下,而后阴云整体以惊人的速度往南边闪烁了出去。

???

南宫青衫。

这啥情况?

将要形成大道天罚的阴云跑路了?

大道天罚真正降临虽不多见,但南宫青衫毕竟活得久。

他见到的次数,还挺多。

可像眼前这种情况,他从没有见过,也完全看不懂。

与其说将要形成大道天罚的阴云跑路了,不如说它似乎是有了别的目标去找别人了。

这边南宫青衫一脸懵逼,李敬望见阴云跑路则是眨了眨眼。

他。

无惧于大道天罚。

但眼前这状况,同样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没想到……

时间过了两年半,因为他的存在闹了BUG的天罚还没得到修复。

不然就算是他骑脸大道,天罚的规则应该也不会对他有反应才对。

这会不但有强烈反应,将要形成大道天罚的阴云还往南边去了,这明显是去找逍遥子了呀!

骑脸大道惹来的大道天罚。

这威力可不小。

逍遥子能扛住吗?

李敬稍许皱眉,接着将这疑问抛到脑后。

天道大姐说过。

逍遥子没那么容易被噼死。

“青衫前辈,我们继续。”

“啊?”

南宫青衫恍然回神,下意识看了看大道天罚去的方向,回首点头。

“好。”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光阴之外长宁帝军不科学御兽我的混沌城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我的细胞监狱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无限求生:在逃生游戏里当杠精大佬我在恐怖游戏当大佬网球之网王系统重生之逆转人生撩君长生,开局挖矿八年将军的第二次初恋三国之曹家逆子超级继承人逗萝强者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