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你很有自信嘛(请不要订阅本章)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此外,其他有魔法使加入的队伍也大多获得了比往年要优秀的成绩。

我的指导说不定多少发挥了些作用。

看著三人登上表彰台领取了奖状和奖金,我一个人沉浸在感动中。

「威尔,那三人毫无意外的获胜了」

「这下必须按说好的请她们三人吃蛋糕才行,当老师必须遵守约定嘛」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算了,随你喜欢吧」

三天后,我按照约定带三人来到一家王室御用的水果蛋糕店。

这是家老字号的水果店,因为会向宫廷提供水果所以能使用王室御用的招牌。

他们同时也在经营甜品,这里出售的加入水果的甜品在王都非常有人气。

鲍麦斯特伯爵家也通过冒险者公会向他们提供了不少魔之森产的水果,算是他们的熟客了。

「老师,这么高档的店真的可以吗?」

为人认真的阿格妮丝,看到店面和建筑的豪华程度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让我请客了。

毕竟是最便宜的水果也要一个十铜分的,庶民不太敢光顾的店。

也难怪她会觉得不太合适。

「这是为了庆祝你们优胜,而且限定今天所以没关系。既然定下了约定,那老师就会遵守」

「非常感谢」

果然,女孩子一旦看到甜食,就很快顾不上别的了。

阿格妮丝露出很开心的表情。

「要大吃一顿哦。噢———!」

「要大吃一顿」

提出拿到优胜就希望我请客请求的辛蒂,也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限定版蛋糕。就吃这个吧」

贝蒂也非常开心,让我觉得幸好选择了这家店。

带著三人走进店里后,已经有一位很有品味的暮年男性在等著我们。

「久候多时了,鲍麦斯特伯爵大人。我是水果蛋糕店『布林希尔特』的店头萨萨尔。欢迎您今天光临本店」

「居然要店头亲自出来接待,这可真是多谢了」

因为是人气很高的店所以姑且事前做了预约,因此现在店头才会亲自出来迎接吧。

我果然被当成了VIP。

「最近,使用了魔之森产水果的蛋糕备受好评,我们的生意也因此扩大了很多。所以想趁机向您表达一下谢意」

这位店头好像是艾戴里欧先生的熟人。

据说两人正在联手,在王都和周边地区扩张他们麾下的支店网。

虽然王国北部地域的物流在帝国内乱时受到了伤害,但从全体来看,因为南部·帕尔肯草原的开发,王都的再开发,导致王都中的贫民区面积大幅减少,周边地区的景气也好到沸腾。

《仙木奇缘》

因此,即便价格昂贵,普通市民出想庆祝就去『布林希尔特』的印象,偶尔在这里尽情购物的情况也变多了。

「已经为您准备了特别用餐室。这边请」

「让你们费心了」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是名人,而且……」

布林希尔特的咖啡区有很多客人,我又是特别显眼的贵族。

因此我们要是和其他人在同一个空间里吃喝会有各种麻烦,所以店头才会特别关照一下吧。

「那么,我来带路」

在店头亲自带领下,我们被带到VIP专用的包间。

「这就是本店的菜单」

「大家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吧。吃不完的话,打包带回家也可以」

「因为有魔法袋呢」

之前的课上,我带大家进行了师傅教我的魔法使用魔法袋制作的实习。

制作者魔力量不多的话只能做出收纳一个背包容量的魔法袋,但阿格妮丝她们三个做出的魔法袋就有著相当的容量。

只是土特产蛋糕程度的话,应该多少都放的进去。

「放入魔法袋后物品的鲜度就不会下降了。也就是说……」

「哇———,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可以随时享用到布林希尔特的味道了呢」

辛蒂和贝蒂都非常开心的确认起自己魔法袋的状态。

「让各位久等了」

「好厉害……」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像做梦一样」

餐桌上,摆满了蛋糕、布丁、巴伐利亚卷、芭菲等大量甜品。

其中似乎还包含了时下没有的,尚未加入菜单的新式甜品。

「这是预定下周开始出售的新商品。若您愿意给出些评价那将是我们的荣幸」

店头很贴心的向我们免费提供了即将推出的新甜品。

我也带些新甜品回家给埃莉丝她们吧。

「好了,不用客气大家开动吧」

「「「是!」」」

我们开始按顺序品尝桌上的甜食。

为了现在大家都没吃午餐,接下来应该能吃掉相当的量。

「味道不会太甜,感觉不管多少都吃得下」

「美味」

「好幸福」

吃著甜食的三名女生都露出非常幸福的表情。

带她们来总算物有所值了。

「可是,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其他同学……」

「条件是获得优胜,所以不要紧」

虽然是很有性格认真的阿格妮丝风格的想法,但冒险者和魔法使的世界实力就是一切。

我接受了获得优胜就请客的条件,阿格妮丝她们也达成了这个条件。

其他同班同学也接受了前提条件,所以现在他们没法抱怨什么。

想让我请客的话,去拿下优胜就好。

这个世界里,所有人都很正常的这么看待问题。

「吃的好饱。老师,非常感谢您的款待」

「老师,多谢款待」

「真的非常美味。多谢款待」

吃了大量的甜品,也拿到了大量土特产。

三人都非常满足的样子,看到她们的表情连我也觉得很开心。

「也就是说,她们都是威尔的新妻子候补了?」

「艾尔,你到底是从哪里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我这个老师按照约定吗,请获得了优胜的三名学生吃饭。就只是这样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

