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狗咬狗(三).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周首辅,太子殿下又闯祸了,这一次……您救他还是不救?”

听到赵俊臣的询问,周尚景看似昏花的老眼认真观察了赵俊臣片刻,满是皱褶的老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

但赵俊臣却说不清楚,这丝笑意究竟是出于讥讽还是赞赏。

然后,周尚景慢悠悠的说道:“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储君与藩宗,又是这般影响重大,一切都要看陛下的态度,我等只是外臣,并不方便发表意见,老夫的想法也并不重要……俊臣你只怕是问错人了吧?”

赵俊臣的态度依旧恭敬,道:“若是陛下他心中早有定计的话,咱们这些外臣自然是说不上话,但晚辈寻思着陛下如今只怕是心中还有犹豫,这般情况下您的态度自然就会举足轻重了……而晚辈自然也要与周首辅您步调一致也行!”

周尚景依然是似笑非笑,道:“俊臣要与老夫步调一致?俊臣其实是希望老夫能与你步调一致才对吧?

若说陛下他目前心中还有犹豫,老夫或许还信,但俊臣你应该是心中早有定计才对,又何必假意征询老夫的意见?恐怕……俊臣你征询老夫的意见是假,实际上只是为了试探老夫对于七皇子的真实态度,对吧?

毕竟,现在有很多人蠢蠢欲动,想要趁机一举确定储君废立之事,把太子赶下台、扶七皇子上位……所以,老夫若是不希望七皇子上位的话,就一定会选择出手保全太子,是不是?”

听到周尚景的反问,赵俊臣心中闪过一丝尴尬,只觉得自己与这只老狐狸玩心计果然是不容易,竟是这般轻易就被他拆穿了真实想法。

但表面上,赵俊臣则是神态不变,厚着脸皮继续说道:“周首辅哪里的话,晚辈只是尊重您的意见罢了。”

周尚景轻轻摇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老夫的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许多时候也没心力与人打机锋了!其实,你若是今天没有主动来寻老夫谈话,老夫也会主动寻你谈话,如今周围没有旁人,有些事情也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

周尚景的语气平淡,但隐隐间却又蕴含着一丝前所未有的肃穆与警告之意,这般态度对于周尚景而言可谓是罕见至极。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赵俊臣的表情也是愈发严肃,垂头道:“还请周首辅教诲就是。”

周尚景再次的深深打量了赵俊臣一眼,缓缓道:“事实上,老夫对于七皇子上位的事情,确实是心中存有忌惮,而老夫会有今日这般态度,则全是因为俊臣你的不断引导,当初若不是你的出言暗示,老夫也不会怀疑七皇子的真实心性,这段时间以来也不会与他刻意为难、阻他上位!

而太子他在洛阳城所搞出的那些乱子,其实也是因为俊臣你看准了这一点,明白老夫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太子下台、任由七皇子上位,所以你才会刻意纵容太子胡闹生事,对不对?

你就是算准了,哪怕是太子他搞出乱子,老夫出于大局考虑、也会被迫与你一同出手保全太子!所以,有了老夫与你联手,太子就算闯出再大的乱子,也能暂时稳住储君之位,对不对?

呵!只要是看穿了一个人的想法,拿捏住他的必救之处,就可以驱使他为自己所用了,这般情况即使是老夫也不能例外,当真是好手段!

而你本人,则不仅能趁机进一步打击太子的自信,还可以加深太子对你的依赖,从今往后就能让太子对你言听计从了,对不对?”

周尚景的语气依然平淡,但他一连串的质问,却是让赵俊臣有些无所适从,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在此之前,周尚景面对赵俊臣之际,不论是心中藏有怎样的想法,表面上总是会摆出一副宽容长者的模样,一向是态度温和,语气也从来都不会过重,而今天的周尚景则是截然不同,不仅是直接拆穿了赵俊臣的心中小九九,而且还充满了警告与敲打之意,竟是完全不留情面。

赵俊臣表面上沉默不语,心中则是急速思考,暗暗想道:“周尚景今天为何会摆出这般态度?当真是前所未见!难道说,是我的某些做法,已经触犯到了他的逆鳞?但我所做的事情太多了,又究竟是哪件事情招来他这般不满?

