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人类是主观动物.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

……

作为一名神棍,可不是能说会道就行,对于形象要求也是极高,若是一个人贼眉鼠目、形象猥琐,让人一看就会心生戒备,这样的人是完全没资格当神棍骗人的。

而张道全作为一名成功神棍,自然是形象极佳,不仅是身材挺拔、五官端正,更还有些道骨仙风的气质,举手抬足之间皆是从容淡定、令人信服,让人一见难忘。

尤其是经过了前些日子的那场变故之后,张道全或许是受到刺激太大,竟是两鬓生出许多白发——张道全如今不过是三十余岁,面容还要更为年轻一些,但有了两鬓白发之后,也就让他身上增添了许多神秘气质,一眼看去很难是估算出他的真实年纪,看他面容好似也就三十左右,看他的两鬓白发则像是四五十岁,再看他故弄玄虚却又浑然天成的气质,仿佛又像是五六十岁一般。

总而言之,张道全现身之后,立刻就引起了德庆皇帝的注意,而且他的形象颇是具有欺骗性,让德庆皇帝不由是生出一丝敬意,只觉得眼前之人乃是得道高人。

而就在德庆皇帝转身观察张道全的时候,赵俊臣则是向德庆皇帝轻声介绍道:“伯父,眼前这位道长就是‘同济庙’大住持张道全。”

接着,赵俊臣又向张道全拱手示意,然后再次介绍道:“张道长,这位是我的家族长辈,姓黄,你称呼他为黄先生就好。”

听到赵俊臣的介绍之后,德庆皇帝心中一动,也是率先拱手示意,道:“原来是张道全张道长,久仰大名!今日终得一见,好生幸会!”

说话间,德庆皇帝的态度颇为客气,让赵俊臣暗暗撇嘴——在此之前,德庆皇帝对待周尚景都没这么客气,更别说是赵俊臣了,如今竟是对一名神棍骗子这般礼貌,只能说德庆皇帝已经被寻仙访道的事情蒙蔽了心智。

另一边,张道全听到介绍之后,却没有立即回应,反倒是转目向德庆皇帝仔细打量着,他的目光空洞、毫无焦距,目光所落之处也不是德庆皇帝的面容,更像是在仔细观察德庆皇帝身后某处,但德庆皇帝身后空无一物,就好似他能看到某些寻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一般。

赵俊臣估摸着,张道全如今只是敬畏德庆皇帝的至尊身份,不敢与德庆皇帝对视罢了,所以才会刻意的转移目光焦距。

然而,张道全虽然不敢与德庆皇帝对视,但他的言行举止依然还算沉稳、并未失态,反而是让他的形象更为神秘了。

就这样,张道全观察了德庆皇帝身后片刻之后,突然转头向赵俊臣点头示意道:“赵大人好久未见,身上贵气竟是愈来愈重了……当初山人与赵大人初见之际,还曾是心中奇怪,只觉得赵大人年纪轻轻就能成为朝廷重臣,当真是千古罕见,但如今见到赵大人的家族伯父之后,山人也就心中释然了……赵大人的伯父身上贵气之浓重,乃是山人平生第一次见到,赵大人能有这样的伯父,也难怪这般年轻就能位极人臣了。”

然后,张道全也拱手向德庆皇帝躬身行礼,道:“山人张道全,见过这位贵人!”

最终,张道全不再称呼德庆皇帝为“香客”,也没有理会赵俊臣的建议以“黄先生”相称,反而是称之为“贵人”。

而德庆皇帝见到张道全的这般作态,也愈发是把张道全视为得道高人,态度急切的问道:“张道长,刚才我推门进入这处偏殿之际,殿内突然是光芒大盛,有无数道金芒迸射而出,但下一瞬间所有金芒皆是消失不见,就好似从未出现过……但更为奇怪的是,这般异象竟然只有我一人见到,身边几人皆是没有察觉任何异常,这究竟是何般缘故?道长您刚才说这是因为我是有缘之人,却不知这‘缘’字何解?”

张道全故作沉思之态,片刻后却是摇头道:“依山人之间,贵客所见之金芒,乃是一场机缘,这表明贵客受到上苍所看重,得到了仙人的注目与指引,贵客今时今刻来到此处,就是有缘;贵客能见到常人无法见到的异象,这就是有缘;异象发生在这处偏殿之内,这还是有缘;所以我才说贵客乃是有缘之人!

