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亚曼托内部之行(上)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游骑兵军团的家伙,包括自己的老婆安娜在内,虽然杀过人,见过冻僵的尸体,但估计没专门处理过尸体——也许是整只小队里没有过来这样的人。

但谢元在自家地铁站担任保卫队卫队长和兼任农业队队长时,经常要跟人类和怪物的尸体打交道。

在地铁隧道里,尸体是一个好东西,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可再生资源,是很多工业原料的替代品。

跟普通家畜尸体用来食用不一样,因地铁世界依旧还有残存文明性,加上怕变异,人类和怪物的尸体基本上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直接食用的。

大部分人类和怪物的尸体除了自己人的尸体会火化掩埋以外,其他就全部充当工业原料使用:

突出的脂肪层可以用来作为油料用作点灯照明和润滑剂;大部分皮肉经过高温发酵处理后可以作为肥料促使蘑菇更加茁壮成长,而且抗病能力强(比发酵后的粪肥好那么一点点);骨骼会磨成粉末,在打制刀具的时候可以用来作为微量元素添加剂使金属制品更加锋利;最后留下发酵后的脏器在制造蛋白质块的时候还能作为蟑螂养殖笼的饲料,这是蟑螂们的最爱。

甚至……谢元也尝试过把人类和怪兽的肥瘦正好的生物组织切割下来烟熏火燎后作为腊肉封存以防断粮时作为储备粮——只是谢元和展会站的人从来没有动用过,也没有对外出售过。

当然了,要分门别类这些零碎就必须要学会解剖学,刀法也要非常出色,才能把尸体上的皮肉,脏器和骨骼精准分开,以供使用。

这个活计,谢元做了十年。

说起来,这才是谢元能够在短短十年的时间就把剔骨刀法练到大圆满的真正原因。

人体和怪物身体的任何组织都已经熟稔于心,他已经做到了庖丁解牛的境界。

说回那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轻微味道,因为要做饲料,就必须要对原料进行高温发酵,其实就相当于要把尸体进行烹煮。

发酵后的生物组织可以分解成氨基酸,这才是让蘑菇茁壮成长的关键。

但,连要塞外部都开始轻微弥漫着尸体……尤其是人类尸体烹煮味道的话,就意味着这里一定在时刻不停地煮着人肉。

这味道竟然比他发酵室的人肉味还要浓郁,甚至比较芳香!

哪有天天熬煮人肉的地方呢?除了以人肉为日常主食的家伙,所以亚曼托里的人基本上全都是食人族没跑了。

难怪这么急匆匆地要火车赶紧安排入关——这可是他们上好的粮食啊!

呵呵…唉!米勒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一点,谢元不由得既为亚曼托自甘堕落感到讽刺和悲哀,也为米勒这次信仰破解感到担忧。

不知道老岳父这次能不能撑住啊。

但看着明显已经上头的米勒,谢元还是闭上了嘴,让安娜和米勒先做一个不错的梦吧。

梦着梦着,只要醒来的话,就知道这仅仅是个梦就可以了。

倒是老上校的临时安排措施做得非常细致,在得到觐见准许后,哪怕心里有着按耐不住的激动,但依旧没有丧失警惕。

先是把大部分以及火车盘踞在安全距离外,然后即使是要下去了,也安排了山姆和白痴与克列斯特一起作为预备队留在大门口,以待接应。

当然了口头上的理由也是非常正常:“不需要那么多人进入政府觐见首脑,所以两个精锐老兵只需要和司机克列斯特在一起就好了。”

这个理由,哪怕是他作为想要吃掉所有来客的部长都找不出理由反对——如果把所有人邀请下去只会引发多余的变数,得不偿失。

老上校的一切准备行为就像一只老狐狸一样,下意识地做好了应对措施以应对不对劲的情况,小心使得万年船。

这就是一个资深格鲁乌特工的应激心理——警惕,时时刻刻都处于警惕之中,任何激动的心情都不能抹去这一点。

当然,与其说是米勒心生警惕,倒不如说是多年来在格鲁乌部门工作,受到的熏陶在他心里种下了深深的心锚,再怎么上头都无法轻易忘怀。

不过一在电梯里面向下传动时,米勒安娜父女俩的对话就证明了,米勒是真的很隆重地对待觐见。

“你有准备发言了吗?”安娜担忧地询问着老父亲,“向部长汇报可不是说笑的。”

“啊!可别烦我了!”米勒一听到这个就挥了挥手表示十分头疼,“我准备了一整晚!”

“哈哈!”安娜顿时觉得有趣,然后又开始询问父亲,“你不觉得应该对阿尔乔姆说点什么吗?”