「肯定只是这样而已吧!」

当天夜里,回到家后我用土特产让埃莉丝她们也好好享受了一番甜品。

跟大家一起吃蛋糕的艾尔,突然说出莫名其妙的话。

「我只是作为老师,给努力的可爱学生们一些奖励而已」

「不是,贵族或有钱人带著年轻的小姐姐来布林希尔特那种水平的高档店的话,就只会让人产生那种想法吧」

「心灵污秽的人……真让人讨厌啊」

「所以说,就算威尔你没那种打算,世间的人会怎么想可不知道哦?」

「那种事又没必要一一在意」

帝国内乱中拿到的功绩,隧道那次的骚动。

如果每次都去对世间的风评一一在意的话,我可能需要去找心理咨询师了。

「放心吧,艾尔。世间的人应该是这么想的:威尔也收弟子了」

按照伊娜的说法,我现在从冒险者预备校的魔法使班级中收了最优秀的三名学生做自己的弟子。——世间的印象应该是这种感觉。

「弟子吗……关于魔法使的师徒制度,我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

「我也不太懂……这方面到底是怎样的?丽莎小姐」

「倒也无需做正式登陆之类的事,只要师徒双方同意就够了」

最近终于能正常说话的丽莎,为我们说明了魔法使师徒制度的细节。

「这种时候,应该有布兰塔克先生冒出来进行解说吧。他最近在干什么?」

「师傅大人他,正忙著……看孩子……」

最近,我几乎没怎么见过布兰塔克先生。

理由就是他的孩子在内乱期间出生了,于是他把大部分时间精力都用到了和家人相处上。

因此,除了真的有要紧事时外,他都不会出现在我们眼前。

在露易丝和卡特莉娜眼中,以前明明堪称究极的独身主义者,现在却粘在孩子身边不肯走开的布兰塔克先生,让她们觉得简直有趣到不行。

「虽然我也教导过卡琪娅,但果然还是男性教男性,女性教女性的组合比较好吧」

「因为容量配合的问题吗……」

由于亲子、恋人、配偶关系之外的男女进行容量配合会被世间戴著有色眼镜看待,因此男性更喜欢和男性,女性也更愿意和女性做这件事。

不过,异性师徒之间做容量配合似乎也并不罕见。

「可是,卡特莉娜的师傅是布兰塔克先生吧?」

「容量配合,是和威尔大人做的」

「那就没问题了」

维尔玛的回答让卡琪娅释然了。

到和我们相遇为止,卡特莉娜是完全靠自力学习魔法的。

相遇后她除了容量配合是和我,其他疑问都是由布兰塔克先生来指导,所以布兰塔克才算是她的师傅。

「俺的师傅是大姐头,帮忙提升魔力的是老公……」

自己这么说完后,卡琪娅的脸变红了。

是感到害羞了吧。

「卡特莉娜很厉害的哦。明明年龄比俺小,却能独自学会让大姐头都钦佩的魔法」

「我的基础知识,也是布兰塔克先生教的」

丽莎的话,曾在成人前接受过布兰塔克先生的指导。

仅仅靠这种基础知识就自学成为一流魔法使的卡特莉娜,让卡琪娅很是钦佩。

「不过关于这个,卡特莉娜她其实……」

「威德林先生,我怎么了吗?」

「什么事也没有」

「好可疑……」

卡特莉娜没有卡琪娅那样的社交能力,所以她想不自学成才也不行。

这就是所谓迫不得已的成功吧

当然这些话都不能说出来。

「埃莉丝的话,是在教会接受的指导吧?」

「是的,我在那里学会了治愈魔法用法的基础」

接下来,在和我做容量配合前,埃莉丝的魔力已经提升到了容量极限。

那之后,则是被我用不能当著外人说出来的方法提升了魔力。

「不过我也从布兰塔克先生那里学到了很多小诀窍,所以很感谢他。露易丝小姐、伊娜小姐、维尔玛小姐也是这样的吧?」

露易丝的师傅虽然是导师,但偶尔也会接受布兰塔克先生的指导。

和我结婚后才成为魔法使的伊娜和维尔玛,更是被他从零开始指导过。

「俺是这样,老公也是这样吗,布兰塔克先生的学生真多诶」

内乱期间,他还指导过帝国的魔法使们,搞不好布兰塔克先生的弟子数量之多在整个大陆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因为这个缘故,好像也出现过把他拉拢到王都任职的话题」

「埃莉丝,这是通过霍恩海姆枢机卿得到的情报?」

「是的」

王国曾计划让布兰塔克先生成为法衣贵族,或是把冒险者预备校校长的职位交给他。

埃莉丝从霍恩海姆枢机卿那里听说了这些事。

「但是,布雷希洛德边境伯在这件事上没给出好脸色,布兰塔克先生自己也不愿意」

布兰塔克先生是个觉得贵族生活很麻烦的人,布雷希洛德边境伯家给他的待遇又很不错。

冒险者预备校校长那件事,好像也是打算用塞给这个职位的手法将布兰塔克先生的身份固定为贵族的贵族们的阴谋。

还是老样子,一群总在策划麻烦阴谋的家伙。

「听说过去对布兰塔克先生多有关照的贝林克校长,也曾想用他有能力又会好好完成工作的理由把校长的位子塞给他,同时趁机让自己退休」

好像因为布兰塔克先生严词表示了拒绝,整件事最后才不了了之。

「好麻烦的话题」

「但是,亲爱的你到底打算对那三名魔法使怎么安排呢?」

「诶?怎么安排是指……」

还有什么安排的,就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把全套课程都教完,在结业式上对她们和其他学生们说句『你们很努力』,然后向电视剧里的老师那样沉浸在感动中而已啊。

这一切结束后我的临时讲师任期也就到期了,虽然毕业后我也愿意以师傅的身份照顾她们,但那些都要到时再视具体情况而定。

「我想其他贵族们,肯定都正战战兢兢的观望著这边的进展吧」

本来打算想方设法把有才能的年轻魔法使拉入自己的家门。可现在她们都备受我的关爱,难不成鲍麦斯特伯爵家打算把三人收入自己麾下吗?埃莉丝觉得会有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即便不那么做,咱们家以伯爵家来说已经拥有过量的魔法使了」

除了我这个家主,其他魔法使都是我的妻子所以谁也无法抱怨什么。

然而,如果我现在再招揽其他魔法使,对此觉得忍无可忍的贵族就会出现——埃莉丝这么警告我。

「虽然会在指定期间教导三人,但我还是希望她们自己决定今后的出路。当然,我会接受这方面的指导和商谈请求」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被周围的人各种啰嗦也是优秀魔法使的宿命吗。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阿格妮丝她们能自由的选择人生道路。

因为自由现在已经距离我自己越发遥远,所以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

「只要能让她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出路。我作为老师,会为此不惜任何努力」

「威尔真的,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扮演老师演上瘾了呢」

「不要说演上瘾啊!」

虽然这么不由自主的反驳了艾尔,但仅仅数日后,预备校里就发生了变化。

「阿格妮丝同学,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的小队?」

大野外远足的结果也是原因之一吧,阿格妮丝她们三个变得经常会收到其他学生的入队邀请。

「抱歉。我们更习惯三人一起行动」

然而,三人却似乎觉得现在的小队已经很足够,把所有邀请都拒绝了。

由三名魔法使组成的队伍虽然很少见,但既然能拿出成果当事者本人也接受,那就容不得外人再多嘴。

不过,来邀请的人中也有可疑的家伙。

「执著于由拥有魔法使这种稀有才能的三人组队什么的,也太没有效率了。就由我来给你们重新分配组队吧」

像这样不知为何态度高高在上的白痴总会定期出现,冒险者明明是必须赌上性命才能做的工作,为什么我们必须把队伍编成的权利交给刚刚见面还不熟悉的你?