但贵客要让我说出这个‘缘’字究竟何解,却是超出山人的能力之外了,要知道这‘缘’之一字,妙不可言,可遇而不可求,世人大多浑噩,所以机缘并不会降临于每个人的身上,但每一个拥有机缘之人,其所遇机缘皆是不同,所蕴含的意义也是完全不同,旁人根本无法提供意见,就算是勉强提出一些建议,只怕也是多说多错,唯有降下机缘的仙人才能明白其中深意,也唯有自己才能参悟。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一场机缘都是一场考验,若是通过了考验那就是一场大造化,但若是没有通过考验,机缘错过也就错过了,今后也很难再次遇见!”

张道全的这些话颇有些高深莫测的味道,让德庆皇帝既是兴奋、也是急切,但心性多疑的他,这次竟是没有多少怀疑。

毕竟,人类乃是主观动物,他们只会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人与物,他们的怀疑也只会针对于他们原本就不相信的事情,无论多么聪明的人都是如此!

正如德庆皇帝自己所言,一个人的根性总是难以改变。

而德庆皇帝原本就有寻仙访道的倾向,又先后经历了祥瑞仙果与金芒异象之后,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也就蒙蔽了身在局中的德庆皇帝,让他对于自己拥有仙缘之事愈发的笃定与痴迷。

所以,如今其实也不能算是张道全顺利蒙蔽了德庆皇帝,只能说德庆皇帝原本就希望张道全所讲的这一切皆是真的,也就从心底深处不愿意怀疑这一切。

这世上总有聪明人被骗,大多是出于这般缘故!

德庆皇帝现在就是这般情况,他无疑是一个聪明人,但聪明人钻进牛角尖之后往往是更加难以逃脱偏执。

此时,得知自己所见到的金芒乃是一场机缘之后,德庆皇帝的心情又是兴奋又是急切,兴奋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果然是有仙缘之人,今后长生久视也未必就是奢望,急切则是担心自己无法通过仙人考验、也就要错过这场大造化。

于是,张道全虽是不愿意详细解惑,还说这一切只能让德庆皇帝自己参悟,否则说不定就会多说多错,但德庆皇帝依然是忍不住再次追问道:“道长所言固然有理,但我刚才仅是看到了满眼的刺目金芒,除此之外并无更多收获,可谓是没头没尾,若说这是一场机缘的话,我实在是无法推测出这场机缘的深意所在,还希望道长能稍稍指点一二,也让我能大概寻到方向。”

张道全犹豫一下,问道:“你确定自己仅是看到了一些金芒,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异象了?”

德庆皇帝茫然摇头,道:“因为金芒太过刺眼,我当即是闭上了眼睛,也就无法看到更多东西。”

张道全叹息一声,道:“可惜了……若是贵客当时可以多睁眼一瞬,也许就能看到更多迹象……但仙人赐下机缘,绝不会这般简单,贵客你仔细想一想,你当时确实是只看到了金芒?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人类作为主观动物,还表现于人类的记忆之中总是充满了暧昧不清之处,会受到外部引导、会受到五感暗示,还会受到主观臆想的干扰,甚至还会把从前与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进行混淆,最终也就会让记忆在不经意间受到篡改,相较于亲眼所见的客观事实也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张道全作为一个经验老练的神棍,自然是深谙这个道理,所以他如今就是在引导德庆皇帝,让德庆皇帝自行用主观臆想篡改自己的真实记忆。

其实,德庆皇帝来到这处偏殿的路上,游览之际虽是走马观花、心不在焉,但他依然被自己所见到的种种景象植下了心理暗示。

譬如过,这一路上各处殿阁所供奉的神像。

于是,德庆皇帝仔细思索片刻后,有些迟疑不定的说道:“好似……在漫天金芒之中,还有许多神佛半隐半现,但好似又不是这样……唉!只怪我刚才闭目太快了!”

说话间,德庆皇帝愈发懊恼,但对于机缘之说也愈发是深信不疑,因为他这个时候越是深思,就越是觉得他刚才所见到的金芒并不简单,好像是暗藏着许多东西。

另一边,见到德庆皇帝的这般表现,赵俊臣暗暗是目瞪口呆——自己眼前之人,张道全说什么就信什么,这还是天性多疑的德庆皇帝吗?

“看来我也是低估了张道全的骗术,此人已经通晓了骗人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让受骗目标自己骗自己……而德庆皇帝身在局中,执迷于仙道,竟是昏了心窍、这般好骗!当真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若是德庆皇帝面对我的时候也是这般好骗该有多好……”

……

身体不适,今天只有半章。

……

上 章 目 录 下 章
推荐阅读:
间谍的战争我的混沌城我的细胞监狱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逆剑狂神长宁帝军万古神帝踏星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相关推荐:
都市之炼气士我的大明星女友神级反派黑客吞噬星空霸道老公宠萌妻我成了防御法宝魔王手册御天神帝猎国