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君入瓮中.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不谈赵俊臣此刻的心理不平衡,却说张道全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德庆皇帝竟是出乎意料的好骗,不由是心中一松。

在此之前,张道全面对德庆皇帝的时候,内心还是颇为紧张的,虽然表现还算沉稳,但一直是表情紧绷、举止也有些拘谨,虽然张道全一直都在竭力伪装,但熟悉他的赵俊臣与李木禾二人依然能看出他的异常。

但此时,张道全发现德庆皇帝对于“仙缘”之事深信不疑之后,也就明白了德庆皇帝心中对于寻仙访道的事情执念颇深,也因为这般执念的关系,再加上他亲眼见证了仙果祥瑞与金芒异象这两种无法解释的现象,竟是要比寻常百姓更容易受到蛊惑,于是也就心态放松了许多,心思也是更为灵活。

听到德庆皇帝的自怨之言以后,张道全则是笑着劝慰道:“贵客也不必自怨自艾,仙人既然是赐下机缘,想要参悟其中深意自然不会容易,但也绝不会无头无尾、全然不留机会……依山人之见,贵客此前所见到的金芒异象,或许只是这场机缘的一部分罢了,又或许只是真正机缘降临之前的提示!所以,贵客今后还会另有所遇也说不定!”

德庆皇帝听到这般说法,不由是精神一振,语气兴奋道:“也就是说,我今后还有机会?”

张道全轻轻点头,道:“或许是、或许不是,山人尚未得道,自然是无法参悟上苍的深意,如今也只是山人的一家之见罢了!只不过,贵客今后务必要格外留心一些,若是再有所遇,切不要再像是今天一般仓促错过了。”

张道全虽是含糊其辞,但语气却是很笃定,让德庆皇帝也愈发是兴奋起来,同时也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接下来几天务必要格外留心身边的一切异常情况。

事实上,张道全这般含糊其辞的说法,同样是宗教骗子所常用的蛊惑手段。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德庆皇帝既然是对于寻仙访道的事情这般痴迷,今后几天大概率会梦到相关之事,若是从前时候,德庆皇帝梦到相关之事也不会特别在意,但如今听到了张道全的引导与暗示之后,今后若是再次梦到与神佛、仙道、上苍之类有关的梦境,德庆皇帝就一定会视为是仙人托梦、认为是自己的机缘所在。

与此同时,又有言云“心有所想,目有所见”,德庆皇帝今后一旦是反复提醒自己、要格外留意身边的异常状况,就必然会下意识的牵强附会,把日常所遇的许多巧合现象,与自己的“机缘”相互联系印证,认为这一切都是缘于上苍的安排。

说穿了,还是引导受骗目标自己欺骗自己那一套,但这种手法确实是屡试不爽,对于德庆皇帝这般精明人而言更是尤为好用,因为德庆皇帝将会把他今后所发现的一切“异常现象”,皆是视为自己亲自观察所得出的结论,根本没有外人欺骗的可能,也就愈发是深信不疑。

到了那个时候,德庆皇帝不仅会愈发深信自己是拥有仙缘之人,对于提前“预见”到这一切、并且还“善意”提醒自己的张道全,也同样会愈发信任,把张道全视为是深藏不露的得道高人。

事实上,德庆皇帝现在就已是非常信任与重视张道全了。

听到张道全的提醒之后,德庆皇帝罕见的心生感激,向张道全连连拱手说道:“多谢道长的提醒,我今后一定会格外留心,绝不能再错过任何迹象了。”

说到这里,德庆皇帝也终于回想起了自己今天来访“同济庙”的初始原因,也就是调查“南海三圣”的仙踪。

在德庆皇帝看来,自己既然是在供奉“南海三圣”的偏殿内见到了金芒异象,那他的“机缘”十有八九就是与“南海三圣”大有关系,对于寻访“南海三圣”仙踪的事情也就愈发重视了。

所以,德庆皇帝稍是感激了张道全几句之后,就再次问道:“张道长,我这次来访‘同济庙’,主要是听到消息,说是这处偏殿之内暗中供奉着一位真仙,仙号是‘南海三圣’,可是如此?

我曾是无意间听说过这位仙人,也曾是受过这位仙人的恩惠,所以特意来访、想要向‘南海三圣’上香还愿!却不知,这处偏殿之内所供奉的仙人,是否就是“南海三圣”?”

