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狗咬狗(四).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百官们鱼贯进入太和殿之后不久,德庆皇帝也很快驾临,又一阵山呼万岁之后,朝会终于开始。

总体而言,今天这场朝会,可谓是激烈且又无趣。

所谓“激烈”,是因为持有不同意见的朝臣们在朝会上争锋相对、互不相让,争吵与激辩贯穿始终。

所谓“无趣”,则是因为这场朝会的情况至始至终都在赵俊臣、周尚景等人的意料之中,并无任何意外之处。

因为太子朱和堉在洛阳所闹出的乱子实在是太大,而且是严重违背了这个时代的伦理观念与官场规则,又有许多官员心中认定了七皇子上位的事情已是板上钉钉、有心想要投机讨好,所以早朝刚刚开始,就有大量的清流官员、投机官员、甚至是中立官员,迫不及待的纷纷出列弹劾,想要一鼓作气的废黜朱和堉、拥护朱和坚上位。

一时间,朱和堉可谓是人人喊打,好似是十恶不赦。

然后,“周党”与“赵党”两派则是纷纷站出来表达不同意见,认为太子朱和堉的做法虽然过激,但也是出于一片公心,而且朝廷中枢目前还不知晓详细情况、不应该妄做定论云云,总之就是千方百计的想要暂时保全太子朱和堉、拖延七皇子朱和坚上位的时间。

只是,声讨朱和堉的声势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周”、“赵”二党联手,一时间竟也是落于下风,只能尽力表达一些不同观点,勉强阻止庙堂中枢迅速形成统一意见罢了。

也幸好,就正如赵俊臣所预料的一般,德庆皇帝这个时候也是心中犹豫,自上朝之后就一言不发的坐在龙椅之上,只是静静听着百官们的激烈争辩,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立场偏向。

就这样,百官们喷吐了无数口水,足足是争吵了一个多时辰,眼看是谁也说服不了谁,而且时间也不早了,沉默良久的德庆皇帝终于是开口表态。

然而,德庆皇帝这个时候依旧是没有表明态度,只是让张德收集了百官们所准备的奏疏,表示自己会认真翻阅、总揽各方意见,然后才能作出圣裁。

说完这些之后,德庆皇帝就宣布下朝了,百官们浪费了大量口水,最终却只得到了一个“再议”的结果,没有改变任何事情。

与此同时,赵俊臣与周尚景二人虽然是耗费了好大力气,但总算是完成了拖延七皇子上位的目标。

就这样,早朝结束之后,百官们或是筋疲力尽、或是心有不甘,皆是陆续离开了太和殿。

而赵俊臣与百官一同离开太和殿之后,却又绕了一个圈子去了御书房,请求德庆皇帝召见单独谈话。

德庆皇帝对于赵俊臣的求见,似乎是有些犹豫,让赵俊臣足足是等待了一刻钟多的时间,终于是传旨召见。

*

当赵俊臣进入御书房之后,却发现御书房内还有另外两人正与德庆皇帝谈话,分别是宗人府左宗正、英国公张荃,以及翰林院学士吕正明。

张荃身为宗人府左宗正,一向是辅佐德庆皇帝管理皇家宗室事务,负责转述宗室陈述请求、记录宗室的罪责过失。

而吕正明则是当朝大儒,擅于经义注解,儒林地位极高,堪称是宗师一般的人物,哪怕是周尚景见到他都要态度恭敬,如今已是古稀年纪,一向是体衰多病,经常是缺席朝会,就连翰林院衙门也很少去,但此人就是一面招牌,哪怕他早已是无力担当官职,但德庆皇帝也一直留着他的位置,以彰显明朝的文化昌盛。

无论张荃、还是吕正明,在庙堂之中一向是秉持中立,从来都不会参与党争,也很少会发表意见,更不会与人争权夺势,虽是地位崇高,但存在感却是极低。

而德庆皇帝这个时候刻意召见这两人谈话,用意也很明显,就是为了进一步打探宗室与儒家对于太子朱和堉的看法。

想明白了德庆皇帝的想法之后,赵俊臣进入御书房之后就默默站在一旁,安静听着德庆皇帝与张荃、吕正明二人的谈话。

只听张荃说道:“陛下,太子在洛阳的事情闹得太大,如今已是震惊了京城左近的所有宗室与勋旧!从昨晚开始,臣的家中门槛就被踏烂了,打探消息、表明意见的宗亲与勋旧可谓是络绎不绝!

