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狗咬狗(五).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陛下切莫动怒,依臣来看,太子的做法虽然是过激了一些,但事情还不算是特别糟糕,接下来只要是操作得当,尚还有挽回的余地。”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说法,德庆皇帝的反应很有趣。

他即没有态度急切的追问详情,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喜之意,反而是微微一愣,好似是心中有些意外,片刻之后才开口询问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你说来听听!”

见到德庆皇帝的这般反应,赵俊臣心中讥讽之意更重,口中则是说道:“陛下,刚才翰林学士吕大人所说很有道理,太子殿下的所作所为,之所以是引起了朝野各方不满,是因为他违背了官场规则与儒家观念……

毕竟,他虽然身兼钦差之责,但也没权力擅自囚禁藩王、用刑宗亲,这般做法显然是动摇国本;他虽然贵为太子储君,但就更应该作出表率,绝不能做出残害亲族之事,否则就是冷血无情;太子殿下就是因为坏了这两条规矩,所以才受到了朝野各方的抨击!”

见到德庆皇帝点头之后,赵俊臣又说道:“然而,这一切若是有陛下您的出面背书,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太子殿下虽然没有囚禁藩王、用刑宗亲的权力,但陛下您有啊!

陛下完全可以向百官宣称,您曾在太子殿下离京调查藩宗罪行之前,给予过太子殿下临机决断之权,必要之际可以全权处置藩宗!

这样一来,太子殿下他的过激做法也就合法合规了,因为这一切都是陛下所授予的权力,自然也就没有违背官场规则,百官与藩宗们也就无法挑出毛病!

与此同时,儒家之道以‘三纲’为基础,而‘三纲’之中又以‘君为臣纲’这四字为先,若是太子殿下囚禁藩王、用刑宗亲之事乃是出于陛下授权,那就是忠于君命、一片公心,任谁也不能再说太子殿下冷血无情、残害亲族了,天下间的读书人与百姓们也同样是挑不出毛病!

最终,陛下您就可以堵住百官、藩宗、读书人、以及寻常百姓的各方抨击,再对太子殿下从轻发落之际,也就没有任何压力了。”

听到赵俊臣的建议之后,德庆皇帝的反应愈发怪异。

赵俊臣的这般建议,很显然是可以很大程度上化解太子朱和堉目前的恶劣处境,德庆皇帝若是当真像他所表现出的那般顾念父子之情的话,这个时候就算不会欣然答应,也一定会慎重考虑。

然而,德庆皇帝的此时表情,竟是闪过了一丝尴尬,更多则是迟疑之色,沉默良久也没有回应赵俊臣的建议。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之后,德庆皇帝终于开口,问道:“你今天来御书房见朕,就是为了提出这个建议?”

赵俊臣点头道:“正是如此,臣能看出陛下您顾念父子之情,心情满是矛盾,就想要为君分忧,也就想出了这般主意,希望能对陛下有所帮助。”

德庆皇帝轻轻点头,道:“你的这般建议,确实是有可取之处,但朕也不容易下定决心……毕竟,朕乃是金口玉言的天子,亦是天下之表率,一举一动都要顾虑影响,若是朕今天为了保全太子而向天下撒谎、欺骗世人,甚至是伪造密疏,这种事情一旦是传扬出去,影响之恶劣只怕是还要更强于太子的胡作非为……所以,容朕好好考虑一下,你先退下吧。”

听到德庆皇帝的这般表态,赵俊臣自然是满脸钦佩,道:“臣只顾着为陛下分忧、化解这场难题,但终究是眼界太窄、看得太浅,不似陛下一般思虑周全,臣万分钦佩、远远不及!

既然陛下还有更多考虑,臣就不多嘴了,这就告辞退下,还望陛下您多多注意身体,千万不要过于忧虑。”

说完,赵俊臣就行礼离开了。

当赵俊臣离开了御书房之后,顿时就收敛了表情间的恭顺,脸上满是讥讽冷笑。

与此同时,赵俊臣心中暗暗想道:“果然是这样……德庆皇帝他看似是心中犹豫,但实际上心中已有定计,如今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反应,很大程度上只是做戏罢了!”

赵俊臣今天刻意与德庆皇帝单独见面谈话,其实就是为了试探德庆皇帝对于太子之事的真实想法。

面对赵俊臣的试探,德庆皇帝也是一改从前的城府深沉,仿佛展现出了内心的真实情绪,表现出了许多悲痛之意,好似是格外看重他与朱和堉的父子之情,所以也就不忍心重惩朱和堉。

然而,这般作态的深层涵义,就意味着德庆皇帝实际上心中已有决定——为了平息众怒、稳定朝野,他将会牺牲太子朱和堉、出手严惩!

但正如德庆皇帝自己所说,他不仅是一个皇帝,也还是一个父亲,哪怕是太子他犯下大错,德庆皇帝也不能太快放弃、轻易严惩,表面上必须要犹豫一下,否则就同样会给人留下一种冷血无情、血肉相残的印象,今后记载于史书之中也同样不好看。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被废黜的太子何其之多?每一个废太子都是下场不堪!而历代皇帝做出废黜太子的决定之际,皆是会表现出一副痛苦犹豫、悲恸欲绝的模样,其实就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并非是无情之辈,做出这般决定只是迫不得已罢了。

德庆皇帝如今也是如此。

在德庆皇帝心中,父子之情也许当真存在,但绝不会重要到影响判断,他今天在百官面前所表现出的犹豫、在赵俊臣面前所表现出的痛苦,更多是为了给世人一个交代、给史书一个交代,当然也是为了给他自己一个交代、让他今后做出决定之际心中好受一些。

也正因为如此,当赵俊臣提出建议之后,德庆皇帝的反应才会那般有趣,因为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保全太子朱和堉!