被阿格妮丝这么指摘后,那小子居然反过来生气了。

「比起三名魔法使组成的队伍,各带一名魔法使的三支队伍更有效率吧!我最擅长这方面的分配了!」

「行了行了,到此为止」

我制止了白痴继续向阿格妮丝她们吼叫。

这人看上去也就比我年长几岁的样子,真不知道他凭什么态度那么傲慢。

「你是什么人?」

「要加入哪支队伍全由冒险者自己决定,他人强制不来的。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吗?」

「都说了我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率的吧。再说,我可是贝亚男爵家的人」

我逐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看起来,有些贵族家为了把阿格妮丝她们挖到手,就特意把这种白痴送进了预备校。

因为才刚来不久,所以也不认识我。

「你如果真要讲效率,让战力分割导致队伍中出现牺牲的话,从那时起整体的效率就下降了吧」

虽然以前也说过很多次了,总之在需要赌上性命的战斗里由某人公平分配战力的做法,根本狗屁不通。

因为这属于需要队伍成员靠自己的意志决定的东西。

「你也是魔法使吗?魔法使的魔法的确很厉害,但要作为冒险者和人组队的话,还是交给从小就接受高度教育的贵族的我来分配更好」

虽然看上去没什么战斗力,但听这说法难道他的指挥、调度能力很优秀?

虽然我觉得军队先不说,对于人数不多的冒险者小队战斗力低下属于致命伤来著……。

「你不也还很年轻吗」

我倒觉得,这个贵族宝宝多半在家里被当成多余的人对待。

继承人或真正有能力的人,有其他正经的工作要忙。

「你的话我知道了。但是,要加入哪支队伍果然还是应该由冒险者本人来决定。而且,这些女孩们还未成年」

「这方面你尽管放心吧。只要我贝亚男爵家给出出击命令,不管多大年龄她们都可以进入魔物领域」

「你是笨蛋吗……」

我十二岁的时候,也曾听从王国政府的从军命令参加了老属性竜古雷德古兰多的讨伐战。

虽然贵族家也能对家族或领民下达类似的命令,但正经的贵族很少会那么做。

解放领地内魔物领域的工作交给已成人的厉害冒险者才是常规做法。自家的魔法使只有在镇压内乱、参与纷争、讨伐山贼这类领主和家臣、以及继承人和其他孩子也会参与的情况才会出动。

贵族仅仅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意使唤魔法使,通过魔物素材获取好处。这样的压榨行为只会换来世间的白眼。

「首先你的前提条件就不对。这些女孩们并不是贝亚男爵家的领民。就算真的要对她们发布从军命令,那也是王国政府的工作」

「这些问题,只要她们转籍成我贝亚男爵家的领民就没关系了」

「喂……」

眼前这个白痴,对自家的领地非常有自信吗?

不,不是那样的吧

看看我老家就明白了。

在王国直辖领正常生活的住民们看来,他们根本没道理非得移居到连名字都没怎么听说过的男爵领去。

移居到其他贵族领的话,子爵领以上的地方倒是也有考虑的价值。毕竟布雷希洛德边境伯领的生活水平就和王国直辖领没多大区别。

但是,男爵领或级别更低的领地就是一种赌博了。

这类领地里是有因为家主或统治系统优秀而生活起来更轻松的地方,但也有完全不行的地方。

贝亚男爵领属于哪边,看眼前这个白痴就一目了然了吧。

肯定是不行的那边。

他们想利用阿格妮丝她们来赚钱的想法简直不要太明显。

「说到底,你到底是谁?虽然看上去是学生,但要是再啰嗦的话,我就告诉父亲大人让他惩罚你哦」

「惩罚啊……」

到底会是怎样的惩罚,有点在意哩。

「没错!就算是魔法使,区区平民还是闭上嘴……」

「我说啊,你看了还不知道吗?我是讲师啦。虽然是临时的吧」

这世上似乎总会有超出人们预想的白痴。

即便看到我的打扮,这个白痴似乎也只把我当成志愿成为魔法使的贫民看待。

「讲师?这么年轻的你?别胡说了!」

「不,我没胡说。顺便说下,我的名字是威德林·冯·班诺·鲍麦斯特。虽然我觉得和你不会再见面了,但还是姑且做个自我介绍吧」

「什……屠龙的英雄……」

听到我的名字,贝亚男爵家的年轻男子和他的跟班立刻溜走了。

「这可真是,遇到了个不得了的笨蛋吶」

赶走笨蛋们后我向贝林克校长报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结果校长也露出藏不住的无语表情。

「正经的贵族的,会更正规的来招人。也会好好明示会给出什么样的待遇」

只有没什么钱又贪欲深重的贵族,才会像那个样子抢人。

先是把目标拉拢成同伴,再强行让对方成为贵族子弟的情妇,把人家挣到的钱全交给老家。

据说,偶尔会有女魔法使被这样的寄生行为害的很惨。

「贝亚男爵家吗……得向公会报告才行了」

「报告后会怎样?」

「当然是把他们加到黑名单里去」

上了黑名单后,就几乎无法再提出指名委托。

冒险者不聚集过去的话,即便领地内有魔物领域,他们也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狩猎,创造不出多少财富。

「那他们为什么还做出那种蠢事……」

「估计是因为领地内并没有魔物领域吧」

因为只是个贫穷的男爵领,所以就策划出让多余的儿子诓骗几个女魔法使到老家来的阴谋。

想通过这么做来改善领地的财政状态么。

话说,那个白痴又不是什么帅哥。

以当小白脸为目标的话,至少本人应该长得很帅,否则很难成功的吧。

「这样的贵族往往自尊心反而很高啊。虽然对正妻或有身份的侧室能正眼相看,但平民家的女儿不配加入高贵的我家所以就满不在乎的对待」

只当成非公开的情妇来榨取金钱。

在女魔法使看来,可以说完全是最好别扯上关系的一群人吧。

「啊———,必须提醒大家注意了。话说,挖人行为增加其实也和鲍麦斯特伯爵大人你们有关哦」

「我们吗?」

「虽然是间接的吧。你们不是在帝国内乱中大肆活跃了一番吗」

我、导师、布兰塔克先生、卡特莉娜、埃莉丝都在帝国内乱中立下了很大战功。

任谁都想象得到魔法使可以在战争中大显身手,于是听到实际成果后,很多人就产生了自己家也得有魔法使的想法吧。

结果,就是对还在预备校上学的学生们的挖角急剧增加。

「从魔法使的人数上来看,顾不到魔法使的贵族数量压倒性的多。而且鲍麦斯特伯爵实在受了太多魔法使的好处。不仅是战争,连领地的急速发展也能够实现,于是其他人也想要魔法使想的不行」

