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厄尼诺文明:万物有灵(五)(4K)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灵感?

三头野兽竟然全都有灵感!

李凉难以置信,再次闭上双眼,从双环域戒中抽出一缕灵,瞬间穿透灌木丛,探入藏身其中的野兽体内。

他立刻感觉到那缕灵不断被其他力量干扰,那些吸引力非常轻微,正是生命自身对灵的亲和力,而这种亲和力表现出来的特征,便被魔法学界定义为灵感。

以魔法部推广的七级划分法,结合经验,他发现三头野兽中,有两头接近三级,体型最大的那头,灵感达到了惊人的四级。

先前老唐和水哥动用大量人力,经过仔细筛查,在几十万人类中才找出不到一百名三级,四级只有区区三个人,现在,厄尼诺随便一头畜生就有三级?

假如动物有灵感,那植物……

李凉又抽出一缕灵,探入距离最近的一颗巨树中。

三级。

不光树有灵感,灌木,杂草,藤蔓,连狗尿苔都有二级。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妖精为什么要将这个基理世界命名为“厄尼诺”,精灵语中,厄尼诺的意思是“无法与艾露恩共鸣的植物”。

显然,妖精察觉到厄尼诺的植物都有灵感,试图以艾露恩的力量启迪或加强它们,不知为何最终以失败告终。

哗啦~

远处的灌木丛抖了一下,一头巨大的怪异生物缓缓爬出,其体长超过五米,咋一看像巨型马陆,一节一节的坚硬甲壳呈暗褐色,两侧十六对步肢却又短又粗,形如象脚,被甲壳覆盖的头部伸出两条齿牙密布的附肢,不停交错咬合。

“嘶……”该隐往后仰了下脑袋,闷声闷气道,“这虫子吃什么了,长这么大。”

随行的先遣军科学官介绍道:“将军,这是厄尼诺宗教中七种神圣动物之一的‘乌奇’,也就是‘乌奇’氏族的图腾,‘乌奇’是种哺乳动物,只是保留了部分节肢动物的特征。”

这时,李凉抬手示意陆战队员们放下枪,冲令野说道:“放倒它,别弄死。”

“是。”

令野点头,将肩上的灵能抛束炮抱在怀里,迈开大步奔跑起来,同时,对面的“乌奇”受惊,扬起两条附肢,交错间曾曾两响,接着十六对步肢踏地,勐然前扑。

一人一兽近身的刹那,只见令野腰身一拧,躲过附肢交剪,双手抱着巨炮顺势转体,横抡一圈,轰然砸在“乌奇”身侧。

当!

五米长的巨兽瞬间被掀翻,滚了两周后,腹部朝天,步肢抽搐,已无力翻身。

远处的灌木丛剧烈晃动,另外两头野兽疯狂逃窜,眨眼消失。

“嘶,”该隐转头问道,“他吃什么了,这么勐?”

李凉笑了笑,这才是他印象中的令野,当初能一锤抡翻幽冥,这会儿对付一头野兽还不是小试牛刀。

一众陆战队员面面相觑,明显没想到这位一直默默无闻,最后靠“裙带关系”才上位的军士长竟然如此彪悍。

先遣军科学官兴冲冲跑过去,蹲在乌奇尾部喊道:“快来看,这就是它的生殖系统,典型的哺乳动物特征,快看这儿……”

可惜,没人关心什么生殖系统,众人都围在头部。

乌奇头部厚重的甲壳之下,隐藏着两副口器,一副阔吻獠牙,另一副却鲜红小巧,布满柔软纤细的鞭毛,巨大的附肢根部长着一对不成比例的小眼睛,童孔更是只有一条细线。

注视着那双小眼睛,李凉再次以灵试探。

基理世界是灵的荒漠,他很想知道,如果得到大量的灵,厄尼诺野兽会不会有特别反应。

果然,乌奇原本呈细线的童孔瞬间张开了几分。

他还发现,那些涌入的灵在散逸之前,竟然有种沿着乌奇的躯体流转的趋势,看起来有点像……道术。

“我感受到灵被释放,”特利波卡震动空气发声,“至圣先知,您察觉到了什么?”

李凉没有回头,轻声问道:“野兽也能有灵感?”

“嗯?”该隐从乌奇的大嘴里拔出机械手臂,满脸惊讶。

特利波卡显然也很意外,沉默许久才再次出声:“魔法学界普遍认为,灵感是某些智慧生命个体与生俱来的一种超越阿其路,关联耶其拉、贝来亚、阿希亚的独特感知能力,是一种先于经验,超范畴的认知,而非智慧生命往往缺乏对于外部世界,即阿其路的清晰认知,即使诞生于中央总域的原生物种,也极少表现出对灵的亲和能力。”

“极少?”李凉皱眉,“不是没有?”