“是的……阿尔乔姆,你是对的……”米勒顿时无可奈何地看向谢元这边,他知道自己女儿是认真的,“我错了……感谢你没有放弃!”

在电梯逐渐显示到达底部的时候,安娜还贴心地给老父亲米勒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

不过这在谢元看来挺多余的……食人族需要个什么仪容仪表呢?

很快米勒和安娜两父女就肃立站好了,但谢元却开始伏在了安娜耳边……就在米勒背后,好在老岳父没注意。

安娜有点惊了一下,但没有拒绝谢元的挂靠,只是拍了拍谢元的大腿示意不是时候。

然后她就僵硬地在另一只手上收到了一枚……闪光弹?!

“注意一旦有问题,不要犹豫地丢出去。”声音细的如同耳鸣,但安娜听得出来这是谢元的声音,“我真的不想告诉米勒,我们不小心来到了一处食人族的营地……但估计不发生一点恶战,我们今天是无法全身而退的了。”

安娜简直不能相信——这简直是一件晴天霹雳一般的噩耗!

“叮咚!”还不等安娜做什么动座,电梯门就正式打开了。

“不管那么多了!”米勒大喊一声,就大踏步地第一个走了出去。

安娜还不待有所动作,谢元就又一次拉住了她的肩膀拍了拍,细声安慰她:“到了这一步,不看看米勒不死心的。”

xiaoshuting.info

“放心!”谢元这次是明着说出来了,“一切有我。”

这下安娜才恢复了正常表情,只是幽怨地瞪了一眼谢元,然后隐蔽地把闪光弹收在投掷物挂件上,第二个走出去了。

米勒莫名其妙地转身看了下谢元,但大家都恢复了平静,于是耸耸肩继续头前开路。而安娜第二紧随其后,谢元最后,就这样三人一步一步地在第二道门打开后,来到了一处接见场地。

这里除了后面的大门,左右两边都有着厚厚的红色幕布遮挡,里面在谢元的感应里,均埋伏着一大堆红的发黑的攻击性生命体。

而他们的正前方则是一处用三片大玻璃组成的隔离幕墙。玻璃有些半透明,能稍微看得出来里面有很多的设备在散发着运行时的荧屏光。

几个军人的身影正在一团阴暗中站立着,感觉特别地有着一股强大威压……个屁!

这帮人也是红得发黑的攻击性生命体!

此刻,“咔嚓!”接见室突然陷入了昏暗中,然后“嗒嗒!”前方冒出了强烈地白炽灯光——一帮人站立得好像迎接新来者一样,俯视着他们三人。

米勒也是毫无任何疑惑,直接立正敬礼,然后向灯光下的几位“领导”汇报:“部长同志!莫斯科联合特种行动部队的指挥官米勒上校向您报告!

我请求为我的士兵提供临时居所和补给,我们一行人中还带着妇女和儿童,我们的士兵状态良好,时刻准备作战!”

“妇女和儿童?哈哈!”中间的“领导”突然越其中四个人走出来并且放声大笑,只是这笑容让人感觉……很饥渴,“很好!很久都没有过了……”

此刻这个人从光下来到了光照之处后,三人这才模糊看到了此人的样子——肥头大耳的面容下,衣冠不整,而且领带和裤腰带下还有着一个大大的肚子。

虽然这位为首者脸上一副“饥肠辘辘”的表情,但谢元知道这家伙不是吃肥得——这是因为神经疾病和内分泌紊乱才导致症状。

但此刻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看到一个陌生的家伙,米勒惊讶地同时也在警惕地询问:“你……是谁?!”

但这位高官并没有回答米勒,而是又一次把灯关闭了!

但这次伴随着昏暗之中的,是大量兽性的嚎叫声,然后一道道身影突然跳下来——

“安娜,就是现在!”无视着即将抓住着自己的手,谢元马上闭上眼睛呐喊,“然后大家卧倒!”

“嘀哩哩哩……砰!”突然一样东西掉在安娜的旁边,然后在安娜和不知所措但听到谢元的喊声的米勒直接一下子直直地卧倒在地上,然后闪光弹炸了。

“蓬!”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

“风!”

“啊!!!!!”然后正要抓住站立不动的谢元的食人者们突然手臂一阵剧痛,然后就发现自己的手全都…全都掉下来了!