应该不是我利用他出手保全太子的事情,周尚景沉浮宦海数十年,无论是主动利用他人、还是受到他人利用,皆是司空见惯之事!以周尚景的心胸,这般情况下只需见招拆招就是,就算是一时吃亏,今后也总能寻到机会回本,完全没必要斤斤计较……

但除此之外,我近段时间应该就没有得罪他的地方了,当真是好生奇怪……”

而就在赵俊臣认真思索之际,周尚景看到赵俊臣沉默不语,却是突然叹息一声,就好似是见到了家族里的叛逆晚辈,语气中的锋芒稍稍收敛,但也变得更加语重心长,道:“俊臣,你是老夫很看好的后辈,你的心计与才能可谓是万中无一,老夫一向都是极为欣赏!

按理说,像是你这般前途远大的年轻人,老夫出于长远考虑,早就应该在你身上押注了,再考虑到老夫很快就要告老还乡、远离庙堂,还应该与你主动融合势力,让你成为老夫的接班人……但实际上,老夫却一直都对你敬而远之,你认为是何缘故?”

听到这里,赵俊臣又是一愣,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周尚景心中竟然还有考虑过融合双方势力、让自己成为接班人的想法!

也正是因为心中过于震惊的缘故,赵俊臣竟是一时间忘记了回答。

见到赵俊臣没有及时回答自己的问题,周尚景却是不以为意,而是抬手指了指赵俊臣的胸口,凝声道:“这是因为,你的野心太大、想到就要做到,更还没有分寸!重点是没有分寸!

野心太大没有问题,这世上有野心的人太多了,但他们大都缺乏实现自身野心的能力!但你不同,因为你的能力太强,总是想到就要做到,只要寻到一个目标,就一定会制定计划、逐步达成目的,也总能寻到突破口、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化不可能为可能!

若只是如此的话,还能算是你的优点,但你不懂克制、没有分寸!你想要抓在手里的东西太多了,但你又有几只手?更何况,有些东西原本就不应该是你应该拥有的,但你依然妄想抓在手里,却从来都不会考虑这般做法的严重后果!

这个世界,从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一切、占尽便宜!机关算尽之辈往往都是下场不堪!当年吕不韦是何等的权势滔天、才华横溢?他自以为控制了始皇帝,结局如何?前朝张居正可谓是刚柔并济、手段高绝,他也自以为控制了神宗皇帝,结果又是如何?

前车之鉴,俊臣你应该心中有数!对于我等臣子而言,张驰驾驭、因势推移,方才是立足长远的唯一正途!”

周尚景的这些话,颇有些推心置腹的意思,赵俊臣听完之后再次陷入沉默。

与此同时,赵俊臣也终于明白,周尚景究竟是为何而不满了。

洛阳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表面上只是太子朱和堉与福王一脉的冲突,但实际上赵俊臣、周尚景、朱和坚三人皆有暗中推动,河南巡抚张博真乃是周尚景的心腹门人,若不是他的全力支持,太子朱和堉也无法迅速平定福王府的那场流血冲突,并且是囚禁藩王、刑上宗亲。

所以,对于洛阳城所发生的事情,昨天不仅是赵俊臣与朱和坚二人收到了详细情报,周尚景也同样是收到了最为详尽的情报——他们三人所收到的情报,较之于德庆皇帝所收到的那份密疏还要更为真实详细。

也正因为这般缘故,周尚景从他所收到的情报之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赵俊臣看似是派出幕僚辅佐太子朱和堉做事,但实际上则是暗中鼓动太子朱和堉闯出乱子,而赵俊臣自己则是随后出手收拾乱局,进而是打击朱和堉的信心、增强自己对于朱和堉的影响力!

这是驯化之术!

赵俊臣想要驯化一位储君、未来皇帝!

这般做法,显然是引起了周尚景的强烈不安!

赵俊臣从前的所作所为,还可以解释为自保之举,为了避免自身鸟尽弓藏的命运,无论是结党营私,还是渗透朝野,都还在周尚景的容忍范围之内。

然而,赵俊臣若是想要操控储君太子、驯化未来皇帝,这件事情的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按照周尚景的说法,就是赵俊臣野心太大,而且不懂克制、没有分寸。

毕竟,皇帝乃是天下至尊,天生就是唯我独尊,再是何等精妙的操纵手法,也只能控制一时,绝不可能控制一世,等到被操纵的皇帝回过味来,必然是猛烈反弹,然后就是一场滔天大祸!