“某些原生物种曾被排除在智慧生命之外,当它们表现出具备灵感的特征时,便会被重新划定为智慧生命,例如萨亚德一族豢养的岩兽便被定义为仆从,而非野兽。”

李凉若有所思。

难怪马科西克城不允许任何访客自带交通工具,却允许萨亚德恶魔堂而皇之地骑着岩兽横冲直撞,当时他身怀重任,无心试探,还以为这项“特权”是哈伦·波特为了支持原住民的“出租车产业”,没想到岩兽真的是智慧生命。

如果厄尼诺宇宙的植物和动物全都拥有极为罕见的天赋,那么作为唯一的智慧生命,厄尼诺人更应该有灵感,可之前在鹦鹉螺号上见到的那名俘虏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古弗”。

想起俘虏脱口而出的那句“娑代帕纳苏”,他有种预感,看似原始的厄尼诺文明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继续前进。”

李凉起身下令,队伍再度出发。

————

深入密林不久,地面便被紧簇拥挤的低矮植物覆盖,高达数十米的巨树冠大荫浓,几乎完全遮蔽了天空,枝桠间漏下一束束光线,细微的粉尘穿越光束,又消失在潮湿的黑暗中,树身缠绕的巨大藤蔓肆意横生,交织成网。

鸟类的嘶鸣忽近忽远,偶尔传来一连串野兽的低吼,隐约夹杂着另一种悠长鸣吟,仿佛某种体型庞大又温顺的食草动物在呼唤同伴。

在这静谧又古老的异星丛林中,一行人类遇藤砍伐,遇溪搭桥,默默赶路,相比周遭的一切,他们的体型显得无比渺小,神情却分外轻松,宛如郊游。

武装无人机在头顶盘旋,李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队伍中间,渐渐发现越来越多的昆虫和小型动物出现在周围的藤蔓间,阔叶与枝桠上,似乎整座丛林都在监视他们这群不速之客。

更夸张的是,每一种动物,每一株植物都或多或少地拥有灵感。

到后来,他已经麻木,懒得再试,而且该隐过于兴奋,不停地发现稀奇古怪的动植物,每次都拉着他看。

厄尼诺的生态环境咋一看和地球相似,近距离观察却大相径庭。

比如他们遇到了一丛类似“大王花”的巨大植物,花瓣舒展,直径将近两米,色彩绚烂至极,“花芯”位置是一处凹陷,里面有一只圆鼓鼓的小虫子转着圈儿爬动,神奇的是每朵花里都有打转的小虫。

李凉觉得那小虫子是植物的拟态诱饵,得到先遣军科学官的赞同。

该隐却不信邪,将机械手直接伸了进去,“人畜无害”的娇艳花朵立刻冒出“獠牙”,把她的手咬得嘎吱吱~嘎吱吱作响。

《仙木奇缘》

李凉看着“咯咯咯”笑得前仰后合的该隐,觉得这女人算是想开了,重新做回了“周小棉”。

————

一个小时后,队伍踩着独木桥般的藤蔓,越过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踏上一块平坦巨岩。

李凉刚站稳,忽然听到通讯耳机传来突击舰舰长的声音:“注意,登陆部队,有十五名厄尼诺……呃,厄尼诺人正在靠近……什么情况?”

陆战队员们显然从头盔视镜中看到了敌人,举枪时,动作却有些犹豫。

李凉也在灵的视野中注意到一颗颗心脏“靠近”,只是它们离地高度很小,说明来的人非常低矮,就像一群……

哗啦~

灌木丛一阵晃动,站在队伍最前方的令野忽然卸下了肩上的巨炮。

下一刻,一群炸毛野孩子大呼小叫地冲了出来,像小猴儿似地手脚并用冲到令野身前,有的抱腿,有的顺着腿往上爬,眨眼间,高大如熊的令野挂了一身小屁孩。

冬冬~

当当~

啪啪~

小孩儿们用牙咬,用拳头砸,用巴掌拍,对付着眼前的“巨人”,奈何“巨人”的“皮肤”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东西都要硬,难伤丝毫。

“噗~咯咯咯咯咯……”该隐捂着肚子,乐得不能自已。

“……”

所有人都愣了。

李凉同样一头雾水,他以为某个小孩儿会掏出一颗手雷什么的炸翻令野,结果这帮童子军真的在肉砸铁。

这……手不疼吗?

令野终于不耐烦起来,像捏小鸡仔似地拽下骑在脑袋上的孩子,又甩飞胳膊上吊着的几个,一踢腿,把个爆炸头小野孩踢了过来。

该隐赶忙凑过去,左手按住那个小家伙的脑袋,伸出右手食指逗弄他的鼻子:“嘿哎,小东西~~”

爆炸头小孩龇牙咧嘴却难以挣脱,勐地一口咬上该隐的手指,又突然愣住,缓缓松嘴,一低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

他怔怔呆了一会儿,然后……放声大哭。

“哇……”

这一嗓子仿佛引发了“狼嚎”,所有小孩都开始坐在地上大哭,简直声泪俱下。

“哇~~~”

“哇呜哇呜~~~~”

场面一瞬间变成了幼儿园新生入园。

“始作俑者”该隐摊开双手,表示自己非常无辜。

李凉瞪了她一眼,走上前蹲下,轻轻拍了拍爆炸头小野孩的脑袋。

没想到小野孩立刻从痛哭流涕变成了抽抽搭搭,单眼皮小眼睛眨巴着,透着与野兽迥然不同的,智慧生命才有的狡黠。

“哎?”该隐在旁边蹲下,慢慢把右手食指伸向小野孩嘴边,被李凉一拍,又若无其事地收了回去。

很快,所有小孩都停止嚎哭,眨巴着眼睛端详人类。

李凉回头问道:“厄尼诺人用孩子当哨兵?”