张道全的表情有些惊讶,道:“没想到这位贵客竟然也听说过‘南海三圣’的仙号,这位仙人虽是神通广大,但一向是踪迹不显、极少现世,故而这世上也极少有人知晓这位仙人的存在……但近段时间以来,也不知为何,打探‘南海三圣’消息的人却是格外之多……昨天还有一位香客曾是强行闯入这处偏殿之内查探究竟,这位贵人的消息来源,想必就是昨天那位强闯神殿的香客吧?”

德庆皇帝当即就猜到,张道全所说的“强闯神殿的香客”应该就是御马监掌印太监徐盛了,竟是更为罕见的拱手致歉,道:“那人乃是我府里的一位管事,得知我关心‘南海三圣’的消息,就一心想要讨好,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张道长千万要见谅一二!等我回到府里,就必将是严惩于他。”

张道全轻轻摇头,道:“那位香客好生大方,一出手就给了一千两香火银子,虽是强闯神殿,但事后也郑重道歉了,所以贵人也不必责罚于他……事实上,若无他所提供的消息,贵人今天也不可能来到这里见证异象,他的所作所为虽有不敬之处,但也是贵人机缘的一部分,或许还是上苍的安排,所以这件事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

听到张道全的说法之后,赵俊臣的表情微微一动,转头仔细打量着德庆皇帝的表情变化。

与此同时,德庆皇帝的近侍太监张德也是相同的动作。

然后,就见德庆皇帝满是认真的深思片刻,最终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追究他冒犯张道长的事情了。”

实际上,德庆皇帝岂止是“不追究”?就凭着张道全那一句“他的所作所为虽有不敬之处,但也是贵人机缘的一部分”,就足以让德庆皇帝今后对于徐盛另眼相看了。

可以预计,徐盛从今往后必然会圣眷日隆,很快就会彻底压过司礼监的吴信泉,成为内廷的头号人物。

当然,这也是出于赵俊臣的计划,毕竟徐盛不像是吴信泉一般死心塌地的追随七皇子朱和坚,他本人的精明程度也要较之吴信泉差了一筹,而且赵俊臣还可以通过李如安与西厂来影响徐盛的判断,若是让徐盛成为内廷的头号人物,对于赵俊臣而言自然是好处多多。

与此同时,一同看到德庆皇帝表情变化的张德,这个时候也是暗暗决定,等他回宫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特意拜访徐盛、提前与徐盛拉近关系。

不谈赵俊臣与张德二人的心中小九九,张道全此时已是再次说道:“按理说,‘南海三圣’这位仙人不喜热闹,所以我‘同济庙’虽是暗中供奉着他的神像,却从来都不会向外客开放,与‘南海三圣’相关的消息也不会随意泄露,但这位贵人既然是与‘南海三圣’有关系,且还在供奉‘南海三圣’的偏殿内见到了金芒异象,必是与‘南海三圣’有缘之人,所以也就无需瞒着贵人……此处偏殿内所供奉的仙人,其仙号确实就是‘南海三圣’。”

说话间,张道全已经抬手引着德庆皇帝与赵俊臣走进了偏殿之内。

此时的偏殿之内,依然是昏暗无关,所以张道全进入偏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点燃殿内火烛。

于是,随着几根火烛点亮,德庆皇帝也逐渐看清了殿内所供奉的“南海三圣”真容,并且是与赵俊臣此前所提供的消息相互印证,却发现殿内神像的相貌特点,竟是与赵俊臣的讲诉完全相同,也就愈发认定自己眼前这尊神像就是传说中的“南海三圣”。

而张道全动手点燃火烛期间,也同时向众人详细讲诉着“南海三圣”的事迹传说、神通权能、以及与“同济庙”之间的关系。

根据张道全的说法,“南海三圣”乃是开天辟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一位真仙,这位真仙可不仅仅是兼得儒、道、佛三家之长那般简单,事实上孔子、老子、释迦摩尼三人就是根据这位“南海三圣”的指点才分别创立了儒、道、佛三教。

总而言之,在张道全的口中,“南海三圣”简直就是天下神、仙、佛、圣之首,吹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毕竟,德庆皇帝乃是天下至尊,若是想要让他真心信服一位神仙,这位神仙的来头就必须要尽量高大才行——在德庆皇帝的心中,若是寻常的门神、灶神、城隍之类神灵,见到自己也要低一头的。