即便是初级也罢,有魔法使和没有魔法使会有很大区别。

然而实际上,擅长的魔法在身处的环境中却派不上用场——这样的魔法使也是有的。

我身边最近的例子就是卡琪娅。

她的魔法对领地开发和农业都没什么用。

虽说给自己使用身体机能强化的话可以干很多农活,但光靠一个人在田里劳作也拿不出多少成果。

「看起来,计划必须得提前了」

「提前,难不成……」

「对,就是在鲍麦斯堡开设冒险者预备校」

和贝林克校长谈完回到家后,我立刻找来罗德里希。

然后,把来自预备校的请求传达给他。

「将预备校的开设提前吗。完全是有可能的」

「预定中是一年后的吧,不要紧吗?」

「是的,其实占地和校舍都几乎完成了。宿舍虽然还在建设中,但先把人员们临时分配到其他旅店居住就可以了。反正最开始时也不会有多少学生吧」

「还是老样子,准备的十分周全啊」

不愧是罗德里希,领主根本已经可以让给他当了——我不由得这么想。

「开设预备校最辛苦的部分,其实是各种麻烦的手续和需要花很多时间的审查环节。既然对方主动提出希望尽早开校,那么可以当做这些部分都会很快结束吧。话说,当家大人,您刚才是不是在思考什么会引起骚动的事?」

「你想多了」

不愧是罗德里希,让我见识到了他敏锐的直觉。

居然察觉到了我心中想把领主位置推给他的愿望。

「去准备吧」

提出这个话题一周后,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支部眨眼间就开设好了。

「手续和审查怎么样了?」

「其实审查大部分是由王国政府负责的。但是,最近很少有想开设新冒险者预备校的申请,所以只要愿意,将审查时间缩短就是可能的」

「我都不知道这些事」

「因为是没怎么公开过的情报呢,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开校了的冒险者预备校中庭里,埃里希哥哥向我说明了这些事。

因为平时没什么工作,一拿到工作就会想方设法将其拖延漫长化。

不管在哪个世界,公务员们的想法看来都是一个样。

然而,因为这次冒险者公会很著急,所以审查很快就结束了——大致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因为学生宿舍还没完成能接收的学生数有限制,而且大部分不是新入学生而是转学生,但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支部还是开始运作了。

校长由贝林克校长冒险者时代的熟人担当,教师由升职后的王都预备校非全天讲师担任,学生也大部分是来自王都预备校的转校生。

总之先以这种状态活动起来,当来春正规新生到了后再对预备校体制进行调整。

「因为仅仅一周还是太勉强,所以手续和审查其实现在还在进行中,但给出正式许可应该不会有问题。而且不管再怎么拖延,到明年新生入学时应该也会结束了」

「帮大忙了,埃里希哥哥」

「我什么都没做哦。今天只是来传话而已」

开设冒险者预备校后,王国政府也拿了辅助金出来。

因为这个关系连埃里希哥哥来到了鲍麦斯堡,向我说明各种台面下的缘由。

「从可疑的贵族手里保护魔法使的种子人才。虽然我原本的打算只是这样,但现在也觉得我家的魔法使有点太多了……」

我发出希望有王都预备校的学生转学到鲍麦斯堡分校的布告后,申请者立刻大批涌来。

尤其是魔法使班学生,所有人都提出了转学申请。

这下连我也觉得自家的魔法使有点多过头了。

「威尔的妻子们虽然在休产假,但鲍麦斯堡预备校的讲师的话她们还是能做的吧。就教师阵容的充实程度的话,连王都预备校也赢不过这里呢。只要不强行拉拢学生们就没关系啦」

实际上,冒险者公会那边也提出了请我们去授课的申请。

这方面,预定在不勉强的前提下,由埃莉丝、卡特莉娜、丽莎出面去应对。

「来鲍麦斯堡的话就能接受安定的指导,在这边打工也更能赚钱」

埃里希哥哥说的没错。

如今还在发展中的鲍麦斯堡近郊有很多顾及不到的自然领域,里面栖息著大量猎物。

所以对预备校的学生们来说,在这里打工更简单也更有赚头。

「可也不能因为这样,魔法使学生就都……」

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分校虽然只有将近两百名学生,但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魔法使。

其他预备校根本无法想象会有这么多魔法使学生。

「招聘的话,等学生毕业后能独当一面时再进行也可以的嘛。魔之森作为狩猎场来说又是最棒的地点。于是到最后,其他分校的毕业生也聚集到了魔之森这里来」

因为魔之森产的素材和采集物总是供不应求,所以能卖出很高的价钱。

既然都是要赌上性命,那选择回报率更高的场所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未成人前我会照顾他们,但成人后要不要接受其他贵族的挖角就是他们的自由了……」

贝亚男爵家的挖角行动会成为问题,是因为被挖角的阿格妮丝她们还是预备校学生的缘故。

虽然法律上没有问题,但默认的规则是禁止这么做的。

区区贫穷男爵家做出这种事的话,冒险者公会在对他们降下惩罚时不会有任何犹豫。

「威尔,到春天为止会很辛苦吧」

「似乎是的」

我得指导转学来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分校的魔法使们,王都预备校的临时讲师工作也还要继续做。

虽然王都预备校所属的魔法使人数已经变成了零,但可能出现对十到十一岁的,还没达到入学年龄的魔法使进行指导的情况。

贝林克校长很可能打著在入学前打好基础的名号,不知道从哪里召集来那样一批见习魔法使。

看起来,到埃莉丝她们临产为止这件事我都没法放手了。

「这一切,到埃莉丝她们临产时就都结束了哦」

「真的会到那时就结束了吗?威尔的指导在预备校里可是颇受好评呢。而且……让人羡慕啊」

我正在新开设的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分校前和埃里希哥哥闲聊,阿格妮丝她们三个跑了过来。

「老师,马上就到开课的时间了哟」

「新校舍,木头的气味很好闻呢」

「老师的哥哥,和我家哥哥不同看上去很能干。又帅,好羡慕啊……」

「埃里希哥哥,晚上见了」

「也是呢。一起去吃个晚饭吧」

和埃里希哥哥道别后,我拉著三人的手向崭新的校舍走去。

结果到最后,我要继续在冒险者预备校的鲍麦斯堡支部当临时讲师了。

「原来如此!就是说我终于也得到了指导新人的立场吧。这都是我努力和才能的结果呢」

「你看来擅自产生了很大的误会。要指导的不是新加入府邸的女仆,是临近完成的冒险者预备校鲍麦斯堡分校宿舍的学生们。因为鲍麦斯特伯爵领基本总处于人手不足的状态,负责管理宿舍的人员还没招募到,所以宿舍正式投入使用后一段时间里,学生们都得自己打理宿舍的事务,例如伙食他们就必须自己准备」

