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狗咬狗(六).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仅看外表的话,李纯臣乃是一个儒雅温和的读书人形象,相较于别的读书人,只是看上去更加从容冷静一些,除此之外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但实际上,李纯臣自幼就是一个性格冷漠坚毅、只会专注于自己目标的人。

也正因为如此,李纯臣只要寻到一个目标之后,就会沿着目标方向坚定前进,前进路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无法干扰他的思绪。

所以,真正熟悉李纯臣性格的人,提及李纯臣之后的第一印象从来都不是“儒雅温和”、“从容冷静”,而是“专注”与“坚定”!

他当初之所以是在殿试之际写出那篇《悬剑论》,是因为他从小就立志要位极人臣,也格外关注朝廷局势,对于庙堂格局的变动与德庆皇帝的秉性皆是有着深刻了解,他很清楚德庆皇帝一心想要扩张皇权、压制臣权,所以才会投其所好、在殿试之际抛出了那篇震惊朝野的《悬剑论》!

因为李纯臣很清楚,只要他抛出这篇《悬剑论》,就能引起德庆皇帝的重视与关注,这是一条捷径,也最有可能实现自己位极人臣的人生目标!

至于这篇《悬剑论》将会引起朝野各方的敌视、让他受到各位权臣的打压与敌视,李纯臣根本不在乎,认为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至于《悬剑论》的理念一旦实现之后,皇权将会彻底膨胀失控、臣权也会受到极大压制,到时候就连李纯臣本人也会作茧自缚?李纯臣也同样不在乎,那并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

而李纯臣的这般做法,也让他收获了丰厚回报,被德庆皇帝刻意晾了一段时间之后,虽然期间他受到朝野各方的刻意打压,但这般情况也加深了德庆皇帝对他的信任,所以他如今年纪轻轻、步入官场不过一年有余,就已是成为了內厂厂督!

这样的崛起速度,还要更胜于当初的赵俊臣!

然而,这一天,自起床以后,一向是很少出现情绪波动的李纯臣,就一直是罕见的思虑重重。

这是因为,他的心腹与好友、吏科都给事中荀东勋,昨晚子时左右突然家中失火,一家六口尽数丧命于这场火灾。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若不是洛阳方面的消息传到京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件事情在京城之中也能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了。

李纯臣乃是寅时一刻左右收到消息的,然后他这一夜就再也无法安睡。

荀东勋此人不仅是他的心腹与好友,也不仅是吏科都给事中,更还是內厂重建之后的核心人物之一,就这样突然间不明不白的死去,李纯臣不由是怀疑事情暗藏蹊跷,自然是想要追根究底、查探真相。

但很可惜,明朝是有宵禁政策的,像是赵俊臣、朱和坚这样的大人物,当然不会把这项政策放在眼里,只需一封手令就能让手下人畅通无阻,但李纯臣表面上只是通政使司的一名从七品官员,这般品阶的官员在京城之中一抓一大把,根本无力违抗政令,也不敢夜间外出。

更何况,因为李纯臣在官场之中一向是不受待见,说是被刻意欺压也不为过,平日里哪怕是生病了向衙门告假请休,也很难获得批准,每天必须要按时到衙门上班报道,稍有不慎就会被人抓到把柄。

所以,收到荀东勋全家死于火灾的消息之后,李纯臣一直是苦等到卯时开禁通行之后,才匆匆赶往火灾现场查探情况,但又因为必须要按时上班的缘故,他只在现场匆匆看了几眼、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之后就离开了,对于荀东勋的死亡真相依然是无法做出判断。

这般情况下,当李纯臣抵达了通政司衙门之后,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满脑子依然是荀东勋死亡的事情。

“荀兄向来是性格谨慎机警,实在是难以想象他的家中会发生失火之事,更是无法想象他竟是无法从火灾现场逃命……总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目前最紧要的事情,还是要确定荀兄之死的真相!如果只是意外也就罢了,但若是荀兄他实际上死于他人之手,而且与內厂重建之事有关系……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某些势力已经察觉到了內厂重建的迹象?甚至还从荀兄那里拷问到了许多机密、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身上?但又究竟是哪股势力下手,竟是这般狠绝?

只可惜,陛下为了防止內厂受到渗透、保持內厂的独立运转,一直都要求內厂隐蔽行事、不可公之于众,但这样一来,我的公开身份也只是一个朝廷底层官员罢了,做事之际有太多的不方便了,不仅是无法接手荀兄之死的调查,向顺天府打探消息之际也要小心翼翼,着实是不方便,若是可以接手调查,也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看样子,內厂的扩建壮大也必须要加速推进了!唯有內厂的实力壮大到一定规模之后,我才有机会说服陛下让內厂公开活动,今后做事之际也能方便许多!