至于“南海三圣”与“同济庙”之间的关系,按照张道全的说法,乃是他的家中先祖曾是一名柴夫,在太行山砍柴之际曾是无意间见到“南海三圣”的仙迹,还听到了半篇经义,然后才是大彻大悟,于是就创建了“同济庙”,也从此是暗中供奉着“南海三圣”的神像。

事实上,张道全的先祖确实是柴夫出身,但他此刻侃侃而谈的长篇大论之中,也就这一句话是真的。

这般肆意编纂神仙传说、夸大其辞的天花乱坠,一向是张道全最擅长的事情,此时也是驾轻就熟、煞有其事,讲诉之际表情间偶然闪过的向往与狂热之态,更是增添了许多可信度,让德庆皇帝更无怀疑。

然而,赵俊臣看到张道全的这般表现,却不由是轻轻皱眉。

或许是觉得德庆皇帝太好骗了,张道全此时虽是不再紧张,但也太过于得意忘形了,若是一直用这般心态面对德庆皇帝,迟早都会出现纰漏。

所以,赵俊臣再次站了出来,缓缓道:“哦?没想到‘同济庙’与‘南海三圣’竟然还有这层关系……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曾与这位仙人见过一面,但有些细节却与道长的描述并不相同!按照道长的说法,这位‘南海三圣’的坐骑乃是一头白牛,但我所见到的‘南海三圣’的坐骑却是一头青驴,而且他的头上乃是寻常老翁发髻,而不是金玉高冠,却不知为何会有这些不同?”

赵俊臣的这番质疑,表面上是为了防止德庆皇帝越陷越深,但实际上则是想要警告张道全不可得意忘形。

听到赵俊臣毫无预兆的质疑之后,张道全不由一愣,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然而,德庆皇帝这个时候却已是深信不疑,当即是训斥道:“俊臣,不可胡闹!道长所言还能有假不成?‘南海三圣’既然是这般神通广大,自然不会只有一个坐骑,也不会随时都头戴高冠,如今好不容易寻到了仙踪,又何必在这些细枝末节上面挑刺?”

随着德庆皇帝的训斥,赵俊臣当即是闭口不言,只是深深看了张道全一眼。

张道全受到赵俊臣屡次敲打与驯化之后,心中已是敬畏极深,至少目前还没有违抗赵俊臣的勇气,注意到赵俊臣的目光之后当即是心中一寒,终于是收敛了得意忘形的心态,随后与德庆皇帝相处之际也愈发谨慎了起来。

就这样,在张道全的安排之下,德庆皇帝向着“南海三圣”的神像行礼上香,神态举止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虔诚认真。

等到拜神环节告一段落之后,德庆皇帝先是认真观摩了“南海三圣”的神像一眼,然后突然说道:“其实,我的家资还算丰厚,如今也是想要诚心回报‘南海三圣’所赐下的恩惠与机缘,所以想要出一笔银子,于大明境内各处府县皆是兴建‘南海三圣庙’,规模自然也是越大越好,以此来向世人宣扬‘南海三圣’的神通广大与精深教义,却不知张道长意下如何?”

顿了顿后,德庆皇帝也是有心结交张道全,又说道:“当然,这件事情我只负责出银子,具体事宜将会尽数交由‘同济庙’与张道长全权负责。”

听到德庆皇帝的这般说法,张道全先是心中大惊——要在大明朝各府县皆是兴建一座全新庙宇,而且是规模越大越好,这要投入多少银子?只怕是百万两银子都不够用!天子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

大惊之后,则是大喜!德庆皇帝的这般做法,不仅是给足了张道全油水,而且对于传播“同济庙”的教义与影响力也是大为有益,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同济庙”的影响力很快就能与禅宗、三论宗、天师派、茅山派这些佛道大教相提并论了!而他张道全也将会顺利成为一名大教祖师、名扬千古。

这般天降美事,张道全自然是无法拒绝,迫不及待就要答应。

然而,张道全刚想要开口答应,就突然注意到——赵俊臣的冰冷目光正在紧紧盯在他的身上,眼神之中充满了警告之意!