「也就是说,由我来教教那些不知世事的少爷小姐们基本的家事做法?」

「你凭什么态度那么高高在上的……算了也行吧。其实本来没必要这么做的,这也是当家大人的慈悲」

「知道了!我会严格锻炼他们的!」

「你没听到我的话吗?蕾娅。只需要教基础就可以了」

多米尼克姐姐的腹部已经膨胀的越来越明显,可她还是老样子死板又认真。

还特意跑来向我说明……一定是因为她从小和埃莉丝大人一起长大的缘故吧

鲍麦斯堡的冒险者预备校分校完成后,当家大人他们也开始以临时讲师的身份在那里传授魔法。

由于是匆忙开校的宿舍还没完成,学生们现在只能分散开去鲍麦斯堡的各旅店居住。

虽然宿舍完成后所有人就能搬进去了,但这里又产生了其他问题。

鲍麦斯特伯爵领总是处于人手不足状态,因此现在还没找到负责在宿舍里煮饭、扫除、洗涤的舍长。

老实说,我对此只有『有必要准备的那么周全吗?』的想法,但当家大人是位温柔的人。

他一定觉得既然学生被交给了自己,那就该好好的照顾他们吧。

既然没有舍长,就只能让入住的学生们轮番自己准备伙食了。

虽然鲍麦斯堡也有不少餐饮店,但价格普遍偏高预备校的学生应该很难经常去光顾。

那么就趁这个机会,让他们学会自己做饭、打扫、洗衣服吧。

而负责教学生们这些事的临时讲师的工作,就落到了我头上。

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必须好好回应当家大人的期待,我会努力的!

「虽然我是抱著这样的想法来的……」

在马上就要完成的宿舍前只有三名学生在。

还以为要教更多的人学习家事的基础知识,难不成我其实在当家大人心中评价并不高?

「啊咧咧?」

「 怎么会这样———!」

看起来这个情况也在当家大人的预料之外,他一个人大叫个不停。

连立下无数功绩,一代就成为了大贵族的当家大人也有猜测落空的时候呢。

「能自己做饭扫除洗涤,别说冒险者了,对独立生活的大人也是基本技能吧!」

「尤其是新人冒险者不自己打理这一切可不行呢。可是威尔,志愿成为冒险者的家伙大多就是这个样子哦。连不是必修的临时研修也会出席的人真的不多啦」

在我们面前大叫的当家大人,被埃尔文大人指摘想法太天真。

看起来,当家大人的善意并没能传达给学生们……。

「这很奇怪吧?能自己做饭的话,成为冒险者后在野营时应该会有很大帮助才对。洗涤也是。那些学生,也并不都是出身好到平时可以把这类工作全交给仆人处理吧?」

「那样的家伙很少。我也是自己做这些事的。只有以前在王都居住时,才会把都交给府邸里的女仆小姐」

「如果在工作期间遇到需要野营的情况,他们打算怎么解决伙食问题啊!」

「应该是打算用事先买好的乾粮搞定吧?」

「这些都市出生的豆芽菜宝宝,连会不会点火煮水都不一定呢。那么现在学学也没损失的吧!」

《日月风华》

这么说起来,确实冒险者有时也会去无人居住的未开之地、或是魔物领域进行连续数日的狩猎。

那种时候,能否准备虽然简单但起码也是温热的食物,应该会对第二天的士气造成很大影响。

乡下孩子的话,大多都帮家里做过自己点火、切食材,简单烹饪之类的工作。

府邸里乡下出身的女仆同僚们都是这么说的。

话说,没想到在王都这样的大都市居住后,有很多孩子会连点火都不会。

当家大人想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才为了到舍长入职为止至少教会学生们简单的煮饭方法才把人召集过来……。

结果却是现在这样吗。

「啊———!明明战争也好狩猎也好,战斗时补给才是最重要的啊!」

「你的反应太夸张了。学生们毕竟还是孩子,会沉迷于更帅气的剑或魔法的练习也是没办法的吧。等他们入住宿舍后轮到自己煮饭时吃过苦头,应该就会主动来讨教了」

「明明遇到困难前来就好了啊……」

「他们是孩子嘛,尤其是预备校时代的学生,总是很晚才察觉到这些事」

在预备校里经历下这些失败也没什么不好的,埃尔文大人这么安慰当家大人。

不愧是我将来的老公。

想的真远。

「再说,至少威尔的弟子们都来参加了,这不就够了?」

明明是非必修,也不在教程之内的短期研修,可还是有三个女孩子来参加。

我记得,她们都是被当家大人认同了魔法才能而被当成弟子看待的孩子们来著,但这些女孩的目的一定是那个吧。

「对不对?至少威尔的弟子们都能理解你的苦心啦」

「是的,老师。我听说成为冒险者后,也会遇到长时间在远离人烟的场所里工作的情况。那么最低限度的自炊能力就是必须的」

「洗涤、装备的简单修理也是如此呢。装备在没有修理店的地方损坏时,能不能做应急处理会有很大不同」

「不管是什么工作,把环境打扫乾净都是基本。罗萨小姐也是每天都把哥哥的店仔细打扫乾净的」

「呜呜呜……有能好好理解我苦心的人在真是太好了」

弟子们能理解自己想法,让当家大人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他一定非常开心吧。

「我虽然会帮家里做事,但主要都是家业方面的工作没怎么做过料理。但是,等学会料理后我想给老师做些东西」

「我也是,虽然哥哥是料理人,但过去总忙著优先确保食材料理本身没怎么碰过。等我技术变好了,也为老师做点什么吧」

「我也是。下次要不要哪些可以食用的花来呢?」

当家大人的弟子们吗……。

要同为女性的我来说的话,她们不管哪个都比起弟子,瞄准的是更进一步的关系……。

没有其他出席者,说不定对这三个女生来说反而更好。

「那么蕾娅,就拜托你教教她们家事的基本了」

「我知道了,当家大人」

由我来教导当家大人的弟子们……虽说将来她们也成为夫人的可能性更高……吗,那就仔细教教她们料理的做法吧。

「拜托了哦,蕾娅」

「看我的吧,埃尔文大人」

毕竟连马上就要成为我老公的埃尔文大人也拜托我了嘛。

看我怎么把挨了多米尼克姐姐的拳头后学会的技巧基础全灌输给她们。

「话说……为什么给她们穿女仆服?」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她们穿著长袍直接开始。说不定有可能会被弄脏的」