太子他此前与各地藩宗相互弹劾的事情也就罢了,说到底只是权责所在,但这一次竟是公然囚禁福王、用刑宗亲,自然就会让许多人兔死狐悲,可谓是人人自危,甚至还有人已经把太子殿下比作了……建文皇帝,认为太子殿下对宗室怀有偏见恶意,而且丝毫不念血脉之情,登基之后说不定会效仿当年的建文帝一般再次削藩。

而且,依臣的看法,这一切都还只是开始,等到洛阳之事的消息传遍天下之下,只怕是各地宗亲的反弹还要更大。”

听到张荃的禀报之后,德庆皇帝眉头愈发紧皱,然后转头看向吕正明,问道:“吕老爱卿,你对于这件事有如何看法?”

吕正明的年纪太大,反应也有些迟钝,听到德庆皇帝的询问之后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缓缓道:“陛下,当年汉武帝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就是因为儒家的三纲、五常、五伦、八德皆乃是天下至理,最有益于江山治理、教化百姓!可以说,自东汉以来,儒家之道就是历朝历代的统治基础!

这‘五常’之中,有‘仁’亦有‘礼’,‘五伦’之中则有‘长幼有序’之说,‘八德’之中更还有一个‘悌’字!

而太子殿下在洛阳的诸般做法,确实是太过了,福王好歹是他的叔父,所调查的诸般罪行尚未定论,也没有受到陛下的明确旨意,又岂能随意囚禁?至于那些宗亲,皆是皇家血脉,乃是他的亲族,又岂能肆意用刑?

这件事情,无论太子殿下他占不占道理,对于我等圣贤传人而言都是无视纲常的恶行,因为他败坏了道德表率,给予了世人错误示范,必然是要批判的,今后这件事情记载于史书之中,只怕也不好看。”

表态之际,张荃与吕正明二人依然是立场中立,只是从宗亲与儒家的角度向德庆皇帝陈述了意见。

但也正因为如此,德庆皇帝对于他们的表态也就愈发不敢忽视。

德庆皇帝沉默良久之后,缓缓叹息一声,道:“如今这般情况,朕也是深感为难!吕老爱卿、英国公,你们二人回去之后,一定要尽量想办法降低这件事情的影响,朕今后做出决断之际,也能稍稍轻松一些。”

听到德庆皇帝的吩咐,张荃与吕正明二人皆是点头答应,然后就在德庆皇帝的示意之下离开了御书房。

就这样,御书房内只剩下了德庆皇帝与赵俊臣二人,以及少数几名伴驾伺候的宦官。

德庆皇帝依旧是沉默不语,没有主动理会赵俊臣,显然是心情极差。

眼见到这般沉默氛围还有持续下去,赵俊臣目光一转,却是摆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主动问道:“陛下,太子殿下早就向您呈过密疏、表明了他的想法,他将会主动扮演黑脸吸引宗室怨气、严惩宗室罪行,然后则是由您出面扮红脸安抚人心、收获众望……如今的事情进展也正在按照太子殿下的计划一般进展,可谓是一切顺利,您又为何会不高兴?”

“顺利个屁!”

随着赵俊臣的这一番话,顿时就引发了德庆皇帝隐忍许久的怒意,只见德庆皇帝怒声呵斥之余,更还拿起手边茶盏向着赵俊臣的脚下丢去,摔成了一地碎片!

“他哪里是扮黑脸,分明是在扮一个不仁不义、肆意妄为的跋扈恶徒!他心中究竟还有没有‘分寸’二字?这般做法哪里是在吸引宗室怨气?分明是在招引全天下的抨击!他究竟有没有想过,朕在这般情况下,为了稳定朝野,究竟要如何惩处他才能平息世人非议?

确实!朕是有废黜他的心思,但朕也是他的父亲,也曾对他寄予厚望,至始至终都未曾想过要把他废黜之后丢进宗人府大牢里囚禁终身,那样只会让他郁郁而终,朕也要白发送黑发!朕希望他被废黜之后依然能当个富贵闲人、一生平安无忧!但他的这般做法,岂不是逼着朕用最严酷的手段惩治他?”

德庆皇帝怒喝之际,赵俊臣偷偷抬眼察看,却发现一向是性子凉薄的德庆皇帝,此时表情间竟是闪过了一丝痛苦之态!

见到这般情况,赵俊臣也就大致明白了德庆皇帝的真实想法,不免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德庆皇帝这个时候反而是顾念起了父子之情。

但赵俊臣心中对于德庆皇帝却是毫无同情之意,反而是有些讥讽,当然表面上满是感同身受的模样,向前一步劝道:“陛下切莫动怒,依臣来看,太子的做法虽是过激了一些,但事情还并不算是多么糟糕,只要是操作得当,尚还有挽回的余地。”

……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长宁帝军我的细胞监狱万古神帝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间谍的战争踏星我的混沌城逆剑狂神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