若是这场灾祸只是针对于赵俊臣一人,周尚景也必然不会理会,但周尚景遍读史书之后,却是深知盛衰兴废之理,也很清楚赵俊臣这般野心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无论是吕不韦、还是张居正,他们都妄想控制一位皇帝,最终不仅是功败垂成、不得好死,还牵连了无数官员,最终更是让“臣权”、“相权”遭受重创!

更何况,吕不韦、张居正等人的功败垂成还算是好的,实际上历史上也曾有人成功过,譬如说王莽、譬如说董卓,但结果往往是更为严重,稍有不慎就是天下大乱!

在周尚景看来,这件事情的性质太过于严重,所以他才会一改常态,直接开口敲打警告。

想明白了周尚景的深意之后,赵俊臣再次的沉默良久,然后就向着周尚景躬身一礼,语气诚挚的说道:“其实,晚辈这段时间也经常有过自省,认为自己从前的做法确实是机关算尽了,也认为自己应该多学学周首辅您的大智慧,但自我反省终究太浅,不似周首辅的当头棒喝这般深刻!还望周首辅放心,晚辈今后一定不敢再有僭越,必然是谨记‘分寸’与‘克制’这四字。”

赵俊臣的态度诚恳,好似是认真反省,但他城府太深,心中真实想法究竟是何,却任谁也说不准。

周尚景深深打量了赵俊臣一眼,决定先是听其言、观其行,点头道:“希望你是真的明白了,还望你好自为之吧……

还有,你此前的猜想没错,等到今天早朝开始之后,一旦是陛下提及洛阳之事,老夫将会全力保全太子,尽量拖延储君废立之事,到时候你配合老夫行事就是,你我二人联手的话,应该能拖延一段时间。在老夫看来,目前还不是七皇子上位的好时机。”

“晚辈自当是以周首辅马首是瞻!”

听周尚景终于是回应了自己最初的试探,赵俊臣也连忙是开口答应。

随后,眼看着朝会召开的时间已是临近,赵俊臣就向周尚景告辞离开了。

看着赵俊臣离去的背影,周尚景轻轻摇头,喃喃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一个赛一个的胆大妄为!赵俊臣是这样,七皇子是这样,太子也是这样!还有那个李纯臣……

但偏偏中生代受限于能力不足,无法与这些年轻人相争,也无法压制他们的胡搞乱来!唉!许多时候,能力越强之人所带来的灾祸也就越大,平庸之辈反而是人蓄无害……

大明江山就这样直接交给年轻一辈,当真是令人心忧!有些计划,老夫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说话间,周尚景轻轻摇头、神情复杂。

另一边,赵俊臣转身离开之后,表情也同样是有些复杂,暗暗想道:“周尚景当真是眼光老辣,我驯化太子朱和堉的计划不过是刚刚开始、只是稍有一些苗头,就被他看穿了根底,还受到了警告,让我好生尴尬,许久没有被人这般劈头盖脸的敲打了……

不过,周尚景也确实担得起‘老成谋国’这四个字,以封建王朝的臣子标准来看,他无疑是值得敬佩的,但也仅此而已了……

驯化朱和堉对我而言,从来都不是最终目的,我也从未妄想过操纵朱和堉一辈子,又或者是利用这般手段来权倾朝野,这般做法只是整个计划的一环罢了!

但如今既然是已经被周尚景看出来了,今后做事就必须要愈发隐蔽了,我目前还承担不起周尚景翻脸的代价……”

暗思之际,赵俊臣已经返回到了“赵党”众官员的身前。

在“赵党”众人的征询目光之下,赵俊臣对于周尚景刚才的敲打警告绝口不提,只是说道:“周首辅已经决心要出手保全太子殿下,这般态度正合我意,咱们接下来就与‘周党’联手行事。”

赵俊臣的话声刚落,就听到午门之上响起钟声,今天的这场朝会也终于拉开了帷幕。

……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我的细胞监狱踏星长宁帝军间谍的战争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从斗罗开始的浪人我的混沌城逆剑狂神万古神帝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