「也是啊。蕾娅的想法很正确」

既然学生只有三人,那研修就在即将完成的宿舍厨房里进行好了。

今天先教她们些简单的料理基础知识,首先从外表打扮开始吧。

再说要是长袍被弄脏了也让人为难,于是我立刻让她们换上弄脏也没关系的衣物。

虽然当家大人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在做这类工作时穿女仆服可是基本。

因为我是女仆嘛。

「当成作业服看待就行了。当家大人射击的新女仆服没有多余的,但预备用的旧式女仆服还有。这个也参考当家大人设计的新女仆服做了些改良,活动起来应该会比以前方便」

改造主要是将裙子改短了些。

就是那个啦。

裙子短些的话,不是更受男性的欢迎嘛。

再说也只改到了膝下的程度,并没有短的太离谱。

过去那种长度到脚踝的裙子,裙边很容易被弄脏。

而一旦弄脏就必须尽快洗乾净,这个可是相当费时费力的。

「阿格妮丝小姐、贝蒂小姐、辛蒂小姐,你们穿起来都很合适哟」

「真的吗?蕾娅小姐」

「是的」

「老师,您觉得如何?」

「嗯,阿格妮丝穿女仆服很合适」

最开始时也问为什么要穿女仆服的的当家大人,在实际看到阿格妮丝小姐她们穿女仆服的样子后也露出满意的表情。

毕竟比起围裙,还是穿女仆服的样子更适合女性呢。

「老师,您觉得我怎么样?」

「也请看看我,老师」

「贝蒂和辛蒂也很合适哦。嗯,很可爱」

「「谢谢夸奖」」

因为当家大人只夸奖了阿格妮丝小姐,贝蒂小姐和辛蒂小姐也马上竞争一样的想他询问对自己女仆服样子的感想。

希望得到喜欢男性的夸奖。

这觉得不只是弟子和师傅的关系那么简单呢。

虽然当家大人自己似乎一点那种想法也没有的样子,但对方不管怎么看都是动真格瞄准了当家大人妻子的位置。

「老师,我不可爱吗?」

「没有那种事哦。阿格妮丝也很可爱」

「谢谢夸奖」

看到阿格妮丝小姐因为只有自己没被说可爱而闹起了别扭,当家大嚷慌忙告诉她不是那么回事。

当家大人还是老样子,虽然妻子的数量已经很多了可还是不习惯和女性相处呢。

「蕾娅,差不多该正式开始了吧」

这种时候,就得由埃尔文大人高明的改变话题流向了。

首先从菜刀的使用方法开始。

这个『菜刀』是出自瑞穗的厨具,比我们以前用的料理用匕首锋利的多非常方便。鲍麦斯特伯爵家府邸里储备了大量这种菜刀。

阿格妮丝小姐她们好像也拥有魔法袋,那么比起冒险者常用的小型料理用匕首,还是教她们菜刀的用法然后随身携带一把比较好吧。

「食材是这个马铃薯」

这个是我从府邸拿来的。

因为泰蕾纱大人的故乡菲利普公爵领送了很多过来,所以也分给了宿舍这边一些。

「首先来削皮,要尽可能削的薄一些」

我首先削了几下作为示范,然后就让阿格妮丝小姐那么自己亲自动手尝试。

「皮上总会带太多薯肉」

「皮总是会断掉」

「哥哥他,其实很厉害呢……」

三个人给人的感觉,大致就是因为是新手所以不是很顺利吧?

反复练习了很多次后,她们总算把马铃薯的皮都削好了。

虽然削下的皮上还带有太多薯肉,但这个就能等过后她们自己练习改进好了。

「接下来,把这个马铃薯切成尽可能薄的片」

「好薄……」

「我们也能做到吗?」

「身为料理人妹妹的我可不能退缩呢」

我示范过一遍后,三人开始把马铃薯切成薄片。

虽然最开始时她们切出的片都很厚,但接下来就逐渐切出了教薄的切片。

「把这些切成薄片的马铃薯泡在水里,捞出来后再用乾纸仔细的洗净水分。听明白了吗?要仔细做哦」

「「「是」」」

三人按照我说的程序开始作业。

「然后把这个放进热油里去油炸。油温不能弄得太高,否则会很快焦掉的」

如果炸焦了,就会太苦吃起来不好吃了。

「炸至姜黄色后就可以捞出锅了,然后像这样放在纸上吸掉多余的油脂」

这几步作业比较简单,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

顺便说下,吸油用的纸也是出自瑞穗的名为『和纸』的特殊的纸。

因为有好几种料理必须要用到,鲍麦斯特伯爵家也从瑞穗进口了很多这种纸储藏在仓库里。

「最后,在上面均匀的撒上盐和乾燥的西芹渣就完成了」

「「「完成了」」」

「外观很不错呢。那么,来试吃吧」

包括阿格妮丝小姐她们的在内完成了四份炸薯片后,我等成兼顾吃零食的开始试吃。

将完成的炸薯片摆在桌子上期间,我又叫了阿格妮丝小姐她们泡茶的方法。

「茶杯最好事前用热水温好。刚煮沸的水并不适合拿来泡茶,因为会导致茶叶的想起散掉。等略微冷却后,先把热水倒进茶壶,然后再像这样一点点把茶叶加进去。倒茶时如果一口气把茶水全倒进茶杯的话,茶喝起来会觉得过浓」

「「「原来如此」」」

虽然还达不到埃莉丝大人和多米尼克姐姐那样的水平,但我也是被称为鲍麦斯特伯爵家的女仆里第三擅长泡茶的高手呢。

要怎么泡茶听我的就行了。

「这样就完成了。那么,马上来尝尝看吧」

「「「是」」」

首先是我做的炸薯片,因为被当家大人教会后也做了很多次了,所以不可能会做失败。

清脆的齿感,绝妙的咸味,乾燥西芹渣的风味组合到一起后就变成了最棒的美味呢。

此外,还有沾当家大人想出来的咖喱粉的炸薯片,沾融化的芝士的炸薯片,最棒的沾融化巧克力吃的炸薯片了,那种甜甜的食感意外的会让人上瘾。

这几种炸薯片,等日后有时间时也教给她们比较好吧。

「阿格妮丝小姐你们的炸薯片虽然有形状不好的问题,但一样很美味所以合格了。不过,这样的炸薯片可不能端上鲍麦斯特伯爵家的餐桌呢」

毕竟是要给大贵族鲍麦斯特伯爵大人吃的东西,

我们这些女仆和料理人,每天可都是非常小心仔细的去烹制三餐、做点心、为大家沏茶的。

「也就是说,想让老师吃下我亲手做的料理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吧」

「就是这么回事」

虽然有点可怜,但总不能让当家大人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我也去找哥哥练习练习比较好吧?」

虽然我说了有点严厉的话,但阿格妮丝小姐她们仍旧干劲十足。

即便最开始时不顺利,她们也会努力去烹制能入得了当家大人口的东西吧。

虽然我和阿格妮丝小姐她们同龄,但也很想鼓励她们一句『努力啊后辈们!』呢。

「大家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的哦」

「那个,蕾娅」

「是,有什么事吗?埃尔文大人」

我觉得以第一次说这堂课上的很不错了,难道埃尔文大人还觉得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

「这次啊,是要教她们三个到舍长上任为止,可以自己在宿舍里简单做出来的,以及成为冒险者后在野外做饭时的基础知识吧?可为什么你们做起不能当主食的炸薯片来了?这个不是点心吗。你还是教她们些会用到马铃薯的普通料理比较哈啊……我说的对吧,威尔?」

「的确,光吃这个肚子也不会饱吶。体力可是冒险者的本钱,所以还是做些更正经的食物比较好吧……」

「啊!」

糟糕!