至少,在顺天府衙门安插眼线的计划,必须要提前进行了,否则我对于荀兄之死的事情,就会像是睁眼瞎一般毫无头绪!”

就这样,李纯臣看似是站在通政司衙门之外与同僚们一同迎接七皇子朱和坚,但实际上他完全没有关注朱和坚,一直是心不在焉。

荀东勋乃是李纯臣在庙堂之中仅有的几位好友之一,他的死亡也是毫无预兆,对李纯臣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若是在最坏的情况下,不仅是內厂重建之事已经提前暴露,就连李纯臣本人也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在天性使然之下,李纯臣很快就渡过了慌乱与担忧的阶段,他的思维依旧是冷静敏锐,完全没有受到多余情绪的干扰,只是在心中迅速罗列出了后续的计划目标。

他的这般态度,相较于冷静镇定,却更接近于漠然冷酷。

从这方面来看,李纯臣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棘手人物。

就在李纯臣稍稍整理出一些头绪之际,七皇子朱和坚竟是突然间驾临通政司衙门,左参议夏如海心中震惊之余,连忙是组织通政司全体官员出迎。

对于朱和坚的突然驾临,李纯臣原本并不在意,以他在通政司的地位,讨好七皇子的机会原本也轮不到他的身上。

所以,与同僚们一同迎接七皇子朱和坚的时候,李纯臣依然是心不在焉、若有所思。

在寻常官员眼里,朱和坚自然是万众瞩目、炙手可热,但李纯臣一向是眼中只有结果,在他看来,既然朱和坚与他目前阶段的目标毫无关系,那就无需分心关注。

然而,李纯臣万万没有想到,朱和坚竟是最终选择由他来陪伴谈话。

因为太过意外的缘故,在同僚们震惊与羡慕的目光注视之下,即使是李纯臣也稍稍愣了片刻,但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再看到通政司众人皆是不敢提出异议,李纯臣就迈步走到了朱和坚的身前,再次行礼道:“下官李纯臣,见过七皇子殿下!殿下选择下官陪伴,下官受宠若惊,但下官身份低微、不懂规矩,接下来若有冒犯失礼之处,还望七皇子殿下千万要见谅一二。”

行礼之际,李纯臣眼中满是深思之色,暗暗想道:“七皇子的这般做法,更像是一种与我刻意接触的手段……但昨晚才发生了荀兄死亡的事情,今天就遇到了七皇子的刻意接触……是巧合吗?”

暗思之际,李纯臣心中升起了一丝疑虑。

另一边,朱和坚先是认真打量了李纯臣一眼,然后就开口宽慰道:“哦?你就是李纯臣?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与事迹……你也不必紧张,只是我不想在通政司等候消息期间太过无聊,所以就想要寻个人聊天打发时间罢了,你无需太过拘谨。”

说话之际,朱和坚依然是让人如沐春风,让通政司众人看向李纯臣的目光愈发是羡慕嫉妒。

接下来,朱和坚就在夏如海的引路之下,进入了通政司衙门,然后就留在通政司衙门的侧堂之内等候消息,又再次婉拒了夏如海等人的陪伴,只留下了李纯臣一个人。

当侧堂之中再无他人之后,朱和坚再次转头看向李纯臣,见到李纯臣只是垂手恭候在自己身旁之后,却是突然一笑,缓缓道:“我刚才说,我从前曾是听说过你的名字与事迹……那你可知道,我是从何处听过你的名字与事迹的?”

李纯臣微微一愣,目光闪动之间似乎已经想到了答案,但依然摇头道:“下官不知。”

朱和坚伸手一指自己身边的位置,依然是态度温和的说道:“你先坐下说话吧。”

等到李纯臣听话落座之后,朱和坚轻声道:“我是从父皇那里听说你的名字与事迹的,父皇他谈及于你的时候,可是赞赏有加啊!据我所知,父皇他曾是多次秘密召见于你、与你单独谈话!这般圣眷,哪怕内阁辅臣也是少见……所以,我刚才见到你的时候,不由是心中奇怪,你明明是拥有这般圣眷,为何还依旧留在通政司衙门担当一个微不足道的从七品小官?”

……

这一章原本写了五千字,但写完之后虫子发现自己并没有成功塑造李纯臣的性格,于是就把后半章的内容删掉了,决定重写。

所以本章很短,见谅。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万古神帝我的混沌城逆剑狂神我的细胞监狱踏星间谍的战争长宁帝军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