若是按照赵俊臣的建议行事,太子朱和堉固然是可以暂时保全,但德庆皇帝在这件事情上也就无法置身事外了,就好似太子在洛阳所做的同族相残之事,全是出于德庆皇帝的指示,让德庆皇帝也卷入到这场风波之中,这显然不利于德庆皇帝的自身形象。

“呵!德庆皇帝总是这般顾及自己的史书形象,也算是他身上的最大弱点之一了!

刚才为了否决我的建议,竟就连皇帝金口玉言不能说谎这种理由都搬出来了……哈,他从前睁眼说瞎话的事情,难道次数还少了?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今天特意召见张荃与吕正明二人谈话,又或是与我谈话之际所刻意表现出的痛苦之态,全都只是铺垫罢了,就是想要借我们三人之口,把他的这般表现传扬出去,让世人明白他也是一个顾念亲情的好父亲,废黜太子之事对他而言也是一个艰难决定!

这样看来……等到太子朱和堉返回京城之日,也就是他被彻底废黜之时……等德庆皇帝宣布废黜决定之际,说不定还会像是今天一般当众表演……所以,我的几项计划,也必须要进入收尾阶段了!”

暗思之际,赵俊臣已是心中有了定计,也收敛了表情间的讥讽冷笑,快步向着宫外走去。

*

这庙堂之中,总是藏着无数不可告人之事,阴谋与算计无处不在,没有任何人能知晓全部,但野心家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够掌控一切,所以就会处心积虑的到处打探,就好似勤劳蜜蜂一般闲不住。

这一天,不仅是赵俊臣先后试探了周尚景、德庆皇帝等人,七皇子朱和坚也有自己的试探计划。

就在今天早朝开始之后不久,七皇子朱和坚突然来到了通政司衙门。

如今朱和坚风头正盛,所有人都把他视为是准太子,所以通政司的一众官员见到朱和坚的突然出现之后,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是全体现身相迎。

见到通政司众人的隆重迎接,七皇子朱和坚的表现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谦逊,连连说道:“众位大人太客气了,我如今还只是一名闲散皇子罢了,各位完全没必要这般大张旗鼓的迎接。”

这个时候,通政司的几位主要官员正在参加朝会,通政使童桓、左通政徐科、右通政蔡欢等人皆是不在,通政司衙门为首之人乃是左参议夏如海。

听到朱和坚的客套之言,夏如海连忙说道:“七皇子殿下太客气了,以您的尊贵身份,下官等人匆忙相迎已是怠慢了!却不知,您今日驾临我通政司衙门所为何事?若有要求,您直说就是,下官一定是竭尽全力!”

朱和坚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各位大人在通政司任职,皆是消息灵通之辈,想必也知道了洛阳所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实在是闹得太大,我担心太子三哥的处境,所以就忍不住来到这里,想要打探一下洛阳那边是否有传来新消息?

……当然,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应该参知政事,这般做法有违规矩,但因为关系重大,也实在是做不到无动于衷,还望各位通政司的大人通融一二。”

朱和坚的形象,欺骗性极强,寥寥几句话之间,就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关心兄长的至诚之人,再加上他的谦逊姿态,让通政司众官员对他皆是心生好感。

夏如海稍有迟疑之后,出于对朱和坚的好感,也有心巴结这位准太子,很快就决定实话实说,道:“还望七皇子殿下知晓,通政司衙门今天还尚未收到洛阳方面传来的新消息,但如今时间还早,太子殿下在洛阳所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各级官员这种时候都要呈交奏疏表明态度,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有新消息传来……要不,您先回去,一旦是通政司收到新消息,就第一时间派人通知您,如何?”

朱和坚再次犹豫一下,然后摇头道:“如今这般情况,我就算是回到府里也是坐立不安,还是就留在这里等消息吧!各位大人也不必顾忌于我,各自忙公务就好,只需是安排一位与我年纪相当的官员,陪我说几句话就好……”

听到朱和坚的这般说法,通政司衙门的几位年轻官员皆是精神一振,只觉得这是他们结交七皇子的好机会。

然而,还不等几名年轻官员毛遂自荐,就见朱和坚看似是随手一指,已是亲自指定了一位年轻官员,道:“这位大人看着面善,就由你来陪我吧。”

见到朱和坚的指定,通政司众人面带羡色,纷纷是向着朱和坚所指的方向看去,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幸运儿获得了陪伴七皇子说话的机会。

然而,见到朱和坚所指定的人选之后,通政司众人皆是表情错愕。

原来,朱和坚所指之人,竟是通政司衙门之中平日里最不受待见的李纯臣!

……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逆剑狂神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踏星间谍的战争我的混沌城我的细胞监狱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长宁帝军万古神帝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