因为用到了马铃薯,就不由得教了三人我自己最喜欢的马铃薯料理。

而且很不走运的,刚才我正好肚子有点饿,吃点心时间又快到了。

但是,我可是在这种时候可以临机应变的人。

「这次带皮也可以。先把马铃薯切成短条状,然后下油去炸」

如何?。

这次是也能当成主食的炸薯条哦。

这个的话,不管谁都能简单做出来。

「不是,那个……在厨房里也许是没问题,但在野外时能做得了大量用油的料理吗?」

糟了!

的确正如当家大人所说!

下一道料理……总之快点发动女仆脑想出来啊……。

「喝!」

「好疼哦。多米尼克姐姐」

明明是孕妇,却以惊人速度冲进厨房的多米尼克姐姐的拳头在我头上炸裂了。

好疼哦,明明是孕妇。

你看,连当家大人和埃尔文大人都被吓到了不是吗。

「そんなに难しく考える必要はありません。野営での食事なので、素早く作れて必要な栄养がとれるのが一番なのですから」

「各位不必想的太复杂。野营时的食物,能快速做好又可以提供必需营养的菜色是最好的」

这么说完后,多米尼克姐姐开始亲手做料理。

将削完皮后的马铃薯切成适当大小的切块,然后加少量油下锅翻炒,等炒熟到一定程度后在吧肉的薄切片加下去继续翻炒。

最后加入水、酱油、砂糖炖煮至马铃薯切块变软为止即可。

「虽然本来的话,应该像瑞穗的『马铃薯炖肉』那样也加入胡萝卜和洋葱切块才对,但野营料理还是简单一些的好」

「哦哦!不愧是多米尼克」

「能得到您的夸奖是我的光荣」

果然是经验差距吗……当家大人对多米尼克姐姐的料理赞不绝口。

「这个的话,感觉我也能做出来」

「做法明明简单却很美味呢」

「也能进行各种再加工,是很棒的料理诶」

阿格妮丝小姐她们也一个劲的夸奖多米尼克姐姐。

再这么下去我的立场会变得很……啊!

这种时候如果认输作为女仆就失格了。

刚才,我想到了一道很棒的料理。

「把马铃薯切丝……这次不用泡水了……铺在放入少许油的加热了的平底锅底部。然后像这样压著马铃薯丝进行炙烤。完成后盖上锅盖用弱火微烤,等马铃薯丝彼此结成一体后将其整个翻面,最后再加一次油用大火炙烤到焦脆就完成了」

太好了。

交付马铃薯的时候,我曾请泰蕾纱大人教过菲利普公爵领的料理……。

泰蕾莎大人说,这是她故乡的乡下料理。

虽然没有特定的名字。

硬要说的话,就是『马铃薯的蛋糕派』吧?

「嘿诶,这个虽然味道很朴素,但能简单做出来呢」

「再加入芝士和肉的话,这个也会很好吃吧」

我的料理,也在当家大人和埃尔文大人那里得到了好评。

「你最开始教大家做这个不就好了吗……」

多米尼克姐姐,这就是所谓的主角都要最后才登场啦。

另外,我也想到了其他各种料理。

「那么,开始做下一道料理吧」

就这样,身为鲍麦斯特伯爵家的优秀女仆,又是埃尔文大人美丽婚约者的我的料理讲座,顺利的开课了。

**

「我说,威尔」

「怎么了?艾尔」

「你,是不是有点……不对,是胖了相当不少?」

「有吗?」

「这很奇怪吧!魔法使居然会在短时间内变胖!」

从我开始教阿格妮丝小姐她们做料理起已经过去一个月左右了。

结果到最后,开始赶在宿舍开始使用前雇佣到了舍长,于是我教学生们做料理的课程只经历了很短时间就结束了。

然而,阿格妮丝小姐她们无论如何都想亲手做料理给当家大人吃。

于是我决定助她们一臂之力,每当有空闲时间就会教她们做各种各样料理。

态度十分认真的三人学的很快,现在,如果限定某几种料理或点心的话,她们似乎已经可以做出拿给当家大人吃也没问题的成果了。

于是她们最近总拿自己做的料理或点心给当家大人吃……最后当家大人就不小心吃太多了吗……毕竟料理和点心想要一次做出合适的量很难嘛。

外行人动手的话,无论如何都会做太多。

而且里面大多数甜味和油脂很重的料理……外行人想做体现出素材本味的纤细料理很难嘛。

那种料理只要有一点失败,就会如实的反应在味道上……。

「也就是说吗,阿格妮丝小姐她们,会在课间休息时依次把自己做的料理拿给当家大人吃。而温柔的当家大人也每次都会吃完吗。但是请放心吧,每次都稍作一些,不要做太甜太油的料理或点心。这些我今后都会慢慢教给她们的」

「现在马上去那样教导她们!不然要是当家大人吃出病来可怎么办啊!」

「好疼哦……多米尼克姐姐。之前和埃尔文大人约会的内柔都忘光了。明明还在新开张的餐厅吃了最高价位的套餐……」

「这不都还记得吗!」

多米尼克姐姐还是老样子一点都不留情。

可是,我觉得稍微胖一些的当家大人,看起来反而更有贵族风范呢。

「……以上。那么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起立!行礼!」

「「「「「「「「「「非常感谢!」」」」」」」」」」

在鲍麦斯堡新开设的冒险者预备校,基本上和大部分普通冒险者预备校没什么区别……话虽如此,但我对其他分校的事也不是很清楚。于是根据前世的经验,导入了上课开设结束时要起立行礼的制度。

布雷希堡的预备校不存在这类制度。

这也就是每堂课结束后,学生们会向老师道个谢而已。

老师那边也是,课上完后基本都会马上离开教室。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导入了和日本学校一样的所有学生起立、行礼、用『非常感谢』致敬的制度。

学生们虽然最开始时不喜欢,但很快就适应了。老师那边也因为能得到学生们正式的致敬感觉不坏,于是整套制度没多久就固定了下来。

来这边视察的贝林克校长似乎很中意这个,想让王都的预备校也导入这套制度。

『想成为冒险者的小鬼中,有不少一点礼仪都不懂的家伙。如果能多少教导下这方面的知识的话,他们将来说不定也能变得稍微像样些』

身为老手冒险者的贝林克校长,很清楚冒险者的人生中其实不做冒险者的时间比较长。

视场合而定到时说不定要去做冒险者之外的工作,因此贝林克校长才觉得应该教会他们最低限度的礼仪知识,但他却总是无从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在学生们看来,与其花时间去学哪种东西,还不如教他们更多能在实战里派上用处的知识,又或者去打工狩猎赚钱。