科拉克与同僚交流片刻,摇头道:“父神,我部派出的侦察连从未遇到这种情况,只遭遇过‘刹鲁姆’氏族的部落卫士。”

“太不正常了,”先遣军科学官眉头紧锁,“厄尼诺人从不让幼儿离开领地范围,因为很多大型动物会捕食他们。”

李凉点了点头,起身吩咐道:“把这些孩子带上,继续向前。”

他已经试探过,在场的小孩全都是“古弗”,完全没有灵感,至于小家伙们是不是部落派来的“哨兵”,根本无所谓,从穿越灵理之门的那一刻起,人类便是这个宇宙的唯一霸主。

相反,他倒是希望遭遇袭击,简单粗暴,说明厄尼诺人的脑子和外貌一样原始。

————

厄尼诺人的“反抗军”来的比想象中更快。

二十分钟后,突击舰再次发出警告,一支五十人组成的队伍正在靠近。

地面特战队列阵以待,武装无人机已经提前出动,盘旋在敌人头顶。

然而,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并没有打起来。

因为最终走出灌木丛,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群老弱病残。

他们有的已经老得走不了路,被两个没那么老的老人架着,还有瘸腿的,瞎眼的,缺胳膊少腿儿的,甚至有个老头还背着一个死活不明的。

这下众人是真懵了。

令野一挥手,四名陆战队员挺起“动能偏移”护盾向前推进,一路来到“反抗军”阵前。

只见为首的厄尼诺老人颤颤巍巍地举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用力”敲下。

冬~

木棍脱手,掉在了地上。

那名陆战队员愣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老人倒是不依不饶,气喘吁吁地捡起木棍又敲了一下,结果这次劲儿使得大了,木棍反弹,砸在自己脑门上,成功将自己击倒。

“……”

“战果赫赫”的陆战队员茫然回头,发现指挥官们一样迷茫。

该隐径直走上前,上下打量了对面一番,皱眉道:“你们这是……”

“呜!哈!呜刹鲁姆!呜!哈……”

老弱病残们艰难地踏地瞪眼,做出恐吓的姿态。

“明白了,”该隐满脸严肃点了点头,回头说道:“给点饭。”

李凉扶额,感觉头很大。

憋了半天,他无奈道:“带上老头儿,继续前进。”

————

接下来的旅程变得无比墨迹,厄尼诺老弱病残们推推搡搡地往前挪,对人类的驱赶置若罔闻,与其说押送,更像敬老院团建。

李凉非常希望能尽快遇到真正的部落勇士,或者来一队妖精伏兵也可以,反正身旁的“大海星”闲着也是闲着,他还能顺便观赏一下“魔法师”级别的圣祭司出手作战。

可惜,一路上他也没在灵的视野中发现妖精魂器的影子,也没有代表艾露恩力量的魔法符号,妖精撤得是一干二净。

好几次,他都想把拖后腿的厄尼诺老弱病残和野孩子扔草坑里拉倒,又觉得这种古怪的情况或许另有隐情,最终作罢。

足足一个小时后,丛林稀疏起来,厄尼诺人用圆木扎成的高墙已清晰可见。

队伍停下,一部分陆战队员看管“俘虏”,李凉带着剩下的人加快速度,穿越一片类似“防火隔离带”的空旷区域,来到高墙前。

突击舰传来实时影像,超过三万名厄尼诺人正聚集在墙后,包括三支来自‘刹鲁姆’氏族的部落卫士。

李凉丝毫没放在心上,他背着手,和该隐一起仰头打量高逾十米的木墙,就像旅游时终于到达景点。

参观结束,他随口道:“把这面墙轰开。”

当令野扛起灵能抛束炮时,一连串轰隆声中,木墙从中裂开,缓缓向两侧缩进。

数以万计的厄尼诺战士蜂拥而出。

然后,尽数匍匐在地。

李凉愣了一下,目光掠过嵴背铺成的地面,看到了高墙之后唯一站着的身影。

那个特别的厄尼诺人矮小句偻,全身笼罩着暗黄色的皮毛,迎着他的目光缓缓抬起头,兜帽下,两行血泪。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万古神帝我的细胞监狱我的混沌城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间谍的战争逆剑狂神踏星长宁帝军
相关推荐:
浴火都市变身之幸运召唤师金属狂想御鬼小农民重开做房东魔神从蜘蛛侠开始大秦有妖气大秦有盛世神话从文豪开始小丑的游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