“噗嗤!!!”这时鲜血才如喷泉般直流。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大量食人者们继续往觐见室里跳。

“唉!”谢元只好抽出另外一把弯刀,脸上略带叹息,“真不知道你们是命好还是命苦,今天竟然遇到了我……”

话音刚落,谢元就突然在众目睽睽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

但昏暗中,总能看过一闪而过的金属光芒。

“怎么回事?!”这位刚刚站出来的领导根本就没想到本来十拿九稳的狩猎计划,怎么就突然失控了!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乖乖地让我们吃掉呢?”这位“领导”恨得咬牙切齿。

可透过隔离玻璃之外,又什么都看不真切——本来下来的人是带着火把过来的,结果火把在下坠途中又奇怪地陷入黑暗中了。

唯一能听到的,是一种好像在撕破布的声音——但这又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里面又没有MG42通用机枪。

隔离在玻璃内侧的“肉食者”们根本就不知道,一道双层玻璃之隔的接见室里,此刻正爆发着一场鲜血淋漓的杀戮盛宴。

可能安娜是此刻感受最深的人了,因为她竟然感觉到不断有细小的液滴滴落在她的身上。

而且地板上也是湿漉漉的,似乎有一种粘稠的液体蔓延在地上——她已经不敢再思考下去了,她知道这是什么液体,但她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发疯了。

阿尔乔姆在屠戮这些食人者们!

虽然四周没有刀锋破空之声,也没有开枪的声音,更没有敌人惨叫的声音……唯一有的只是一股股如同布料裂开的声音。

但是深知阿尔乔姆本事的安娜知道,这就是阿尔乔姆在用他最拿手的双刀在疯狂切割肉体的声音!

“不能细想!不能细想……”安娜死命地在心中催眠自己。

……

阿尔乔姆很强。

安娜在没和他认识前就有所耳闻,过去一听到北方怪物杀手,就感到恼火——凭什么一个民间狩猎高手就可以享受这么广大的威望。

后来在亲自认识时,已经是发现D6要塞后,游骑兵作为行动总部的时候。

那时,她还傻傻地把阿尔乔姆当做“兔子”来对待,还没意识到父亲米勒对他暗中的忌惮。

后来……嗯…一系列这样那样的事情后,可能因为吊桥效应或者别的什么的……就这样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婚后,两个人的生活还是甜蜜而温馨的,不然安娜也不会这么淡然地待在展会站——要知道她也是战场儿女,也是对狙击充满热爱的人,居然会乐于平静生活了。

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阿尔乔姆和她的生活越平静,米勒就对他的忌惮越深——是一种完全不合理的行为。

她知道阿尔乔姆很强,很有能量——都已经是北方几个车站共同尊敬的无冕之王了,当然很厉害。

这忌惮甚至直到今天之前都存在,但安娜不明白,有必要这么好像防着像防怪物一样地提防吗?

可无论问谁,老公阿尔乔姆也好,父亲米勒也好,一个个顾左右而言他——就算是父亲,也是说等你见识了,你就知道了。

他语重心长地对安娜说:“你看到阿尔乔姆的确是爱你的,所以我才放心把你交给他。

可是阿尔乔姆……他不止这一面,如果你有一天看到了他的另外一面,感到厌恶的时候……”

米勒上校用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盯着安娜:“我万分不想让你看到他的另一面,因为你可能承受不住。

但这不一定,如果真的见识到了,你有了什么别的想法,一定要告诉我!

一定要!”

米勒再最后加重了语气。

至于安娜追问的为什么和什么是另一面,米勒就缄默不语了,只是告诉安娜,没见到以前,不要管,不要问,安心地过日子。

由于父亲强烈恳求安娜不要声张,所以安娜努力地遗忘掉一切,然后老实和阿尔乔姆过日子了。

事实上,她从没有看到阿尔乔姆有什么奇怪的另一面,所以也就下意识把当时米勒说的话,当成了是他们理念不合而导致的担忧。

后面的事情,也证明了米勒跟阿尔乔姆的确理念不合,安娜一直在两人之间努力做着调停人。

虽然进展不大,但好在两人的确相安无事——至少没有明面上的矛盾了。

但今天……安娜才想起了之前米勒的话,感受着浓郁扑鼻的血腥味,触摸着地上逐渐凝固的血滩……

食人者是残忍而嗜血的,但很可惜正如阿尔乔姆所说的,今天遇上他,这些人都逃不过一死。

她今天才知道一件事,或者说她今天才领略到自己那温文尔雅,却又极富有战斗力的老公那一直没有展露出的另一面:

那就是,他是一个不像正常人,非常嗜血而且能力恐怖的强大人形杀戮机器!

或者说,他是一个怪物。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逆剑狂神长宁帝军踏星万古神帝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间谍的战争我的细胞监狱我的混沌城
相关推荐:
我在沙漠种绿洲凡噬仙都市:我每周一个新身份青衣客行,笼中美人骨笼中王妃穿书后我爸妈继承亿万家产了洪荒:我师兄是申公豹从古风歌手到幕后大佬摸金异闻录三国从古城开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