但只是上课下课时行个礼的话,就用不了多少时间了。

也就是教会他们如果被人指导了,至少要好好道谢。

我原本以为不至于,但冒险者里好像确实存在这方面糟糕到连和人打招呼都不会的家伙。

虽然我从没遇到过那种人就是了。

「今天的值日生是谁?」

「是我们」

「快点打扫完吧」

「我们会努力的。」

还有一点,鲍麦斯堡的预备校也引入了值日生打扫制度。

其他预备校里,打扫都是来打工的附近的主妇或老妇人负责的,学生们不会自己亲自打扫校舍。

但是,鲍麦斯堡的预备校人手不足到连宿舍舍长都是临到宿舍投入使用前才找到,所以出于自己的学校应该自己打扫的想法,我导入了值日生制度。

魔法使班级,大约每十天就要当一次值日生。

今天是包括阿格妮丝、辛蒂、贝蒂在内的六人当值。

「咱们班的规则和其他班级不同呢。那么,开始扫除吧」

「「「「「「是———!」」」」」」

活力十足的回应后,阿格妮丝她们各自发动『念力』开始扫除。

魔法使班级的扫除,也被当做一种魔法训练。

首先,用『念力』把教室内的椅子都叠到课桌上去。

然后,用『念力』把这些课桌移动到教室后部。

「要让桌面上的椅子不会掉落那样的,平行移动课桌」

「「「「「「是!」」」」」」

扫除由我负责监督,阿格妮丝她们拼劲全力的用魔法移动课桌。

「做完这部分后,就用扫帚和簸箕将垃圾清扫干净」

「「「「「「「是!」」」」」」」

当然,扫帚和簸箕也要用『念力』来操控。

如果扫地扫的太随便,簸箕的角度不平垃圾就会掉出来,这些我都提醒过学生们。

「接下来是拧干抹布」

「「「「「「是!」」」」」」

先用『念力』把干燥的抹布是教室外带过来,然后放入装有水的水桶浸透搓洗干净,再拿出来拧干。

如果拧的不够干,或者搓洗的太粗暴让水溢出水桶了,就要从头重做。

完成这个环节后,用湿抹布擦拭自己负责区域的地板。

当然,如果擦地板时偷懒,也要从头重做。

「呼……这个相当累人诶」

「对吧?即便只是扫除,下些功夫的话也会成为魔法的锻炼。对目标之物准确进行控制,狩猎魔物时也能够派上用场」

扫除和擦地板结束后,这次轮到把教室后部的桌椅移动到前部。

然后在空出来的教室后部打扫、擦地板,最后再把所有桌椅回归原位,值日就结束了。

啊,对了,还有擦玻璃。

「好累」

「即便是扫除,全部用魔法来做也意外的很辛苦呢」

「感到累后,控制就更难了」

连身为魔法使班级TOP3的阿格妮丝、辛蒂、贝蒂,也因为不习惯用魔法做扫除而显得很疲惫。

「话虽如此,这么做在扫除之余还能锻炼自己。要认真做哦」

「「「「「「我们知道了!」」」」」」

我系统的说明过魔法使班级特有的扫除方法的有利之处后,值日生制度就这么在魔法使班级里固定了下来。

但是……

「其他班级不行啊!」

「因为区区扫除不可能被他们当成锻炼吧」

「为什么?」

「运动不足的贵族妇人是可能被威尔你骗过去啦,但这些学生可是未来的冒险者哦?他们的日常运动量原本就很大,鲍麦斯堡校外又有那么多猎场,所以他们肯定本能的察觉到比起打扫还是去打工狩猎更能锻炼自己吧?」

就像艾尔说的那样,除了魔法使班级外,值日生制度在其他班级基本都没有固定下来。

话说,扫除程度的事你们自己去做啊!

**

「亲爱的,学校的状况终于也稳定下来了呢」

「埃莉丝你们也差不多进入安定期了吧?」

「是的」

鲍麦斯堡的冒险者预备校状况稳定下来的时候,埃莉丝她们的肚子也已经膨胀的很明显,进入了安定期。

「是安定期了吧?」

「没错。已经只要不是太乱来就没关系了」

既然艾茉莉嫂子都给出了保证,那就可以暂时放心了吧。

「只是,挺著这么大的肚子讲课也很辛苦呢」

「还是别去了比较好吧」

鲍麦斯堡的冒险者预备校开校后,埃莉丝她们也会在不勉强自己的前提下去那里做临时讲师。但再怎么说,她们现在也差不多该开始休产假了。

「多位临时讲师一齐休息不要紧吗?」

「总会有办法啦」

虽然伊娜有些担心,但埃莉丝她们原本就只是临时讲师。

这种时候,由马上要做父亲的我来努力补足就好。

「反正魔法使班级只有一个嘛」

就像露易丝说的那样,其他并非魔法使的班级,是不需要特意让埃莉丝她们受累指导的。

因为我偶尔会让艾尔或其他家臣教他们武器的用法、野营的方法、狩猎的实际技巧之类的东西,所以那些学生反而给出了『这里教的东西比其他预备校更实用更能在实战中派上用场』的好评。

因为这些好评从明年开始希望入校的人增加了不少,帕吉欧校长为了准备迎接这些新生忙个不停。

帕吉欧校长是原本和贝林克校长在同一支队伍里活跃的老手冒险者。

他明明只是在贝林克校长推荐下才刚刚入行的新人校长,却因为要经营从明年开始学生数要大增的预备校而过的很辛苦。

历史悠久的预备校周边能让学生们打工狩猎的地点往往很少,但鲍麦斯堡的预备校不仅距离猎场很近还不用花什么力气就能赚到钱,希望入校的学生会增加也和这个理由有关。

「校舍和宿舍还够用吗?」

「那方面没有问题」

「你很有自信嘛,威德林」

「因为有帕吉欧校长在啊」

我是鲍麦斯特伯爵。

什么都想自己动手解决是不对的。把工作交给有能力的人去完成才算是贵族。

「这种说法虽然没错,但总给人敷衍的感觉呐」

可恶的泰蕾莎,完全一副我只不过是把工作全推给帕吉欧校长的口气。

嘛,虽然事实的确如此吧。

「对了」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长宁帝军我的混沌城踏星逆剑狂神从斗罗开始的浪人万古神帝我的细胞监狱间谍的战争
相关推荐:
道友请你正经点正道风评被害一路青云诡异世界摸尸人网游之江湖进行时人在木叶,暗部拷问忍者十年!被我撩过的鬼怪齐聚一堂穿成霸总现男友卡给你,随便刷医旅研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