对于赵俊臣而言,他眼见到朝廷国库的余银渐多之后,固然是想方设法的增加户部的开支项目,想要维持国库入不敷出的状态以维持自己的地位稳固,但赵俊臣所挑选的这几项新增开支项目,无论是维稳河套、还是远洋计划、又或是为百官提升俸禄、再或是从德庆皇帝的手中购换藩宗赏田,从长远来看于国于民皆是大有益处,并不是纯粹的浪费之举——这也是赵俊臣仅有的底线之一。

但德庆皇帝若是要投入千百万两银子在各地大肆兴建庙宇,于国于民皆是有弊无利,赵俊臣也是全然无法接受自己幸苦积攒的国库银子就这样打水漂。

所以,赵俊臣当即是用目光向张道全提出了警告之意。

最终,在赵俊臣的目光逼迫之下,张道全答应的话刚到嘴边,最终却还是摇头拒绝道:“这位贵人的心意自然是好的,但山人刚才也说过了,‘南海三圣’不喜热闹,他乃是上古真仙,也不似其余神灵那边需要香火供奉,所以贵人你的心意到了就好,完全不必大肆兴建庙宇……事实上,‘南海三圣’的存在,还是仅限于少数人知晓就好。”

说话之际,张道全忍不住有些表情抽搐,只觉得心中滴血。

多好的机会啊?但因为赵俊臣的逼迫,他也只好是放弃了,这也让张道全不可避免的在心中埋下了一枚对赵俊臣不满的种子。

要知道,哪怕是前些天赵俊臣逼迫他亲手杀人的时候,他心中都不敢对赵俊臣生出不满。

另一边,德庆皇帝见到张道全就这般轻易拒绝了自己给的油水,也愈发是对张道全高看一眼,态度也是愈发敬重。

再然后,德庆皇帝就在这处偏殿之内与张道全谈论“南海三圣”的教义,这同样是张道全最擅长的事情,应对之间颇是游刃有余,随后还送给了德庆皇帝一本手抄经书,名曰《三论经》,乃是他那位柴夫先祖根据“南海三圣”的讲道内容所撰写,希望对德庆皇帝参悟仙缘有所帮助。

收到这本《三论经》之后,德庆皇帝也是如获至宝,甚至不愿意交给张德负责保管,而是小心翼翼的收入自己的怀中。

就这样,谈经论道之间,德庆皇帝与张道全二人皆是有心与对方交好,可谓是气氛融洽,时间也是流逝飞快,转眼间已是下午申时。

眼看到时间已是不早,德庆皇帝终于是恋恋不舍的起身告辞,但又表示他过几天还会再次来访。

有了这句话,赵俊臣利用“同济庙”蛊惑德庆皇帝的计划目标就算是基本实现了,只看张道全今天无意间一句话就能改变徐盛的未来命运,就知道赵俊臣今后能利用“同济庙”与张道全办成多少事情——当然,前提是张道全一直都能受到控制。

见到德庆皇帝的告辞离开,张道全自然也不会挽留,只是亲自把德庆皇帝一行人送到了“同济庙”之外。

值得一提的是,德庆皇帝临走之前,还让赵俊臣向“同济庙”留下一笔香火银子,赵俊臣最初拿出了一千两银票,原本以为已经足够多了,没想到德庆皇帝却还是很不满意,说是徐盛昨天就留下了一千两银子,自己必须要更多十倍才行。

无奈之下,赵俊臣只好是掏出了身上所有银票,好不容易才凑够了一万之数,然后尽数留在了“同济庙”。

把厚厚一沓银票投入到香火箱的时候,赵俊臣忍不住心中吐槽:“这笔银子由我而出,也不知道事后能不能从内帑报销……以德庆皇帝的性子,十有八九是没办法报销的……

你既然是深信‘南海三圣’,又是这般虔诚,这笔银子就应该自己出啊!为何又要宰我的肥羊?难道是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罢了,反正我也不亏,‘同济庙’就是我开的,也就是左手倒右手罢了!”

……

PS:最近几天身体状况不佳,各种炎症并发,最主要是晚上也睡不安稳,脑子昏昏沉沉的,这种情况下若是强行码字肯定是质量不佳,所以近期更新速度会减慢一些,见谅。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长宁帝军从斗罗开始的浪人万古神帝逆剑狂神踏星我的混沌城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的细胞监狱间谍的战争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